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性骚扰经验,作者焦糖绿玫瑰写下文章,呼吁家长与孩子谈谈 #METOO,并教导孩子尊重及拒绝的勇气!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我感到非常恶心、不舒服,
回到班上后,同学传达给其他同学。

大家纷纷来安慰我之余,也去通知我的导师,岂料⋯⋯

在全世界掀起 #MeToo 风潮后,大多数的人,似乎对性骚扰、性侵的事件,还停留在“那是新闻事件”的想法,而没有直接感受到自己或孩子,也有遭遇 #MeToo 的危险。

你们知道,我碰到恶意绝不姑息。


图|作者提供

15 岁那年,我是小高一,学校每周安排一天,派学生去邻近的中正纪念堂打扫。我们分成两三人小组,整理自己负责的区域,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早晨,在杭州南路那侧,我刚打扫完、正与同学会合,迎面走来一位骑脚踏车的老伯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冷不防丢一句:“呦,小妹妹,妳的奶好大喔!”便扬长而去。

同学吓得还没回神,我立马回喊:“关你什么事?”

虽然表情很镇静,但,其实我感到非常恶心、不舒服,回到班上后,同学传达给其他同学,大家纷纷来安慰我之余,也去通知我的导师,岂料,导师是男性,一开口就是:“又没给他摸到,不要那么小气啦。”

这就是我们社会,对于“身体尊重”最普遍又极为糟糕的处理之道:不重视、不追究、不教育!老用一句“这有什么关系?不要那么小气!”去塘塞,甚至用一种扭曲的论调说:“那代表妳丰满、身材好,人家夸奖妳啊!”那非但不是解决,甚至等同伤口洒盐。(推荐阅读:教孩子前先教自己!从课纲谈起,给自己上一堂《性别平等教育》

有时候,非当事人的“安慰”比加害者的行为更加锐利与讽刺,性骚扰就是性骚扰,让人感到不舒服便是遭受侵害,有什么好替他们辩驳的呢?我们应该防治的是那些作乱的人,而不是来检讨受害者啊!


图片|来源

过没多久,我离开了那个学校,去公馆读重考班。

那天下课,我在台电大楼前等公车,突然有个男生靠过来,迅速往我的胸前抓一把,与其说是惊吓,不如说是气急败坏,我赶忙拦了路边等红灯的警车,警察将他带往警局后打给我,说他们已经通知对方家长前来,“这男生的妈妈说他有身心障碍,要妳原谅他!”虽然嘴上答应,请他们自行带回管教,但我心里面想着:“我同情他状况特殊、无法自制,但我应当被摸、被惊吓吗?”我同理人、谁同理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不敢走罗斯福路的那一侧,甚至下意识排斥,再也不到那个公车站等车。

你们知道的,我不曾姑息恶行!但就连刚强如我,对于这种事情,还是难除阴影。

后来,我慢慢发现,无论环肥燕瘦,女性一生中或多或少,都遭遇过程度不一的性骚扰行为,不管是文字、言语还是肢体,总有一些不识相的人要来沾一下、碰一下,社会风气大开后,也有不少男性愿意抛下自尊,来阐述这样不愉快的经验,都是希望让大家能够重视,这种看似微小却十分伤人的恶意侵犯,与提醒众人自我保护之道。

通常,这样的骚扰行为将软土深掘,任意做出侵犯行为的人,会猜测“他没拒绝,就代表默许我继续下去⋯⋯”所以,要明确制止对方,而不是认为自己“想太多”,纵使对方再熟、关系再紧密,不舒服、有疑虑就该表达出来!于是,教导下一代“说不”就很重要!包括警觉性、拒绝的勇气、临场应变能力。(推荐阅读:无所不在的性骚扰文化!当一位男子当面骚扰我 13 岁的女儿

我教导孩子,只要是身体,就算是手跟脸,也要经过对方允许才能牵手、摸脸,如果对方不要,就立刻停止,不能觉得是好玩、开玩笑,更别说是胸部、臀部等隐私部位,我跟孩子约定,只有谁谁谁可以帮你洗澡、擦屁股,并且以身做则,告诉孩子“其他时间,我不会碰触你这些部位。”

在此,我呼吁所有家长、保母及幼教老师,虽然孩子的性征不明显,但在恋童癖的眼中,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不能因为年纪小就认为没有关系,现在的孩子早熟,我们更要引导他们自我保护,以及尊重孩子的想法。

除非事涉危险,否则当他们说不愿意抱抱、牵手的时候,请去试着沟通能让孩子信任的方法,不要用轻蔑的态度去强迫他,这是他们自我保护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