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代表着结束一段感情。同时,也能因此展开新的关系。透过柚子甜的新书,让你明白过不了的情伤,其实是因为你还不了解自己。

“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跟他分手⋯⋯”玥如这样喃喃自语,搅动着眼前的那杯热红茶,看着刚倒进去的砂糖缓缓溶解,心情也跟着沉到谷底。

“通常会想着该不该分的时候,就是该分了吧,只是还舍不得而已。”我看着她,心里默默这样想着,但没有把话说出口。

“我们在一起四年了,现在正卡在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都怪我交往前没想清楚,只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后来他追我,我就跟他在一起了。但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那么喜欢他,随着时间过去,感觉只有越来越淡,但又一直没有机会提分手,就拖到现在。”

她顿了顿,继续苦恼地说道:“直到最近他爸妈催促我们结婚,我才惊觉事态不对,因为我打从心底不想跟他过一辈子。可是一想到要分手又犹豫了,不断反覆地问自己,这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他明明不是坏人,但为什么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他?也许是每个人在一起久了都会这样?我是不是太不知足,这把年纪应该要务实一点,不应该再追求什么天雷勾动地火的感情?”

但说自己“这把年纪”的玥如,今年也不过才三十岁而已。


图片|来源

我点了点头,同时拿出准备好的牌卡递给她,请她抽出一张代表自己真正的想法。凝视着她翻出的牌卡一会儿,我缓缓对她说道:

“其实,你在烦恼的根本不是这些问题。”我对玥如轻声说道,有时候点出事实需要一点点温柔:“该不该分手,你自己心里早就有答案。只是因为舍不得,也害怕不确定的未来,才硬找了一些理由,好让自己可以不要面对这个答案。”

我继续说道:“他的确很体贴、很温柔、对你很好,这些都是事实;而你就算不能说很爱他,也不能说不喜欢他。但其实就是这种时候,人会更难分手──因为他的确不错,而你也害怕一放手,就再也遇不到这么好的人。”

“但是有时候,分手不是一种恩断义绝,而是让彼此回到该有的位置。”(推荐阅读:从关系里毕业!从 Selina 离婚思考亲密关系:分手,不只有一种标准剧本

分手,是归还他该有的位置

我观察到一件很有趣的事:人们如果遇到还不错的同性,都会想先跟对方交朋友,这是很自然的反应。但过一阵子发现不太合适,就会开始保持距离,成为“普通朋友”。而聊得来的,就再拉近一点距离,变成所谓的“手帕交”、“好姊妹”或“闺蜜”。

那一层一层的同心圆,象征着对方能够进入我们的世界有多深,而最中心的那一圈,则是经过时间的考验与深度的观察,彼此真的非常谈得来、具有默契的人,才可以允许进入的核心世界。


图片|来源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人们在遇到异性时,这种规则就会瞬间被瓦解成碎片。遇到稍微聊得来的异性,内在马上心中浮想联翩,幻想对方就是那个能够被划入最核心的世界,是那个深深懂你、陪你、体贴你的白马王子。

明明这样的人如果是同性,顶多只能被我们放在“普通朋友”、“好同事”、“能干的上司”的位置,但我们对于爱情的憧憬与期待,往往会蒙蔽我们的双眼,把一个不是真的这么够格的人,硬生生地“破格录取”,塞进同心圆的中心,并过度期待他能够称职地做出这个位置该有的表现。

但这样的误会可大了。他的确还不错,但是他的不错,其实只能当普通朋友;他的确很能干,但他的能干,只适合当个好主管;他当然是个很棒的人,但是他的很棒,只能成为偶尔跟你出来喝杯酒、一起骂客户的好哥儿们,不是能够成为每晚躺在你身边、包容你的情绪、陪伴你低潮、听得懂你满肚子心事的枕边人。

那无关乎意愿,只是能力问题。有些人,就是无力在你身边扮演这个角色。

所谓的“分手”,有时候只是把这些“其实只适合当朋友的人”,送回朋友的位置;甚至可能为了对彼此都好,还要退得更远一些,变成“点头之交”、“最熟悉的陌生人”。


图片|来源

“分手不是伤害,而是一种正确位置的归还。”我说,就算交往前看得再清楚,人多少都有误判的时候。在一起久了发现不适合,也不需要因为“对方其实还不错”而拖着不肯分,因为“还不错”的人可以胜任的位置有很多:他可以是“很好的工作夥伴”、“称职的健身教练”、“博学多闻的专业前辈”,没有非得要当情人。

放一个人回到属于他该有的位置,隐含的意义不是失去,也不是谁对谁错。更长远的意义,也许是还给彼此一个最舒适的距离。(延伸阅读:【老妹有话说】最好的分手:一次痛到底,才能换来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