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的性别快讯,最近网路上出现 #DropTheB 的讨论,对双性恋者提出自我性别认同的疑虑,恶意的挑衅文宣,其实无助于社会对于 LGBTQIA 的包容与多元性。

一个在西方国家着名的匿名性论坛 4chan ,这个与日本着名的 5ch(前名为 2ch)相似的杂食匿名论坛里,在 2018 年 6 月 8 日时,突然有名使用者发了一则讯息:

扩散 #DropTheB 到所有的社群媒体网站吧。

要丢弃的 B 是什么呢?是同志族群 LGBTQIA 里头的 B: Bisexuality,也就是双性恋者,接着开始有人跟着回应:

让这个成真吧,这场战役将会是美好的。

长久以来,双性恋者一直都遇到难以言喻的困境,多数异性恋朋友会质问:“你/妳不是可以跟异性交往吗?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双性恋?”,而有些同性恋朋友则是会问着:“你/妳是双性恋啊!总有一天会跟异性结婚的吧。”又或者是“你/妳都已经跟同性伴侣在一起那么久了,应该不是双性恋了吧?”(推荐阅读:双性恋女生的告白:世上不只一男一女一夫一妻


 图片|来源

但是其实不一样,对于双性恋者而言,简单来说,双性恋者虽然可以喜欢男或女,但并不代表:

1. 可以任意花心的因为喜欢另一个性别而甩掉现在的伴侣:那个人只是花心,跟是双性恋并无特别关联。

2. 可以同时跟两种性别的人交往:多数的双性恋者在跟伴侣交往就是认定这个人才会选择跟现在的伴侣交往,而且上帝给每个人很平等的 24 小时。

3. 最后:不,跟同一个性别的人交往久了并不会否定掉自己内心的认同。

每年六月是所谓的同志骄傲月(Pride Month),当世界各地的 LGBTQIA 族群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勇敢做自己时,这类恶意的挑衅文宣(troll)在这个时间点挑明 #DropTheB,除了无助于社会对于 LGBTQIA 的包容与多元性,更让同志内部族群对于彼此之间的自我性别认同近乎恶意的被搬上台面。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同志骄傲月

Pride Month

1969 年 6 月 28 日,美国纽约着名酒吧 Stonewall 因为顾客不满纽约警方对同志族群者针对性盘查,当日于店内发起抗议事件与暴动,在事件暂告一段落后,长期被压抑的同志族群决定在隔年六月开始发起游行抗议,逐渐扩散到世界各地,每年的六月被视为同志骄傲月,至今,纽约游行仍固定于每年六月最后一个星期日。

参考资料:Wiki, Bustle

目前看到对于 #DropTheB 这样挑衅式的活动并不若预期般的成功,除了原先起始人后续的回应里摆明就是要挑衅被抓到:

“是的,如果这成了并且我们扩散的够广,死玻璃们(fags)将开始抵制彼此然后就会开战啦~”当这段话一出的时候,在各大社群网站上的反应倒是蛮一面性的抵制这个行动。(推荐阅读:Yep, I’m Gay! 饥饿游戏童星:身为同性恋,让我拥有理解爱的能力

“我,封锁每个支持 #DropTheB 的人。(封锁图)”

“#DropTheB 是恐同的胡扯。双性恋者已经受够来自同性社群的偏见,现在要踢出我们只因为有些人要不经大脑的跟着学舌 #proudbisexual #theBstays”

台湾呢?

在台湾,对于双性恋的仍旧存在一团迷思,一直到 2007 年台湾才在一群有共同想法的人成立了第一个双性恋为主的社群组织 Bi the Way・拜坊 ,10 年多过去,筚路蓝缕却依旧艰辛。除面对到每个同志社群会有的人力短缺问题外,不可讳言特别在有些同志活动里,仍会面临到被夺走发语权的情况。先前有中正大学学生在旁侧拍完成一部难得的纪录片《铁兔子》记录这一切:

Diversity is strength,希望同志族群内部的包容与尊重多元能不被这个恶意的攻讦因而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