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性别快讯,细看日本相扑千年以来的性别歧视传统,日本女子业余相扑队期盼透过自身参与,改善相扑禁止女性参赛之禁令。

相扑,是日本持续千年的国粹运动,完美呈现力与美之结合,然而,此项运动因禁止女性参赛的传统规定,始终遭大众议论。

根据《BBC》报导,日本英文报章《日本时报》(Japan Times)前专栏作家布克顿(Mark Buckton)表示,相扑运动与日本神道宗教有关。

“在日本,相扑并不被视为一项运动,”布克顿表示:“它在日本国民的集体心理中有更丰富的含义。”传统在相扑赛事前,大会会在土俵中央划个洞,由神道祭司放入坚果、鱿鱼、海带及清酒埋起来。相扑手会轮流抬起脚大力踏下,驱赶恶灵。

“土俵被视为神道思想中的圣域。”布克顿说。

因此,过去传统上日本神道宗教认为有月事来潮的女性为“不洁”,不允许女性踏上土俵。布克顿解释,任何血液均视为对土俵的玷污,若相扑手在土俵上受伤流血,大会也会以盐洒上作“净化”。(推荐阅读:为你选书|《月经不平等》从古至今,女人的月经都是禁忌

在世界各地,女性均可参与业余的相扑比赛,但不能在东京的正式相扑赛场进行相扑,也不能参与正式的相扑联赛。


图片|来源

女性不得上土俵进行急救、致词,相扑协会:“请尊重传统”

过去,日本相扑圈亦有许多事件,引发性别歧视争议,备受抨击的日本相扑协会(Japan Sumo Association)承诺检讨“仅限男性”进入擂台的规定,但检讨结果仍待公布。

其中一起事件为,2018 年 4 月,早前京都府舞鹤市一场相扑赛事上,舞鹤市长多多见良三在“土俵”(相扑擂台)上,于致辞期间中风昏倒,一名女医护人员立刻上前为其急救,却多次遭裁判透过广播,要求离场。在女救护人员离开后,相扑官员疑似有洒盐净化的举动。

相扑官员事后解释,洒盐净化之举并非因女子曾踏入场内,而是比赛前都会进行的传统仪式。

尽管如此,裁判公开广播,驱赶女救护员的行为,使日本相扑协会遭到了广大批评,协会主席八角信芳就此“不当行为”公开致歉。


图片|来源

但在数日后,协会又因为拒絶一名女性市长进入土俵,再获炮轰。协会在兵库县宝冢市举办示范赛,身为女性的宝冢市市长中川智子,询问能否在赛前上土俵致辞,却获回覆“请尊重传统”。

“女市长也是人,”中川智子最后只能在土俵外围致词:“因为我是女性就不可在土俵上致辞,我感到愤慨。”

以上引起性别争议之事件,不仅使相扑圈受到议论,还被视为日本女性待遇的隐喻,在全球性别平等和女性参政权表现不佳。过去相扑也因传统厌女概念,仅是专属男性之运动,无缘成为奥运的竞赛项目。(推荐阅读:从女性职场地位,看日本距离性别平权的路有多远

相扑适合每个人:近身观看女性相扑比赛,那使人振奋

根据《The Guardian》报导,近日, 朝日大学女子相扑队释出八名女相扑选手之合影照片,引外界关注,再次引起相扑的性别争议探讨。

日本西部宝冢市市长 Tomoko Nakagawa ,向日本相扑协会请愿“解除女性禁赛之禁令”,可惜并未成功。她对法新社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只有相扑世界拒绝改变、甚至倒退。”


图片来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这项运动与性别歧视的斗争,同样困扰着女相扑选手奥村,她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练习相扑,“相扑不应该被认为是男性和女性的运动”,上个月在 64-80kg 类别的国际女子相扑锦标赛上获得亚军的奥村表示,“我能够与男性一起训练,我绝对受益匪浅,在这过程中我不觉得他们看不起我和其他女性。若女性被允许在正式比赛与他们竞争,我依旧能发挥属于我的实力。”

朝日大日相扑俱乐部于八年前成立的,现在是日本大学六个女子相扑俱乐部之一。“有些人仍很难接受女性相扑这个想法,但我从来不觉得女性相扑有什么好奇怪的,”该俱乐部经理 Shigeto Takahashi 说,她过去执教 35 年女子摔跤运动员。“唯一真正的区别是,女性在肩膀受伤时必须小心一些,亦不允许穿任何衬垫。”


图片来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图片来源|Laura Liverani for the Guardian

朝日大学健康与体育科学系副教授,该俱乐部副经理松井芳织表示,业余相扑缺乏女性教练为女孩和年轻女性提供指导的建议。她说:“我遇到的一些人,甚至惊讶于有国际性的女性相扑比赛。我们需要有个更协调、一致的方法,宣传女性相扑的高明与光辉。近身观看女性相扑比赛,是很令人振奋的事。”

摔跤选手 Minayo Nishimoto 也表示,“我明白,土俵被认为是神圣的,但无论如何看待,这项对女性的传统禁令都是种性别歧视,”她说,“但这项禁令是让我更坚定努力,朝成为日本顶尖女相扑选手迈进的动力。”期待透过媒体、女性投身相扑界的力量,有昭一日改善日本民族体育运动的性别歧视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