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家暴父亲让幼小的你感觉无助,当你提起勇气面对童年创伤时,其实你的勇气也正被你见证、你的痛苦也才被你拥抱着。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亲爱的谘询师,

您好,

今天,我和父亲大吵一架。虽然我赢了,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哭得很惨。

从我记事开始,关于他的所有记忆都是灰色的。题不会做,他二话不说一只手过来,像是要试试能不能把活人耳朵揪掉一样,拎起我大声质问、叫骂,我吓得一动不敢动,我怕我动一下就会遭到更残暴的毒打。然而不动也没有用,接着是突如其来的耳光。那时候真的是个孩子,我甚至天真地希望在他两个耳光的空隙之间时光可以静止,哪怕只是稍微延长一会让我有喘息之力。

在家的各种小事都会引起他的打骂,看电视看晚了,自己一个人玩(没错,这也是一个理由),书丢了,饭洒了。他用尽他的力气来踹,打,扇耳光,我就像一个布偶,在客厅的地板上被摔来摔去。

我曾经尝试讨好他,以求他能够不打我。

那天是他们车间的合唱排练,我知道他们在哪排练,就过去看他,旁边一个小朋友都没有,我想他一定会觉得我比其他小朋友都有心吧。就这样,我站着看他排练,一两个小时吧,结束了他没理我,直接回去了。我很失望,跟了回去。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家之后他问我:“你一直仰着头憨逼逼看什么?”(推荐阅读:父亲的领带:每个男子汉养成的背后,都有个需要拥抱的少年

我整个人都傻了,原来我在自己父亲的眼里就像个傻子一样。我是不是看起来像傻子一样?我很绝望地相信了这一点。我去看他,给他丢人了。


图片|来源

后来啊,我终于长大了,有自我的意识了,我开始觉得,就算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需要怎样一种恨才能对没有抵抗能力的儿童下那么重的手。何况他是我父亲。我开始讨厌他,即使他跟我说“花吧,不用担心钱”。他人也大了,脾气有所收敛,但还是会因为小事跟我发火,大多数时候我会忍着,但每忍一次我就多讨厌他一分。终于,今天,我没有忍住。

他又一次因为小事辱骂我。我讨厌这种很大声,叫骂着的质问。我终于喊出了顶撞的话,我看到他眼里的慌神。

说完感觉很痛快,这架我算是吵赢了,当着熟人的面,他没有任何反驳。可是回到家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想到多年前那个无助的小孩。

他曾经想到死,想过从楼上跳下去。他很焦虑,犯一点小错就会很紧张。他害怕和同性发生冲突,即使别人一个看起来挑衅的眼神,也会让他慌乱。他在意别人的看法,直到现在,只要保持着站立着的姿势一会,心里就觉得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

他很自卑,因为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感谢您看到这里,

愿所有童年都被温柔以待。

 谘询师回覆一

你好,

感谢你的来信,从你的字里行间无处不见一个受了伤的孩子,着实令人心疼。但在我们开始谈论问题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先肯定自己:你是个很勇敢的人呢!

很多遭遇这样创伤的人是不敢说出来的,但你却能如此将它述说成一封信;这也显示了,历经千辛万苦的你并没有被摧毁,反而洗练得更为强壮,能够独立。

但这样坚强的你,有否想过再为自己也为爸爸勇敢一次,把这封信改写给他呢?

从信的字字句句间,我相信任谁都看得出,爸爸得对你的受伤负一定的责任。

虽然这封信写给爸爸看,他一时将无法接受,但那是他自己的课题,他有责去面对和理解;而已经长大的你,也应该将这个机会和责任交还给他。唯有这样,当两人都能成熟的正视过去,才能真正跨出和解的第一步。

就算几经努力后爸爸仍旧无法或者不愿面对过去,至少我们将不该属于我们的重担交还给他,不再困住自己,而能够真的往前迈进。

长大了,在撞上更多复杂的事情后,会有更多难以宣泄的情绪产生。

我们也许也会无意识地将之转嫁到身边的人身上,尤其是亲近的人。在爆跳过后,我们也曾感到歉意,知道因为自己的冲动而伤害了所爱的人。我们真的好抱歉好抱歉,却觉得难以开口,或者不知从何说起。

爸爸当年会不会正处在这种处境当中呢?

人们常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于是受伤的我们常常不自觉的先检讨自己“我真的可以怪罪父母吗?”抑或是质问自己“我这样是不是很不孝?”但实际上,你的感受都是真实的;那个内在需要被关怀与照顾的,瑟缩的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啊!(推荐阅读:可不可以不要弄坏我的玩具?心理学看童年创伤

小时候的你,没有力气、没有能力,孤立无援,因此你不能反抗,必须要用这样委曲求全的方式才能生存下来。直至今日,这样的策略可能也复制到了你的其他关系中;你自卑、恐惧、没有安全感;你害怕犯错、害怕失误后招致的打骂。

也许你没有发现,就算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那个武装的、恐惧的、受伤的小孩却一直在你心里,从未离开。

但就像信的一开始我说的那样,现在的你已是足够坚强的大人了,你不需要再像过去一样逆来顺受也可以活下来。你无须再自我质疑,反抗并不可耻,透过顶撞才能让爸爸知道,他不能再这样对你了,他也必须成长,知道你已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需要被尊重、需要被爱。

最后,想再次肯定你,尽管伤痕累累仍愿意不带着仇恨面对爸爸,而是保有真诚,能够诚实地面对那个紧张焦虑、像个傻子的自己,并且设法找寻出口。

如你所说,愿所有童年都被温柔以待;未曾被温柔以待的童年,如今,让我们用成熟的温柔抚慰带着伤痕的内在小孩。让他知道,如同冬天过去了我们会收起棉袄,轻盈地迎接春天,现在的我们也可以把那些如盔甲般坚硬的武装收起来了,让他看到,春天来了。

心理谘询师卢美妏敬上


图片|来源

谘询师回覆二 

您好!

你的来信已收到。虽然未见到你本人,但从你的字里行间也能体会到你的痛苦、悲伤、不易以及内心的挣扎和纠结。是啊,如果从小带给我们最多伤害的人同时也是我们最亲近,或是最渴望接近的人,那么,试问天下还有什么关系会比这更让人纠结呢?靠近父亲,意味着童年的创伤再次被唤起。完全远隔离或否认他,又意味着否认了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亲情,否认了自己和那个家的羁绊。这种既渴望和一个人亲近或得到他的认可,但又如此害怕靠近他的感受,是最让人无法面对和释怀的。

正因与父亲的关系让你如此难以处理,所以从你的来信中流露出的勇气才让我格外感动。这是一种面对自己的童年创伤,一种面对自己对父亲的愤怒和期望夹杂的纠结感情,一种面对世间最复杂的感受的勇气。

在你年幼时,也许你的痛苦没有被及时看到和见证,你也许无力保护自己。但是现在,你却在生活和成长中,慢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勇气、力量和资源。你有了自己的意识,开始去思考自己的痛苦从何而来,去处理自己的创伤,开始能够真正的代表自己对别人说“不”,能够在信中清晰的直面自己的过去,能够允许我这样一个陌生人见证你的痛苦。此刻,我彷佛看到一棵小树,虽然经历风雨,但仍然在顽强的成长。

现在,这棵小树不但长大了,而且还开始允许自己去思考父亲为何会如此的对待自己。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种成长啊,开始让自己从痛苦中能够适当的抽离出来,去看待给自己带来痛苦的那个人。一个人的成长和成熟,并不是指他/她不管遇到何事,想到何人都不会有情绪,而是指他/她能够面对和分清自己的爱与恨,期望与恐惧,快乐和悲伤,进而能够更有弹性的去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偶尔与父亲的冲突并不一定是坏事,如果你能从中更加了解引发了这些冲突的情绪和渴望,那么冲突也可以变成有用之物。(推荐阅读:童年的伤情绪都知道:让我们好好谈谈恐惧

正如你说的,愿所有童年都被温柔对待。我也想说,所有的成长和不易也应当被看到、被理解和被见证。你完成这封来信的此刻,你的勇气和力量也正在被你自己见证,你的痛苦也正在被你自己看到和心疼。虽然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亲人,无法决定我们人生之初一定能摸得一手好牌,但我起码们可以选择我们接下来的人生中如何去打好这手牌。

所以,非常期待看到未来的你越来越多的心疼自己,看到自己的勇气、力量和资源。如果可以,试着去想想这一路走来,有谁是真的爱你、心疼你的,你自己在成长中又获得了哪些属于自己的长处,哪些和父亲不一样的优点。虽然与你未曾谋面,但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

愿所有的痛苦都得到温柔的见证,愿所有的成长和勇气都得到肯定。

心理谘询师刘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