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致前男友的分手信,我们爱过或许也互相恨过,随着时间经过,才明白当时我们都用尽最大的气力,努力过。

致亲爱的/可恨的前男友:

这封信,写在我们分手之后,写在我遗忘你之前。

这些日子里,你已从我生活连根拔起,但戛然而止的仅是身体相伴,心灵却还沿着惯性轨迹前进。我好像还活在过去的时差中,总是忍不住在中午又看一下手机,因为以往这时候,你都会趁午休回我讯息;周五到了,我又反射性地想敲你问:宝贝,周末约会打算去哪里?


Image Source: Pixabay

然后才想起,我忘记我们已经分手一个礼拜了。

我想,分手的恋人们,内心总有很多问题无解。

描绘过同一幅未来的两个人,为什么能亲手把未来撕碎?你说暂时当朋友比较好,是不爱的意思吗?如果不是不爱,又为什么走不下去了?为什么我们很爱,却总是在伤害对方?为什么我们都努力过了,却都觉得只有自己在努力?翻阅市面上的感情书籍,都说不适合就要放手。但适合是什么?我们有不适合吗?还是只是不够爱,也不想努力,只是硬推给不适合?(推荐阅读:【为你点歌】我们是正在磨合,还是根本不适合?

一千个问题,夜以继日地从我内心的裂缝钻出来。

为什么明明知道不适合,我还是会难过伤心?

为什么大家都安慰我以后会有更好的,我却还是思念他们口中“不够好”的你?


Image Source: Pixabay

那些问题在脑中缠绕打转,让我无法呼吸,又或者像果汁机一样把我绞碎,再卑贱地冲入下水道溺毙。然后我开始想,开始愤怒又自怜自伤地想:困扰我的这些问题有困扰你吗?我想一定没有,因为你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也许反而觉得,没了我很自由吧?

我想起有个女生一直在等你,我为了她跟你吵过好几次架那个──你是不是已经跟她说我们分手了?你是怎么对她说的?会说我太任性,还是两个人都有问题?她会安慰你吗?你们之后会在一起吗?好吧,现在没人拦得住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样。想到这里,我就油然升起一股力不从心的恨意。

我又想到,你老是对我提起前女友──现在我也升格为前女友了,你会像思念她一样思念我吗?还是会跟你的兄弟说,太好了,我终于甩掉那个女的了,来啦晚上喝一杯。

猛一回神,才发现那些毒藤蔓已经缠绕住自己的气管。我不能任由自己无法窒息,于是挣扎着扯掉那些思绪,从下水道爬出来,把破碎的自己一点一点地摊平,在太阳下呼呼地喘气。

只有我在受苦吗?那你呢?我好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却又不敢问。你如果快乐,我会不甘心;你如果难过、我也不好受,甚至会不舍。那个已经按下的封锁键,还是别解除吧。

但有时候那么一瞬间,我会觉得那些问题都不重要了。

我会清醒得像个智者,从高处俯瞰自己的情绪翻涌,发现胸口无名的怒火,只是在心疼自己的掏心掏肺;我也逐一看清那些镀了金的美好回忆,其实早已暗藏着彼此不够了解的盲目;我甚至能够心疼你的无力,因为我当时的确任性,也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也有那么一瞬间,我可以祝福你找到更好的,因为我确实不适合你,就像你对我复杂的内心也无能为力。


Image Source: Pixabay

但是那些清醒,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山雨欲来。情绪风暴过境,又把我的理智摧折得开花。

我拿起电话,重复又重复地花大把小时,问朋友鬼打墙的问题:我们是不是有可能继续?我是不是做错什么?这件事是你不对还是我不对?为什么我这么掏心掏肺,你却不懂得珍惜?我甚至咬牙切齿地问,你这种人会不会得到报应──因为我真的好希望你得到报应,真心期待你一辈子都不快乐,诅咒你此生遇不到比我更好的,因为那是你伤害我,理所当然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冷静和疯狂,善良和邪恶,在心中来来去去;痛苦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一辈子都好不起来。一开始总是恨意和情绪居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一点一点地,冷静与愤怒开始和谈,画出一条北纬 38 度线。再之后,冷静和透彻逐渐收复失土,想起你时连恨都提不起劲,因为回忆已经淡到我没力气去恨。

我甚至在心情好时,希望你过得也好,这样才不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听说你要结婚了?更好,结婚要快乐,才不会糟蹋了谁的人生。

那条自我攻击与怀疑的战争线,打了多久、走了多久,我不知道,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只要我继续往前走,即使进进退退,我一定会跨越那条线。

现在的我想跟你说一些话:在分手前,我把你贬得一文不值,真的很抱歉。当时的我还走得不够远,看不见每一段结局破碎的感情,背后都是生命的意义;也许我还否定过你的付出,指责你太自私,这些也不是真的。当我走很远之后,才会发现你不是没有给,只是给的不是我想要的。但你确实努力过了,很抱歉,当时的我却看不见。

刚分手时,我总是斤斤计较分手是谁的责任。是你的逃避、我的幼稚、是某一方的不忠实、还是某一方的谎话连篇?好像多推卸一点,责任扛得少一点,情伤就会轻一点。但真的当我走得够远了,回头才会发现,那些你对我错的计较一点都不重要。

情伤,就只是能力有限的两个孩子,为了讨爱而踩痛对方的悲伤童话。


Image Source: Stocksnap

而经过了你之后,我会变得更有能力、更有眼光、能更成熟地表达情绪、也更有勇气为自己划出底线。但那也是我们彼此伤害的血,才能浇灌出坚强的花。

如果你现在还觉得很闷,想要喝一杯,跟兄弟们骂我不懂事、公主病、还是情绪化的疯女人,那就去吧。就像你在我姊妹圈中,也曾被气在头上的我,一边喝酒一边哭,一边抹黑为渣男,很公平。

只是希望形同陌路的我们,最后有个小小的默契:放过共同朋友,别让他们难做人,也别让那些气话有机会传到我们的耳朵,作为彼此最后的温柔。(推荐阅读:致前男友们:谢谢你们来,也谢谢你们走

最后,我曾经想过一件事:

也许失恋最大的疗愈,是知道对方曾经跟自己一样折磨;
而最大的释怀,是知道经过了彼此,都能找到更完整的幸福。

愿你也能在爱过恨过之后,朝着和我不同的方向,在黑夜里走得很远。在天涯的日出前,也能找到一个作伴的同路人,一起牵手看着天亮。


Image Source: Stocksnap

后记|

写下这篇文章的起点,是因为听到男性读者告诉我:分手之后,自己表面上多半压抑、沉默、甚至看起来硬是装作没事,实际上情绪却压得很深。有时会想靠大醉一场发泄,有时候,只想躲起来让人找不到。

男人说,他没办法接受自己情伤的样子,觉得男子汉不应该和脆弱画上等号;觉得只要深埋情绪,记忆就会永远被覆盖,他还是一样坚强又勇敢。

但是我想,情伤难愈真正的原因是:两个人都觉得自己被否定了,无论说分手的是谁。

那一夕之间毁损的自我定位,以及脱口而出的难听话语,双方只能张牙舞爪地否定,甚至假装忘记。

有人说:“那时候自我价值如此破碎,只希望有人能来肯定自己。”我想了想,其实最好的肯定,应该来自前女友吧?──那个跟你一同打造美好回忆,也亲自参与毁灭的那个人。如果连前女友都能回头肯定这段感情,“疗伤”这条路应该会容易一点。

只是,这通常只是奢望。尤其像我这种女生,分手后都不会再联络,也不愿再做朋友,所以我们“后来怎么了”以及“分手后经历了什么”,一直是团谜。为此,我翻出过去的记忆,再度化身为一个处在“疗愈情伤期”的女孩,动笔写下这封“致前男友”的自白书信。

信中有自我剖白、有肯定、有祝福,也有怨。没有遮掩,不介意袒露曾经的脆弱,因为我知道这条路很长,没有快速的捷径;唯有知道你我都在这条路上,才明白自己并不孤单。

因此这封信写的,不只是一封书信,也是情伤疗愈地图。

这封信,也没有特定的收件人,只要你曾经是谁的前男友,这封信都可能属于你;寄件人也不一定是我,只要你曾经是谁的前女友,这封信也可能是妳的心声,在未来的某一天。

愿你我都在这封信里,照见自己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