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是忍不住在关系中寻找可以“矫正”对方的目标吗?在抱怨另一半前,或许你该搞清楚的是自己内心真正的恐惧!

“他一直都很努力讨我开心,可是有时候我回到家看到他坐在沙发上那个微凸的啤酒肚,我就一肚子火。”、“我其实一直努力说服自己,这么温柔又愿意宠我的男人不多了,不要这么不知足,可是我即使跟他交往这么久,保持身材的功夫都没少过,又是瑜伽重训,又是生酮饮食,我不懂每次要求他去运动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我伴着薰衣草香,很想享受地喝着在网路上点评很好的咖啡。

朋友约我在中山区的咖啡厅聊天,因为周围太安静,她必须压低嗓音抱怨着。“嗯哼。”我还想多享受多一点咖啡,又要听起来很认真的回应她。

“天哪,吴老师,你也这么爱美,你可以想像走在你身旁另一半那个邋遢样吗?”朋友们都爱叫我吴老师,我也是习惯了。我耸耸肩,不想让他把战火延烧到我身上,撇撇嘴转转眼珠,没有正面回应她。

“吼!我真的很想跟他分手,前两天在想要吃什么,他抱怨我都不像以前陪他上小酒馆,我整个爆炸开来,我节制饮食这么辛苦,戒啤酒很难耶!他不一起就算了,还指责我,我真觉得受够了!要不是他是个聪明人,我还真想用痴肥来形容他。”我挑了一下眉,淡定地继续喝咖啡,因为这已经不是新闻了。(推荐阅读:【影片直击】亲密关系练习!赖佩霞:“在争吵时闭嘴,也是一种爱”


图片|来源

我为她倒杯水,顺道把薰衣草移到她面前。

“喝口水吧,听说薰衣草可以镇定神经,”想着如果再不安抚她,接下来她要继续爆炸便接着说,“辛苦了,乖。”但我已经在心中叹了很长一口气。

“吴老师,我好烦阿!”她满脸哀怨地说。靠坐过来,把脸靠在我的手肘上,一副讨拍的样子。“喔,那怎么办?”我举起马克杯,晃了晃杯子,一样淡定的说着。

“我也不知道,每次他运动都半调子,如果他保持运动,身材结实,我觉得他根本就完美了!”她眼神祈求地散发着光芒。“是吗?”我不以为然地说。“就完美了吗?”我定定的看向她。

她散软的身体立刻正襟危坐,拍一下桌子说,“是啊!你不觉得很完美吗?”看着她眼神地笃定,我心中升起挫败的感受,我想这正是她伴侣的感受,因为无论如何,她总是在关系中找到可以“矫正”对方的目标,可以感觉“不满”的行为或状态。

亲爱的,对你而言,满意的关系是什么?

在关系中有一种吊诡的状态是,当你觉得自己是不好的,跟你有关的东西也不会是好的。也就是当关系进展到彼此认定,甚或一种“我拥有的”状态时,就会开始想要对所有物进行改造,但究竟要改造成什么样子才会满意,永远是一种未知的无底洞。(推荐阅读:世上没有一辈子的热恋,也没有完美的亲密关系

可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拥有过任何人,我们有的就是关系的连结,但当我们将伴侣视为所有物,希望他照我的意识过生活,关系的冲突就会不断发生,痛苦就会持续凌迟彼此,消磨掉彼此在一起最原初的相爱的感受。

你可以问问自己,究竟渴望改变对方的心情是什么?那往往是深层的恐惧,恐惧失连与失去。

对方如果不改变这段关系就不能继续了?还是对方不改变你就永无宁日?但又为什么那股安宁需要奠基在他人的改变上?

改变与成长,向来就是自己的责任。我们身为身旁的重要他人,我们可以做的其实是影响力,以及提供安全的基石,让他感受到在关系中的安全和接纳,从“心”渴望改变。

所以亲爱的,安顿你的恐惧,回到当下,享受你的生活也感受你的选择,当你足够的平静与欣赏自己,也许你将看到不同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