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足赛,异军突起的冰岛足球队成了大众瞩目的黑马,除了坚强的足球实力外,个个球员都有副业,也颠覆了大众对国家足球队的刻板看法。

文|刘子正

那个冰岛足球队最让我羡慕的是,不是说一个人可以当导演又踢的一脚好球。

我真正羡慕的是,他们那队里头里头有导演,有牙医,好像还有木工、老师,他们是一群爱好足球的人,而且他们不需要“放下一切”来踢足球。

北韩足球队就不一样了,还记得他们上次也进来打吗?一大堆关于他们要打输就会被怎样怎样的传说,一个“代表国家”,“为国争光”的大帽子一扣上去,说怎么也得胜不行啊,但是很少人会去说“他们居然也能打进世足也,真的很不容易耶”这样的角度来看。

冰岛人他们不需要“放下一切”,像我们常常在脸书上看的的励志片一样,破斧沉舟把所有的事都赌注在一件事情上。


图片|来源

那个拉直销的最常用的一个话术是“你现在可能过的很舒服,但是你有想过你 60 岁要怎么办吗?”

我们的社会和美国,中国的社会型态一样,都是高风险的社会。

赢者全拿,但是一般人到头来会发现他被卡在他的生活里,动弹不复至;换句话说如果你今天在你的工作上倦怠,社会所能提供你换另外一个跑道的资源是很小的,所有的人都潜意识的为了“人生最后十年”活着,或者是“只要我能赚到这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就好了”。

所以脸书上常会有的一种励志短片,“你要成功你就不能睡觉,碧昴丝有睡觉嘛?五角有睡觉吗?” 、“朗朗练琴的时候有睡觉吗?”大家可能都听过朗朗的故事,听过他爸在朗朗小时候怎么对他的故事——那根本是病态,不应该是励志的故事啊。(推荐阅读:我把生活卖了!背起7.8公斤的家,不追求社会定义的成功

人生都不要了,你要成功干嘛啊?

我们听到李安的故事表面是鼓励文(就是说其实不是每个人的成功都来的那么快,你慢慢弄还是有成功的机会),但是实际上根本就是恐吓文,因为这故事在这个社会氛围里它真正的讯息是——李安要是没成功怎么办啊?他是不是要一辈子在家里吃软饭,他老婆怎么那么倒楣嫁给这样的人啊?所以人一定要卧冰求鲤啊!

多的是这种故事啊,金凯瑞、汤姆汉克以前都要穷到脱裤子了,因为他怎样怎样才有今天的成就,人都会想这些人怎么成功,不会去想说这些故事背后所隐藏的更重要的问题。

啊你如果没成功呢?是不是你这辈子就没价值了吗?可以这样子说的吗?

“你没成功你就挫赛了”我们的社会到处都是充满这种恐吓性质的“励志文学”。

我们崇尚这样的文章,就是因为我们社会是高风险性质的社会,所有的人都想“赢者全拿”。

事实上社会无力挹注很多的资源在每一个人的教育和医疗上头,不管是吃人家头路,还是自己创业的,事实就是人生有很多你必需要负担但是又负担不起的会跑到你头上来(长照,房价,小孩子的教育等等),大家活到一半后就会一天到晚被恐吓——“如果你不想个办法发财你就完蛋了”,“你辞职你就完蛋了”。所以我们的社会才会充斥这些神话故事。

想想看,每个小孩子每天都练 16 小时钢琴,他们全都能变成朗朗李云迪吗?每个在好莱坞等机会的临时演员,他们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变成金凯瑞啊。

很多父母不会想到这个事,一个劲的叫小孩子努力用功读书练琴做体操,直到小孩子受不了出了问题。结果整个社会是高风险,你的家庭亲子关系也变成高风险。

把一件事的喜好变成你这一辈子唯一的赌注,这是我们社会最变态的价值观。

大家为了钱像是鲑鱼拼了命的往上游着,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在人老年时有个有品质的健康保险和退休金。

北欧的社会相对来说他们没这些风险,你走错一段路想要再改方向,你就再走回去你喜欢的路就好了,没有什么一定要怎样就不行的事。


图片|来源

回到冰岛的足球队,他们今天来打世足,大家给他鼓鼓掌欢呼,但是他们就算没有打的很好,还是说他们年纪到了打不动了,他们回去当他们的导演牙医木工还有老师,他们还是热爱足球,没有人会否定他们的生活价值。(推荐阅读:斜杠青年:我要的不是多重收入,而是多重人生

也许这一年的球员天赋异禀,也许以后冰岛都不会有机会再来打世界足球赛,但是那又怎样?

人的价值不是应该只决定在一件事上面而已。

这整个社会也不应该搞到像是北韩的足球队一样。

后记 :

本文贴出后所得到的回响超乎我想像。

这些回响好像有一大部份是来自于还在于求学的朋友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类似的经验给弄的自己不开心。 如果本文能让各位看完后心里舒坦一点,我就心满意足。

不过本文也得到许多干谯,我现在得知原来冰岛踢球的都是专业选手,确实他们有人在当牙医,工人,还有导演,但是球员们的专业性是无庸置疑的。 我知道了,我那知这篇那么多人看,感谢各位大德的纠错指教。

各位可到“冰岛的真实面貌——23 个业余球员加上一个牙医教练?”文章中来一探究竟。

我在这里摘录文中一段我心神向往的文字

总教练 Heimir Hallgrímsson 是大家另一个关注的焦点,被描述为平常当牙医,兼任足球教练的神奇人物,但事实上他年少时就已经有在冰岛的业余联赛踢球,从 1993 年开始就协助指导冰岛各级球队,2011 年起担任冰岛国家队助理教练,2013 年正式扶正。他早就已经把职业的重心移转到足球上,并不如许多报导所述的以牙医为主业。

He said: “I still have my clinic and I like to keep my fingers working."

“So I try to go there as much as I can in my spare time and do some dentistry."

“Some coaches go and play golf, I do dentistry."

根据他本人的说法,现在的他把牙医当做他的休闲活动,他的牙医诊所的确还在,但他平常主要忙于国家队的训练,有闲暇的时候才回去家乡照顾一下病人。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足球教练,只是副业是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