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届世界杯,巴西对墨西哥的十六强淘汰赛,巴西晋级。带你一起看伟大的巴西足球员背后,贫困的社会现况与独立抚养他们成长的单亲母亲。

2018 年 7 月 2 日,台湾时间晚间十点,世界杯十六强淘汰赛,巴西对上墨西哥,赛局终了,巴西以 2:0 胜出,其中又以巴西球员内马尔的一射一传与威里安的禁区突破,让墨西哥连续七届于世界杯十六强赛止步,无缘晋级八强。

当世界将聚光灯打在巴西的伟大球员上,《TheGuardian》一篇报导带我们从巴西普遍贫穷的社会现况与球员成长背景看起,他们的成就非幸运,靠自己的力量在世界发光发热的故事,也引起许多巴西人的共鸣。


图说:一个小男孩站立与一个足球在其中一个里约热内卢,巴西贫民窟。照片:Paulo Fridman / Corbis 来自 Getty Images

根据《ElPaís 》报导,2018 届世界杯巴西足球队里,11名球员内有六名——米兰达、蒂亚戈席尔瓦、马塞洛、卡塞米罗、保利尼奥和加布里埃尔耶稣,是在没有父亲的成长背景下长大。

报导里提及,当加布里埃尔 · 耶稣于球赛中进球时,会比出一个讲电话的手势,他的拇指压在耳朵上。被称为“你好,母亲”的庆祝方式,是对独自抚养他长大的母亲—— Vera Lucia 的致敬。

耶稣来自贫民窟,自小没有父亲陪伴长大,但他曾于报导中表示,母亲的陪伴填补了他没有父亲的成长经历:“当我去看比赛,看见我的朋友与他们的家人时,我很羡慕,因为我没有父亲在场。但是,我母亲抚养我的方式,让我忘记了我曾想要有一个父亲。”


图片|来源

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在 40% 的巴西家庭中,女性是家庭的主人,即使他们有夫妻伴侣。20 年前,女性是一家之主的比例约 23%,显示出女性作为家庭领导人的比例愈来愈高。不过即使是如此,单亲母亲的议题,在流行文化中仍往往被忽视。

巴西许多伟大的球员都来自贫困的背景。

联合国基金会的顾问兼女权主义网站 AzMina 联合创始人莱蒂西亚·巴伊亚说,在巴西——以及其他南美国家,女权主义正在崛起,它所提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地在电视肥皂剧中被讨论。她说:“女性必须因为孩子而留在一段婚姻关系里的想法,已逐渐消逝。”(延伸阅读:我主动选择成为单亲妈:与其痛苦的一起生活,不如幸福的单亲

一间妇女酒吧里,Quirino 的朋友 Daiane Oliveira,今年 23 岁,小腿纹上有她女儿 Camilly 名字的刺青,她说,“如果一段关系没有成功,越来越多巴西母亲,会选择独立抚养孩子。现今的巴西女性是独立的。她们不需要仰赖任何人。”


图说:巴西女权崛起,若关系失败,越来越多母亲选择结束关系,单独行动。照片:巴西单身母亲/供应

《TheGuardian》报导提及,除了女性主义抬头,过去妇女委身留在一段不成功婚姻关系里的老旧概念逐渐消逝外,巴西政府禁止妇女合法堕胎,也是导致现今巴西社会有越来越多单亲母亲的原因。(推荐阅读:【性别观察】12 岁性侵受害者,那些不能堕胎的菲律宾女人们

28 岁的 ThaizLeão 在一个名为 MãeSolo(单身母亲)的 Facebook 页面中拥有 80,000 名粉丝,她直白点出巴西政府禁止女性堕胎的政策,迫使许多意外怀孕的女性无法拥有身体自主权,决定生产与否。这与巴西根深蒂固的父权主义亦有关联,“父亲可以放弃孩子而女人不能,”Leão说,“许多男人认为不忠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拒绝在家帮忙。这不是我们应该遭遇的对待,我们应该拥有更好的伴侣关系。”

加布里埃尔 · 耶稣来自贫民窟,由清洁工母亲独自抚养长大,成为 2018 届世界杯球员的经历,不仅是段励志故事,更是许多巴西家庭面对的写实人生。

在巴西,许多孩童来自贫困家庭或由单亲母亲抚养成人,日前一张来自贫困社区母亲与孩子,驻足观看世界杯转播的背影照,在网路上疯传。

照片内是来自里约热内卢 Vila Cruzeiro 贫民区的 12 岁孩童 Wallace Rocha ,他想要一件印着巴西中场球员 Philippe Coutinho 名字的球衣,但他的母亲——47 岁的失业清洁工 Sandra de Oliveira 和他的继父都买不起。

身为失业清洁工 Sandra de Oliveira 无法负担儿子的足球梦——尽管,只是一件足球衫。

Oliveira 付钱请当地的裁缝在 Wallace Rocha 的背心缝上 Philippe Coutinho 的名字与背号,这张照片在短短几小时内病毒式于社群网站上传播,让许多人看见世界杯荣耀下,巴西人的现实生活现况。

Wallace Rocha 的母亲在照片引起关注后这么说,“Wallace Rocha 想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这也是我的梦想。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让他能够离开街头,成就自己。”


图片来源| brunoita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