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参与公视戏剧《一把青》的演员李劭婕,在成为演员这条路上,没特别框架自己,只希望不断保有感知生活的样子走下去。

“想成为怎么样的演员。”

前几天跟一个朋友吃饭,他问了我这个问题,我哑口无言。

在哑口无言之前,我还思考了一阵,发现脑袋里没有任何画面,我停滞,几乎是“作势”在思考着。


李劭婕《一把青》剧照_图片提供:艺硕文创

他似乎看出我正在漫无目的地撒网收网、企图打捞些什么。

“总有个目标吧,这样才有前进的动力啊!”我又沈默了。是啊,我不禁问了自己,妳的蓝图是什么呢?妳曾经试图勾勒它吗?

我确实仰赖着许多微小的悸动,任何气味、光线的移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共振、花一个下午缓慢爬行于文字之间,任何感受我都会好好收藏,偶然,若能把这些感受放进表演的领域里,如同收集火柴的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擦出异色的轨迹,燃起一丝火光,只为一瞬,你和我的瞳孔亮起,如星月,这样便足矣。(推荐阅读:“梦想面前,一刻都不要松懈”纽约演员追梦攻略:征选下篇


李劭婕摄影作品

对了,还没提过,我是一个收集癖。

我收集各种感受,尽可能钜细靡遗。

小时候跟妈妈常一起在家里附近不远的山坡散步,秋天的傍晚,落叶在马路旁层层叠叠几乎看不到路的边界,我喜欢走在那上面,踩在黄色棕色混杂的落叶上像踩着夕阳,但夕阳其实也在我们的身旁,两个夕阳相伴,一起热闹了这些傍晚。半走半跳的脚步,让落叶窸窣的厉害,我把这条路取名叫“麦洛威大道”,没有任何含义,只是我总幻想着置身在好莱坞式的林荫大道,大衣斗篷热美式,公园椅鸽子雕像。但在我的“麦洛威大道”上,细细一闻还有鸡屎味,交织错缠的落叶里还有不知道谁丢的啤酒罐,闷了好久早已发酵。

夏天,暑假,小时候家里的客厅还没装冷气,电视遥控器一台转过一台,闪光灯一般啪啪啪的却没有在我的脑海留下印象,这样的夏夜热气蒸腾。爸爸要拉上铁门之前都会问我要不要去兜风,“骑机车兜一圈可以凉很久喔”,我百无聊赖地拖着溢出汗的身躯去了,抱着爸爸的腰坐在后座,沿路闻着乡下才有的味道,那是一种复杂的气味,夜晚植物特有的木质调分子混杂土壤的潮湿迎面而来。兜完一圈到家,爸爸的衣服上还会留有一种味道,一种风的味道,我会大口的吸嗅,风的味道,我没有在别的地方闻过。


李劭婕摄影作品

这样的收集癖同时也反映到了我的食衣住行,我对古着有着很强烈的偏执,收集了不少,我不算是洋装狂热者,但是我总是特别着迷于这些衣服的独一无二,那样的剪裁、形状、质料,只属于那个年代,无法复制。有时,一个躲在衣角的小黑点,甚或衣服标签上斑驳的日文名字,总能勾起我的好奇,去窥探那个我无法明晰照见,只能藉由观察、穿戴、闻嗅去想像的故事。我到各地旅行都会搜寻古着资讯,好像藉此找到跟这个城市的连结,我翻找着那些充满痕迹的洋装,乐此不疲。(推荐阅读:“他们抱着执念在表演路上前行”勇闯日舞电影工作坊的第一位台湾女演员


李劭婕。图片提供:牵猴子整合行销


李劭婕。图片提供:牵猴子整合行销

这些只是我收集的众多感受之中的一小部分,它们被我放进载玻片,放上显微镜,用更微观的角度检视,也用更温柔的角度收藏着,在记忆的抽屉安放。

抽屉里也不断地有人进驻,那些我扮演过的角色们,她们去过的地方、她们的年纪、职业、喜好、经历,那一段段比我厚实的人生,将我的生命涂抹上奇异的色彩,带给我更广阔的视野和人生观,甚至有时会问自己“如果是某某角色,她会怎么做?”


李劭婕《MRT2》剧照_图片提供:天作之合剧场


李劭婕《庄子兵法》剧照_图片提供:故事工厂

这些“收集”之于表演是什么呢?像是创造世界前,必须要有材料一样,而这些细小的线索,让这些“收集”化成一张张老地图,领着我去探险。我珍视这些微小而光灿灿的感受,它们承载了我,若是要说“想成为怎么样的演员”,我衷心希望那些偶然点亮的光也能收藏进你的载玻片,需要时在显微镜头下,看看那些折射的幻彩,和栩栩如生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