从纹身文化看马戏团畸形秀里的纹身女性 ARTORIA GIBBONS,透过展示身上纹身,作为“表演项目”。

纹身文化源远流长,现今女性身上有纹身已颇为普遍,于就业上或许成为了障碍。讽刺的是,溯回100年前,拥有纹身竟可为女性带来工作机会。昔日马戏团文化盛行一时,各团班主为与对手竞争,不惜到处张罗奇人异士,以哗众取宠作为发财之道,而当时有纹身的女性就如“珍禽异兽”。在每个有趣的“纹化”中,总有一些具代表性的人物,这次介绍的是马戏团“畸形秀”里的纹身女性——ARTORIA GIBBONS。


图|作者提供


二十世纪马戏团“畸形秀”海报多以纹身女郎作招徕。图|作者提供

FREAK SHOW

与马戏团内的“边缘人士”无异,身上有纹身的女性在团中以展示其胴体作为“表演项目”。当时的社会以维多利亚式审美观判辨女性之美,优雅、高贵的“大家闺秀”乃女性之完美形象,而与其背道而驰的纹身女性自然引发不少人的好奇心,甚至不惜付钱,为求一睹那些满身“墨水”的奇女子。

当中的佼佼者要数ARTORIA GIBBONS,曾经是二十年代薪酬最高的表演者。原名ANNA MAE BURLINGSTON,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一个小农场,家境清贫的她于十四岁时决意离家。起初在马戏团与各种嘉年华中以杂技表演为生,直至遇上丈夫RED GIBBONS,开始了其传奇一生。(推荐阅读:纹身背后的故事:我在身上,纹下了自己的历史


图|作者提供


图|作者提供

To show you the most amazing tattoo in the world, covering more than eighty percent of my entire body.——ARTORIA GIBBONS

踏上职业之途


RED 正在替 ARTORIA 纹身。图|作者提供

在那个马戏团林立的年代,ARTORIA 很快便察觉到若只靠杂耍表演,则不足以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维生。在一次嘉年华中与纹身师丈夫 RED GIBBONS 的相遇,得悉马戏团“畸形秀”里对纹身女性的需求后,ARTORIA 为了改善其恶劣的经济状况,决定接受 RED 的建议,向他献出其皮上的第一次。RED 很快便在她的身体上刺满一些宗教性的图案,俩人因而展开了随马戏团到世界各地演出的冒险之旅。

CHARLES RED GIBBONS


图|作者提供

早在十九世纪初,有些着名的纹身师会为自己的妻子纹身,作为一种对纹身技术上的证明,妻子同时成为展示纹身作品的最佳人选。ARTORIA 的丈夫 RED 是当时数一数二的纹身师,遍布 ARTORIA 全身的纹身更使他声名大噪。然而 RED 的纹身在 ARTORIA 身上的效果出乎意料地好,甚至抢尽纹身师丈夫的风头。

登峰造极

921 至 1923 年间可算 ARTORIA 的事业巅峰,于美国“玲玲马戏团”(RINGLING BROS BARNUM & BAILEY CIRCUS)演出的她可谓名利双收,高达二百美元的周薪在那个年代可谓极可观之收入。及后 ARTORIA 穿梭于马戏团、怪奇博物馆、嘉年华等,直到八十六岁才告别其演出生涯。


热爱纹身的 ARTORIA 演出至八十六嵗高龄方休。图|作者提供

纹身女性被昔日传统社会“边缘化”,身体像商品般展示人前,甚至犹如世界一大奇景的存在,然而此举亦为当年社会地位仍较低的女性提供了自力更生的机会,甚至有助其事业发展,间接推动纹身文化,当中之利弊似乎不相上下。时至今日,有纹身的女性在社会中仍难免招致一些奇异目光,马戏团的表演彷如换个年代继续上演。若然以古为鉴,则看待女性纹身的观点与角度相当值得我们反思。(推荐阅读:“不曾后悔对抗主流社会的选择”在日本,遇见刺青的他


二十世纪马戏团“畸形秀”的表演者。图|作者提供


图中可见全身遍布纹身的女性(左上二)。图|作者提供


图|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