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那些在爱里挑三拣四的,或许都不是买货人,一边紧抓一边寻觅下一个恋情发生。

Disclaimer: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长大后的失恋比青春期的失恋还要难熬, 即使再好的朋友,拨出电话前一刻都会害怕打扰对方下班后的休息时间,打开手机电话簿滑上又滑下,最后只敢用传简讯的方式告诉姊妹淘自己刚分手的消息,来回安慰几句稍微缓和后,过没几个小时内心小剧场又会再度播放交往跟分手过程各种细节。终究想不明白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让自己落得这般伤心田地。

同事间也没有人会同情你而帮忙分担工作,最多一脸惋惜的拍拍你说好好照顾自己,该交的财报还是要做,该追的单还是要追,生活不会因一时的失意而停止前进。

为了不让自己一直在失恋的胡同里转,周末拉着艾莉去了一趟 Trader Joe’s 的红白酒专卖店,买了一打红酒,从有点酸涩感的 Malbec 到稍微温柔顺口的 Cabernet,装满整整两个大纸袋,每走一步都有酒瓶匡当匡当的碰撞声,让人满足。

“唉,你真的喝得完吗?”艾莉一脸担心。“喝的完,每天回到家简单煮了面,喝个半瓶,就会有点昏沉沉,很好睡。”我看着这些一瓶都不超过 20 块美金的红酒们,庆幸有他们的存在,陪我一起逃离失恋的伤心回圈。(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那些发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恋情

“你这个周末要干嘛?”艾莉问
“野餐。”我表情漠然、生无可恋的回答。

“野餐?!你自己去?!”艾莉从一脸担心转成惊讶。
“我同事 Lisa 看我失恋叫我明天去参加她跟另一个男生合办的野餐,说会有很多人来玩,让我去散心。”我再度生无可恋的回答。

Lisa 是曼哈顿亚裔圈里的人精,只要是在曼岛遇上四十岁以下的美国出生亚裔,有一半机率是 Lisa 的朋友,有八成机率会是她朋友的朋友,所以就算失恋让人再厌世,Lisa 邀请的任何活动我都会逼着自己出席。


图片|来源

野餐办在艳阳高照的星期六,各自从曼岛出发搭船到南边的 Governors 岛上的大公园,一望无际的小山坡跟草皮,Lisa 发了一棵树的照片还有两块大野餐布的画面给我当线索找到他们的聚集地。

好不容易找到会合点,马上就后悔自己厌世到没化妆没洗头就出门,因为现场至少有五位男生可以落点在我纽约男人小本本前十个百分点的群体内,有的斯文俊朗有的阳光黝黑,身高目测都能轻易拉得到地铁车厢内的顶环,但这一切 Lisa 事前都没有预告。

 

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些方便携带的小点心,围成两个大圈各自玩纸牌游戏。美国的纸牌游戏很多样化,就算英文讲得再好,不曾受过美国高中跟大学教育的人都会觉得很难理解纸卡代表的深意,一如老外很难学会玩狼人杀一样,所以每当轮到我出牌时都只能装笨傻笑带过,但其实是真的英文不够好。

游戏结束后 Lisa 靠近我:唉,你觉得 Brian 人怎么样?

即使 Lisa 交友广阔,但从不曾特别介绍任何一个男生给我,这听起来是头一回。

“不错啊,玩游戏反应很快又幽默风趣,长相讨喜又有在健身,体格看起来很棒。”

“那你觉得他跟 James 比起来如何?”

不对,这听起来不是要介绍男人给我的态势。

“James?你在开玩笑吗?光外型 James 就大输特输,但 James 性格体贴又懂得交际又在 Hedge Fund 工作,对你又好,各有各的好啦”

“是不是!我最近很烦恼不知道要选哪一个!你是不是也觉得很难选。”

“靠,我还以为你跟 James 确定在一起了耶,你们不都一起去过巴黎玩了吗?这个 Brian 又是怎么回事?”

“唉唷我还没答应 James 啦,现在还是在 dating 的阶段,当然还有机会跟其他男生出去啊,而且这个 Brian 是医生喔,刚刚在场坐你对面的男生在 Mckinsey 当分析师,隔壁另一个笑起来傻一点的在 Google 是网页工程师,你得好好把握多 Date 几个。”Lisa 说的一派轻松。


图片|来源

“我最近没有什么力气去约会,聊不到二十分钟我就会放空,根本撑不到上主菜,太痛苦了,到头来我只想把自己灌醉。不过那个 Brian,我根本看不出来他有在跟你约会的感觉啊,整个游戏过程他是他,你是你,如果你不讲,我绝对不会知道你们私底下有来往”

“Oh My God!哎你说得真好,我就是烦恼 Brian 没有打算跟我正式在一起,然后 James 还在逼我现在做决定。”看着眼前这个“宝宝好烦,可是宝宝不能说”的 Lisa,只想翻个大白眼。(推荐阅读:在暧昧之后: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爱我

“James 知道吗?”

“他知道我还是有跟其他男生出去约会啦,但细节我不会多说。”

才说完就听见玩飞盘的人在吆喝大夥加入,Lisa 便起身拉着我一起参加。我摆了摆手拒绝,玩游戏已经杀死我不少脑细胞了,想回家睡个午觉兼洗放了两个星期的脏衣服。

在回程的船上,望着曼岛下城的天际线,想起祖耀曾经说过:我爸说,嫌货都是买货人,所以我现在挑你这些小毛病,到头来还是会娶你回家的。当下我并没有表示认同,只回了:如果你有真的要娶我再说吧。

但实际上流转在现代都会爱情里的这几年,每每遇见会嫌的都是真的不想买的人,一如 Lisa 对 James 说不出口的嫌弃,Brian 对 Lisa 的若即若离,其实都是在利用假装考虑的时间寻觅更新更好的货色,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