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粤剧演员 Man,她在最辉煌的演艺时光退下来,蓦然回首,她感恩人生 30 的低谷,造就了她更丰盛的人生下半场。

摄影/陈嘉元、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工作室内,造型及化妆师 Man 由一群学生帮忙穿上粤剧戏服。“拉上一点点。”、“前后调转了!”、“不行,再来过。”声线沉稳,说话干脆有力。再看照片上带着文武生妆容的她,轮廓分明,气宇轩昂,如未见真人,说她是个男儿身,没半点疑惑。

“我从没当自己是女人。”

舞台上她是个演活男角的潇郎(艺名),从不服粤剧界的生存潜规则;现实中是个会为小女生出头的大家姐,年少得志,风光近十年却在 30 大关一铺清袋,人在低谷仍咬紧内心的傲骨。做人有骨气自然要牺牲,不怕路难行?她抛下一句:“我的人生本来就崎岖,又何妨?”


身形高挑,轮廓分明,气宇轩昂,Man 很快便被看中当上文武生。

有关注婚嫁造型或留意灵数占卜的人,也许会认识Man,她是一位婚礼造型及化妆师,同时钻研生命灵数。擅长将中式美学融入新娘造型;亦敏感生命的觉知,相信人生使命,一切跟她的历炼有关。她原是学戏出身,自言人生路崎岖,其实年少时本平步青云。自 6 岁参与学校表演《紫钗记》后,迷上粤剧,由学生班起步,就被看中当文武生,到不同慈善机构、活动,出演众多剧目的主角,以为是跃身职业班的优厚条件,然而,初踏门槛,却因行内的丑陋一面而却步。

初入职业班,要由低做起,完全不被尊重,像狗一样被呼喝,大家同是演员,都有阿妈生,为何小角色就要被人“问候”?

感谢当时的嚣张:我靠努力上位

“初入职业班,要由低做起,完全不被尊重,像狗一样被呼喝,大家同是演员,都有阿妈生,为何小角色就要被人‘问候’?”最叫人难耐的,是涉及名利关系的潜规则。“10 岁出头,一位行家说有机会给我出演一角,但前提要买一套戏服,当时母亲拒绝,最后角色落入一位愿意购买该戏服的太子女身上,我不知角色机会跟买戏服有没有关系,但令我发现原来选角不只靠能力!”也许这不只是粤剧界的文化,而是社会的缩影,在各行各业都有可能遇见不是由能力衡量的工作机会,然而,我们还会执着于自我追求吗?

带着文武生妆容及造型的 Man,轮廓分明,气宇轩昂,活像男儿身

我没有家底,不想行到某一步为上位而牺牲自己,否则老来会觉得自己肮脏。

从演粤剧就要练好基本功,有实力才对得住艺术,是Man最敬爱的曾玉女老师所教导。所以她对自己与同行都甚有要求,会品评演员,认为“做得好”是应该的,她自言为人嚣张,也多得她的嚣张:“16 岁那年,一位行家说有意捧我当明星,当时一副嚣张的姿态想:我何需靠你?我有实力,可以靠自己!”回想起来,要是当天妥协,也许今天就是明星,然而她没有后悔:“若我就此成名,必定更嚣张,看不起别人,成为了行内我讨厌的那类人。我没有家底,不想行到某一步为上位而牺牲自己,否则老来会觉得自己肮脏,宁可靠努力,干干净净的爬上去,问心无愧。”就是一点嚣张与傲骨,她安守在学生班,选择截然不同的路。(推荐阅读:她就是红花!独家专访林美秀:六十几岁我都还要演戏

看到跟我同时被检控的女生在旁喊着要死,难道我就要跟她一起呼天抢地吗?


30 岁,Man 起了戏剧性的改变,人生直插谷底,更毅然挂靴,直言是人生破产。

那时我收起本来的名牌银包,到女人街买来一个超人 bb 银包,寓意自己要由婴儿开始,重新再来。

人生往后的日子,我不想眼泪再因后悔而流。

人生滑铁卢 由月入十数万到月薪三千

没有将演艺成为事业,Man 在屈臣氏的美容专柜当销售员,是她最风光又最迷失的日子。“当时 20 来岁,别人一般月薪几千至万头,我却有十数万,有车有楼。是同事们的大家姐,月月跑数压力大,每天下班就带她们饮酒沟仔,生活奢侈,亦渐渐被金钱冲昏了对粤剧的热情。”直到30岁,起了戏剧性的改变,人生直插谷底,更毅然挂靴。“那时迫不得以,我惹上官非,要宣布破产,酒肉朋友鸡飞狗走,为避开财务公司追数,每3个月便搬家一次,居无定所,进入极不安稳的生活状态,连律师都说我很有可能被判入狱,人生彻底破产,倾刻间尽失所有。”(推荐阅读:人生不怕失败,只要你有再来一次的勇气

身边人对她说:“你没有自杀真是奇迹!”她说:“看到跟我同时被检控的女生在旁喊着要死,难道我就要跟她一起呼天抢地吗?”对她来说,这是人生重要的一课,“当时同行大多都习以为常跟那不明文的方式做事,但大家都不知道是犯法的。当人在谷底,视野更清晰,对人生彻底改观,谨守所有灰色地带都碰不得,做人更要顶天立地,要有傲骨。上天跟我玩到那么大,相信是要给我人生使命。”其后遇到的学生、朋友,她都分享此事,勉励人做事要对得天地良心。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站起来,没埋怨、没投靠谁,再潦倒的日子,也硬着头皮熬过。

最终顺利渡过官非一事,Man 从零开始,当时番开报纸,看到一份月薪 $3,000 的工作便应征,从此投身了婚嫁行业,学新娘化妆。“那时我收起本来的名牌银包,到女人街买来一个超人bb银包,寓意自己要由婴儿开始,重新再来。”


阔别粤剧十多年,Man 为重踏台板,密锣紧鼓的练习。


学粤剧,先要学化粤剧妆容,中国美学亦成了 Man 设计新娘造型的灵感。

重拾粤剧梦 眼泪不再因后悔而流

十多年过去,Man 建立了化妆事业,有自己的团队,“用化妆为一个女人在人生重要时刻锦上添花,是圆满他人的美事。”那种美不在于外表精致,而是由衷的富足。赚得来的钱,不再奢华挥霍,勒紧裤头,也要利益众生,今年她自资 6 位数字,重练粤剧功架、减肥,为与名令陈咏仪于4月合演一台戏,此举既为慈善,更是报答师恩。“我知道老师与妈妈都很想见我再踏舞台,演出一场好戏,人生往后的日子,我不想眼泪再因后悔而流,是要为爱而流。”

有人说,Man 在最辉煌的演艺时光退下来是一种可惜,然而,蓦然回首,她感恩人生 30 的低谷,造就更丰盛的下半场。

“10 几岁为玩而活,20 几岁为搵钱而活,30 几岁为生存而活,40 几岁为甚么而活?”人生总是充满一场又一场的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