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没这样读过的文学经典,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角度去分析经典文本。
希望藉此给予经典新的生命,同时挖掘出更多元、有趣的“探讨可能性”。

“美丽的人儿,比起妳对我的惠爱,我是更深、更深地爱着妳的。这一辈子,我将滔滔不绝地向妳如此表明。请妳瞧瞧吧!”

一群即将毕业的女学生们,在三月暖阳照射下的校园草地上,朗诵着法国作家莫洛亚的〈结婚、友情、幸福〉。很恰巧的,这句话跟故事的情节有那么点的呼应。


图片|来源

她们面对到了是否要步入婚姻的难题,而婚姻正是会使友情变得疏离的原因。那么,还能真的感到幸福吗?

今天,要带领大家讨论的文本,是距今七十余年,杨千鹤所写的〈花开时节〉。


图片|作者提供

〈花开时节〉透过三位主要角色,惠英、朱映以及翠苑的少女故事,娓娓道出日治末期的女性心事。除了用最普遍的“女性意识”角度去剖析之外,更要进一步论证她们在友谊之外的“百合情愫”。

毕业与结婚的一墙之隔

即将从“高女”——也就是现今的高中毕业的三人,面对到身边同学毕业后选择要步入家庭、嫁为人妻,不禁使她们产生反思:为什么毕业就要结婚?结婚之后,我们的生活往后只有家庭了,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我们体验过不同的生活了吗?

在过去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社会,她们虽然已经有别于大多数未受教育的女性:一路读到高中,接触了更多知识和不同的经验。但她们不想要只是这样,她们想要更多,想要走出常规社会中不一样的未来。

“请等一下,我不想就这样轻易、毫不在乎似地结婚啊。”

当故事主要叙述者惠英,面对到姑妈要介绍结婚对象给她时,她直接地表达出她的意见。不管姑妈把对象说得条件多好,而自己身为女性却要受困于“年龄”、“社会眼光”等因素,惠英很明确地提出这不是她要的,她不愿意只是顺应潮流。


图片|来源

“这二十年来的岁月里,经历着痛苦与哀伤,还未能好好看清自己。”

二十岁,二十岁的你在做什么呢?二十岁的我们,内心的旁徨或许跟惠英如出一彻。

惠英还未好好体会生活,还未看清什么是自己内心向往的,她无法就这样步入下一个人生阶段,她要掌握自己的人生,不只是受人摆布。

同时,她也因此想到了其他要结婚的友人:“同学们大概就是这样子被提亲,在口口声声对方是如何如何地完美的说辞下,答应了亲事,然后就出嫁了吧。”

从自身遭遇到的处境中,她体会出过去从未有的想法。也进一步点出女性过去被任意安排终身大事的情况,以及是否真的有“意愿”结婚,或只是受到摆布。

可这也是一个时代的悲歌。过去的女性被父权社会的规则深深牵制,无法轻易替自己发声。透过惠英最真实的想法,让我们能看到女性其实不甘只是接受世俗的规矩,她们有自己的意志,想突破既有框架,拓宽能走的道路。

友情的流逝或升华?

惠英、朱映以及翠苑三人组在毕业之后,不像过去在校园内可以时常相处、陪伴彼此,只能藉由一个月一次的出游行程更新近况。友谊关系看似没有随着时间消逝,实际上也有了微妙的转变。

惠英不再接受提亲,而去报社工作;翠苑热衷裁缝,决定要去研习洋裁;朱映有别于前两位,选择了结婚。

她们三人抗拒结婚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害怕步入家庭之后三人的关系会因此疏远。忙着在家处理家务、相夫教子,友情自然而然就会变成牺牲品。

但终究还是走向一个她们还无法妥善处理的方向。

在朱映结婚前夕,三人前往八里海水浴场散心当作欢送会。此时,她们的心情不同于过去毕业离开校园般,更多了点沈重。面对待嫁闺中的朱映,惠英和翠苑都不知道如何看待三人关系的转变。


图片|来源

“那天,我们总觉得心情特别凝重。笼罩于心头的一片悲伤,似乎要比当年踏出校门时,更沈重。三个人都只是静静地躺着,久久没有人开口。”惠英这样想着,内心思绪十分复杂。

从学生时期相遇相惜,毕业后亦一同作出了不同于多数同学的选择,但在此时,却有一人要提前出走迈向下一个人生阶段,还无法接受转变、留在原地的人们,此刻或许是无助的。

那么出走的人呢?难道就不会感到旁徨和孤单吗?只有独自一人走向未知,难道不是更凄凉吗?

会产生这些混乱、不安的思绪,更直接地印证了三人之间深厚的感情。三人是不能被拆散的,她们只想要一直陪伴着彼此,走到很远、很远。

为什么只能从婚姻得到幸福?女孩和女孩之间的相伴与相知,难道就不能算是幸福吗?(延伸阅读:524 释宪周年:立即通过婚姻平权法案,是唯一解套途径

少女暗藏百合心事

在海水浴场玩耍的最后,三人决定释怀忧愁的想法,徜徉在海滩的无边无际。但惠英看到在远方向朱映与她挥手的翠苑,却一个人跑向了相反的另一头。

“我真是个十足孩子气的少女,也顾不得朱映会担心,撇下她,迳自朝相反的方向,疾行而去。我的眼睛、面颊、耳朵,被风砂刮着,刮得我好痛。”

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描述?好痛,明知道会痛,但惠英还是要跑。除了她本身有着强烈、不妥协的个性之外,我却好像嗅出了一点不同的气味。有如淡淡的百合花香,甜甜的,但丝毫不做作。

是否也有着一点这样的既视感:A 对 B 有着超越友谊的情愫,但因为性别、社会风气以及朋友的关系,他害怕太多了,所以不敢做出改变,只能哭着祝福,笑着再见。

但在距今七十多年的年代里,怎么敢表达出这样不被接受的感情呢?不愿意步入婚姻,已经是最大、最忤逆的决定,同时也是表明心意的最佳证明了。

惠英看到朱映身着红色旗袍准备出嫁的模样,无法别开视线,只能“被她吸引住而不时地注目欣赏。”

不愿停止注视的原因当然很多,可以单纯觉得美丽动人,或者是想像穿在自己身上会有什么模样。因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所以在此我想看作是有着不同的感情,所以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她的吸引。

被她的想法牵引,被她不同于以往的模样所吸引。这不正是在意、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的表现吗?

透过惠英所想所说所看,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女性的“前卫女子”的觉醒。或许在现今社会中,这并不是多么反抗性的表现,但绝对还有太多的女性是不敢为自己发声,勇于做出内心向往的决定。

藉着一名日治时期新女性的故事,希望女性,甚至所有人,都能不因世俗规范却步。而是勇往直前,走向自己所追求的美丽世界。


图片|来源

花开时节,可以想成是凤凰花盛开的感伤毕业时分,但也能是百合花绽放时那样纯白、洁净,代表着少女心事被看到的时刻。(同场加映:女性百合小说《花开时节》:我不愿把人生,托付给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