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爱黛儿与艾玛,曾经我们在情欲的浪里翻涌,后来,我们只能做看海的人,想念海里的日子。

看见妳的第一眼,不过擦肩,但我确实知道,我的身体想要妳。你染一头蓝发,搭着另一人的肩,而你回头,人群里看我,我好赤裸。我已经想念妳,想像妳经过我,然后停留,接着不走。


图片来源:电影剧照

夜里想起你,身体好渴,梦里有蓝色的海,漂浮的海,包围我,湿润的意象,我抚摸自己,竟有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高潮是你,高潮是海的形状。

爱黛儿刚结束一段异性恋的,人们口中“正常”的那种关系。那男孩是学长,看来迷恋,玩硬摇滚,急着亲昵。他们还不够熟悉,身体就燥热起来,他像条狗,蜷在爱黛儿身上,是猎物或是筹码,总之他的身体撞得很凶,爱黛儿只好开始放空。反正男孩等的是回答,恩我很舒服,可以的,可以给他这个答案,违心也不要紧,或许他真的爱她,但她爱不回去。(推荐阅读:《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教我的七件事

爱黛儿喜欢噘嘴,那唇把艾玛带到她面前,想狠狠咬她一口。

唇的用途好多,她们探索,轻吻,亲昵,咬啮,舔舐,吞食,身体是食物的地图,她们打开,一路南行,舔到最敏感的地方,敏感之处,花蕾形状,口手并用,品尝妳,注视妳,满足妳,她们是彼此的盛宴,以吻干杯,Bon Appétit,妳是比雨季还更潮湿的纪念。

好性感,吃食与性爱原来极其相似,纯然的身体欲念,想被充满,贪得无厌,还想再来。爱黛儿是艾玛的牡蛎,敲开以后,滚上床单。她们第一次,在艾玛家里,情欲开门,身体作画,她在她身上泼墨,她想被她彻底弄脏,性与爱互相催化,互为双生,她们的身体颤抖起来,妳的乳房,妳的阴蒂,妳的屁股,妳的肌肤,都是我无边无际的海,躺在海里头,海里有我不见底的欲望。


图片来源:电影剧照

艾玛胸脯小,爱黛儿喜欢握在手心,像握着一个易碎的秘密。爱黛儿知道自己爱得不勇敢,不能捍卫她,甚至不许承认自己。她不懂艺术,不理解她的深爱,她是她空虚的缪思,爱黛儿越站越远,一回神,已经出界。

她只是很寂寞,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唯有性。她把身体丢出去,还有没有人要我呢,只为感觉自己还存在,可惜不能,那个晚上,爱黛儿被驱逐出境,她回神,已经在艾玛的世界以外。海把她们隔成两个世界。边掉眼泪,她边想起哪堂课说过,“水的缺陷是重力,重力必然存在于水中,因此所有的缺陷都是自然的。”

她们的相遇是自然的,分手大概也是。

最后见她,如海水退潮,咖啡馆里,关系走到赤裸尽头。她们还是能吻的,她眼神还是有欲的,却不能一起生活了,性在这段关系里终究不够,要有爱与相知的支架,才能造房。艾玛最后没回答还爱不爱她,只对她说,“你的温柔无边无际,我会一生一世放在心里”,居然呢,她成了艾玛心里永恒的海。(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辛波丝卡的爱情诗,我们讨厌失去,却也抗拒接近

剩下的唯有记忆了,身体的,感官的,欲望的,直觉的,是海送她的最后礼物,高潮是海的形状,是她发烫的指头,是她轻柔的舌尖,是她们的告别,谁也没有回头。

后来,她们都只能做看海的人,远远地站在海的另一头,想念海里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