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馥阁空间设计黄铃芳,她从专业护理师到成为获奖空间设计师,转换人生道路这条路,只要开始,就永远不嫌晚。


 图|作者提供

在 2017 年春天的时候,透过慕尼黑的社交圈认识了来自台湾的空间设计公司“馥阁设计”,设计团队到慕尼黑参加 IF 设计奖颁奖典礼上台领取金奖,需要一位摄影师随行记录全程;也因为如此,认识了这场采访的主角,设计师黄铃芳,她同时也是“馥阁设计”的主导人。典礼前一天他们刚刚抵达慕尼黑,天还飘着小雨,我与设计团队在市中心碰面,确认他们希望拍摄的细节与需求;同时介绍本地熟识的发型师与彩妆师给铃芳,以便隔天上台领奖时可以呈现最好的一面。

铃芳留着及肩的学生头,说话客气很有礼貌,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眯的,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富有亲切感。我们在颁奖典礼中场休息时到场外喝水,聊到台湾与德国两地之间空间设计环境与风格的差异、彼此的工作与生活;还有,两人都是孩子的妈,话题也愈加丰富,让我们慢慢开始熟络。令人讶异的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她,空间设计是半途才开启的事业,在这之前则是在癌症专科担任护理师。铃芳中庸的个性却有着冲击极大的故事背景,让我留下深刻印象,心里一直挂念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再深入聊聊她人生的转折与转换跑道的经过。于是,这次回台湾前事先写信给她,希望有机会与她做访谈。


图|作者提供

铃芳老家在台东,十九岁的时候和姐姐到台北工作、一起生活。学校毕业后依着母亲的期盼,选择成为护理师,在和信医院癌症专科工作。那时候护理师是份在各方面来说都很体面、令人满意的职业,虽然工作时间不固定,不过薪水高、有保障,是不少女生以及家长都中意的职业选择。

和信医院的制度好,医生群与护理师间配合度融洽,同事们的情谊也紧密。在同一个专科里的伙伴往往下班之后,都还是会自发性留在工作岗位和同事们把工作顺利收尾,才结束轮班时段,每个人都可以体会到牵系着彼此的革命情感。护理师的职历对铃芳来说,是段特殊的人生经历;那时候的同事、认识的伙伴甚至都成为她现在设计工作的客源之一。(推荐阅读:用设计记忆一个年代!台湾第一位商业设计师:颜水龙

不过,在癌症专科里每天面对生老病死的场面让铃芳在情绪上始终有份抹不去的低沈压力。生老病死等事件无关职业、年龄、富有程度与教育高低,我们无法主导掌控、改变。前些时段才送进医院的病患,没有多久便进入生命倒数期;平时只能在报章杂志上看到的名人面孔,换上了病患的衣服,在健康与生命中依旧没有特权。

另一方面,在医院工作升迁的发展空间并没有铃芳一开始想的那么宽广,除了累积年资之外,在深入学习、与更深层次研究的机会其实不多。同时,医职人员生活作息与大多数人都不同,社交圈有限,很多同事在感情上是与医院工作者交往发展,相同职场的就业者可以体谅轮班的辛苦,同时生活交集也比较多。

二十四岁时的铃芳问了自己一句话:“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如果不是,那该怎么开始另一段生活。”


图|作者提供


图|作者提供

为什么是空间设计呢?我很好奇。属于艺术创作类型的空间设计是在铃芳求学过程中未曾接触的,决定中途转业方向时的关键点是什么?

“国小家政课时老师要我们画一张空间设计图;在报纸上找到一个建设公司刊登广告的平面图后,我把它剪下来依样画葫芦、然后又添加其它自己的构想。这个作业让我全心投入创作,事后留下的记忆也很深刻,很喜欢那时候画图的手感。后来升学的时候依照母亲的希望填选志愿成为护理师,才放弃了艺术创作的选择。”

离开护理师的工作后,铃芳报名坊间“室内设计创业补习班”课程,是由设计业界同样拥有转业背景的设计师开设的。在短短时间之内,大量密集学习关于空间概念、手绘制图、人体工学与法规等基础课程,以及授课设计师在增加招揽客源上的经验与应用。面对这段学习的过程,铃芳打开心胸不抱有成见,全盘接收资讯。

就这样递了辞职信难道不担心生计上的问题?“当然,我计算担任护职期间所累积的积蓄,给自己两年时间闯荡;另外在补习班学习的空档同时间兼职可以保有收入的工作,让存款不会消耗得太快。离开医院之前,护士长也给了信心加持,如果两年时间不能达成自己转职的志向,她很欢迎我重回护职。”铃芳兼职的工作内容也不光是以收入为主,一方面以自己的专职在诊所打工、在学校当校护,也陆续在家饰品批发店、美妆直销等不同型态的岗位工作。(推荐阅读:给自己的一封离职信:别让你的生活价值,被工作绑架

家饰品的工作内容让她对于现在设计规划案件之后拍摄作品集、甚至是想着在空间设计公司主轴外另外开设家饰品店,都有更进一步的幕后瞭解,方便安排与租借或是购买。而利用美妆直销的机会,甚至让自己考了医美执照,如果转业不成功,可以再利用手上拥有的护理师与医美执照从事相关的行业,在职场上也多了一份保障。“这是自我提升的机会。”铃芳是这么说的。

坐在对面的她悠悠说着那段努力的过程,而我却瞠目结舌打从内心佩服。在她低调的态度与个性背后,这趟转职计画从来就不是冲动的决策或是意气用事,而是有着强大规划筹备与未雨绸缪的行动、执行力。


图|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上图图说:Multi-function with Balance,由 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不过,有件事是我在补习班从来没有想过,而且是在结业开始投入市场之后才发现问题所在。”设计制图与绘图语汇是所有空间设计与建筑系学生都必须学习的最基本知识,在所有设计案中皆以设计图为主当作沟通,口说无凭;而铃芳跟着补习班老师学习手绘制图,其实是跟不上时代演变的,因为大约从二十五年前开始,所有设计、建筑公司开始慢慢地以高效率、修改容易的电脑制图输出取代手工绘图。

只懂手工制图,对电脑软体、指令与操作方式完全不熟悉的铃芳在进入就业市场之后屡受挫折,后来在一位业界前辈的帮助下密集指导授课,才让铃芳以工读生助理的身份进入一家事物所实习。那时候距离她离开护职已经半年多时间,也才让她体会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从补习班结业只是这一番历程的初始而已。

工读生助理无法满足铃芳学习的欲望,于是另外在家俱公司的设计部就职,与工作团队同进出,很快地学习掌握设计案的流程。另外,铃芳则利用电视节目来训练与客户间应对的流畅度与取得对方的信任。早期,台湾电视节目流行居家空间收纳改造单元,主持人带着摄影机到民宅针对居家空间问题提出改善办法,改造前后的节目效果让收视率一直很好,因此那段时间一般民众对于空间设计的风格认知与观念都是透过电视节目来养成。铃芳就着电视节目学习话术,瞭解最新的风格与改造手法,与客户对话时便无形间增加许多交流沟通的机会与自信。


图|作者提供


图|作者提供

另外,铃芳提到,求职时应该尽量把自己放低。以她的经验,投递履历面试时大多不把“自己的能力”说满,一旦强调自己的技能与专长,老板或上司便直觉性地把这个员工“分类”放到“合适”的职位上;这样一来的确是学有所用,不过另一方面来说,自己在这个环境中学习的机会也被限制。

过去在设计界求职时,铃芳只大约透露比较擅长或是有兴趣的大项,进入职场后先观察团队间个体的互动与运作情况,然后才在适当的时机表达自己的专长。这样一来,虽然工作内容在刚开始的时候比较繁杂,不过却可以学到许多细琐、环环相扣的关键细节,也更容易掌握整个工作流程。

接到第一个案子后,懂得沟通与生意道理的铃芳邀请了另一位伙伴合作,由铃芳出面与客户谈案件签约带回设计资讯,再转交令一位设计师制图监工。设计案完成之后,也懂得投资,邀请摄影师拍摄作品集整理成册当成日后与客户开会时的应用资源。

甚至,在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已经承租下台北市一层办公楼面,以“共享办公室”的观念分租给设计、艺术创作者以降低租金压力。接着,与合夥人一起成立设计公司,开始了铃芳半途转职的设计生涯。现在,进入空间设计业已经十六年的她,拥有自己独立的公司,正一步步强大设计团队,迈向更稳定成熟的设计生涯。(推荐阅读:大女子房间设计师:直击徐景亭的设计梦和生活体察


图|由 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靠近艺术的另一种方式 A New Way to Experience Art,由 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图|由 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上图图说:优雅的行板 Elegant Andante,由 FUGE 馥阁设计整合有限公司设计、提供图片。

在每个设计师都强调独特的设计风格时,铃芳怎么看待现在台湾空间设计的趋势与自己的诠释?“这阵子刚好与新的空间摄影师配合拍摄作品集,也重新检视过去这些年来的设计案,我发现自己很少有固定的风格或是手法。与其谈论风格,我更看重每个业主的生活方式与因应而生的机能需求,然后针对问题寻找合适的材料与提出解决方法才是关键。”

铃芳尤其擅长塑造小空间里宽敞的设计感,尤其是融入生活机能与动线之后给予居住者的温度与舒适感。“当业主给一笔预算,我总是想方设法提供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设计成果,不管是在空间使用度或是视觉价值上,让居住的人感到物超所值。”

从第一次在慕尼黑因为记录IF领奖过程而结识铃芳,一直到现在,她坐在馥阁设计开放型会议室里,她的眼神与应答态度始终诚恳, 我想,这份心意是因为珍惜现在所拥有而透露出的谨慎。

透过网路资讯,我们每天可以读到许多激励人心的故事与话语,每个人都鼓励我们打造真心喜欢的生活方式与环境,但是当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的时候我们往往不再勇敢、找了许多藉口搪塞机会,提供了所有可能性却让自己还在原地踏步。或许铃芳人生转折的过程可以给我们不同的激励,在那个还只靠拨接上网、只凭自己一份意志力推着自己向前的时候,奋不顾身指的是完全不给自己退路与藉口。

诚如铃芳所说:“做就对了,不可能没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