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梦境其实与你的心理状态有很大的关系吗?反覆梦见相同的梦,或是梦见被追赶代表着什么意义?透过今天这篇文章告诉你!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你平时做梦吗?你梦见的是日常琐事,还是各类奇思妙想?你会不会总是做同一个梦?梦的内容对我们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真的能预知未来吗?

关于梦,有太多问题可供讨论。即便当前的科学水平比起从前已足够发达,梦依然在人们心中保持着神秘。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梦”。

事实是,每个人都做梦。

只是有些人能记得,而有些人想不起来。

我们睡觉的时候,看似闭上的眼睛,其实不是完全不动的。我们的眼球在睡眠中有时会快速转动。这被称为是睡眠的“快速眼动期” (REM 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通过对人在睡觉时的脑电图进行分析,睡眠可被划分为 REM 睡眠和非 REM 睡眠(non-REM sleep)。人睡觉时,不同阶段的睡眠进行着周期性变化。


(睡眠图,from Wikipedia)

做梦与 REM 睡眠有着紧密的关联。心理学家 Aserinsky 和 Kleitman (1953)曾对此做过研究。在 REM 睡眠期间,被试共被叫醒 27 人,其中有 20 人能​​详细讲述自己的梦境,其余的 7 人次虽无法回忆梦的内容,但能感觉在做梦。

而在非 REM 睡眠期间,被叫醒的 23 人,其中 19 人说自己没做梦,其余 4 人也只能模糊地感觉好像在做梦,同时无法描述梦的内容。

为什么我总是记不住自己的梦?

你能否记住自己的梦,很大程度就取决于你在睡眠的哪个阶段醒来。

如果你作息规律,又总是在非 REM 睡眠阶段醒来,那么你很少会记得自己的梦,甚至觉得自己从不做梦。

而如果你在 REM 睡眠期间醒来,你往往能记住一个生动精彩的梦。因为 REM 阶段在夜间也会出现数次,那些在半夜容易醒来的人更容易记住自己的梦。我们也都经历过,半夜醒了,跟自己说一定要记住这么精彩的梦,而在早晨醒来时仍然完全遗忘了。这就是因为最终睡醒时,你不在快速眼动期(Eichenlaub,2014)。(推荐阅读:心理学读梦:剖析梦境,挖掘你生命里隐藏的伤口

而即便醒来时知道自己刚做了梦,也能清楚地想起梦的内容,人们仍然会很快忘记它。研究发现,在做梦后 5 分钟,人们就会忘记接近一半的内容,再过 5 分钟人们会忘记 90% 的内容。如果你做了一个美梦,又不愿忘记它,醒来时就赶紧将它写下来吧(Nichols,2017)。


图片|来源

“鬼压床”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 REM 睡眠阶段,运动神经元处于被抑制的状态,控制姿势的主要肌肉保持在松弛状态,身体近乎瘫痪。

这个状态有个好处,就是阻止我们将梦里的行为真的做出来。不然的话,我们会随着梦境在床上踢来打去,很容易对自己和身旁的人造成伤害。

而有些人患有 REM 行为障碍,无法良好地抑制运动神经,容易在睡觉时剧烈运动,比如踢腿、叫喊或甩动手臂,这种情况多见于老年人,这与他们的大脑机能的衰退也有关(Kalat,2009)。

与此相关的还有另一种被神秘化的现象,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鬼压床就是人们觉得明明醒了却像被鬼压在了床上一样,完全动不了,觉得好害怕。

鬼压床的学名,其实是睡眠瘫痪(sleep paralysis)。处在睡眠瘫痪的人,感觉自己醒着但全身无法动弹,也无法发出声音,还可能出现幻觉,为此惊恐万分。

这种现像被认为与 REM 睡眠的失调有关。当人的意识从睡眠状态浮出,但运动神经元仍然处于抑制状态,人就会出现“明明觉得自己已经醒了,身体却完全动不了”的情况——这就是睡眠瘫痪。

“鬼压床”一般出现几秒至数分钟,这种状态常常与高度焦虑、时差或缺乏睡眠有关(Davis,2017)。

做梦对记忆特别重要,如果你突击考试背书,一定要留时间给睡觉和做梦。

有时,我们会察觉梦中出现了最近见到的人、体验的事,有时是前一天前,有时是几天前。

记忆专家认为,海马体会筛选一些前几天的事,将之从近期记忆巩固为长期记忆,还会将一些记忆内容转移到大脑皮层,将之转化为永久记忆。而在这个记忆存储的过程中,做梦会帮助记忆内容的迁移,有助于我们永久记忆的形成(Nichols,2017)。

如果不让人做梦,会怎么样?

心理学家还做了一个残忍的实验。他们尝试在人们每个 REM 睡眠阶段开始时,就将人唤醒。

Aserinsky 和 Kleitman 发现,连续几夜被剥夺 REM 睡眠的人会有焦虑、烦躁和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现。

而一旦让他们恢复睡眠,REM 睡眠会比之前有显着的延长。他们会开始猛地做梦,对之前的剥夺进行补偿,这被称作 REM 反弹。也就是说,做梦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必需品。

有句俗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研究发现,梦的内容与我们压抑某些不情愿的想法(失业、争吵、亲友生病或去世等)有紧密联系,那些在睡前要求思考这些想法的人,更容易做与此相关的梦,也倾向于做令人痛苦的梦(Nichols,2017)。

关于梦如何反映现实生活,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的解梦大全。在网上搜一下“解梦”,我们就能看到各类各样的说法,有些还互相矛盾。

心理学家 Clyde Ward(1961)将梦的主题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梦与人际冲突有关,比如被追赶、坠落等;第二类梦与性冲动有关,比如性经历,吃美食、捡到钱等;第三类梦与超我焦虑有关,比如裸体、考试失败、迟到、穿着不当等。

即便梦的内容千奇百怪,但实际上有许多反覆出现的主题,这些主题甚至是跨文化和地区的。

Jalees Rehman (2015)对比了三项有关梦境主题的研究,参与者分别是中国大学生、德国大学生和加拿大大学生,三个群体的梦境主题高度重合,其中有 8 个梦境,在三个国家的学生中,出现率都排在前十位,分别是:1.被追逐;2.坠落;3.迟到;4.飞翔;5.性经历;6.考试失败;7.活人去世;8.学校、老师、学习。(推荐阅读:【心理测验】找回生活的流动感!测验你最近的压力指数

这些梦有什么明确的意义很难说明。即便是一个娴熟的解梦师,也要结合梦境的具体内细节、做梦者的当前状态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我们选了 4 个主题给出一些意义说明,仅供大家参考:

1. 被追逐:这可能预示你在生活中正面临某些困难,但你不知道如何应对,所以害怕、焦虑想要逃避。

如果追逐你的是动物,这可能说明你正在躲避自己的某些激烈情绪,比如愤怒;如果追逐者是神秘的陌生人,这可能代指一些童年经历或过去的创伤。这样的梦也可能有积极意义,它说明我们需要面对一些被我们忽视的东西(Cherry,2018)。

2. 春梦(性经历):梦中的性很少是关于性本身的。大部分时候,梦中的性与身体的结合无关,而是关乎心理层面上的结合。

如果你梦见自己与另一个人发生性关系,这可能说明你期望与这个人建立精神上的连接,或者你希望自己能拥有这个人身上某些特定的品质。当你做了春梦,睡醒后可以想想,这个人身上最突出的三个特点,或许这些品质正是你所渴望的。

3. 飞翔:飞翔的梦常常与我们生活的愉悦、高兴有关。

可能是因为我们能够完成设定的目标,感觉自己充满力量,或是我们从之前疲惫、重负的状态解脱出来(Gonzales,2016) 。但如果你在梦中飞得很艰难,可能说明你对自己缺少信心,或是生活中有某些人或事在阻碍你前进。

4. 坠落:如果你梦见坠落,并为此感到害怕,这预示着不安与焦虑。

你可能在某件事情上失败了或遇到巨大挫折,梦在释放你没能达到预期所积压的感受。如果你高兴地坠落,这可能说明你并不害怕改变,并决定拥抱生活的变化 (Atherton,2017)。


图片|来源

还有些人可能会疑惑,为什么他们总是做噩梦,有时还是同一个噩梦?

噩梦最常引发的情绪是害怕与紧张,很多人会从梦里惊醒。噩梦的发生,往往与做梦者当时所处的高压状态有关,诱因包括压力、恐惧、创伤、情感问题、疾病、药物使用等等。

同一个梦反覆出现有一个解释是“危险模仿理论”。根据这个理论,梦是一种古老的生物防御机制,目的在于反覆地模仿可能发生的危险事件,为了让人在醒来的生活中对危险有所准备。

所以,如果你频繁地做同一个梦,很有可能是因为你生活中有某个危害源持续存在,一直让你感到不安( Nichols,2017)。

说起梦的解析,我们无法绕开弗洛伊德。在他看来,梦因人的愿望而起,梦境便是现实愿望的过程。

然而,我们知道很多梦稀奇古怪,根本无法将之理解为一个逻辑通畅的事件,更好像难与“愿望的达成”相联系。

对此,弗洛伊德有他的解释。弗洛伊德将梦分为两类:

第一类的梦是愿望简单的达成,典型代表是儿童的梦。这些梦一般比较短暂、清晰,容易理解,只要问问一个儿童最近的生活与想法,就能找到合理的解释。

弗洛伊德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个三岁零三个月大的女孩第一次坐船去湖上,临下船时不愿离开,放声大哭。在她看来,这次游船之旅是在是太短暂了。第二天,她说:昨晚我又去坐船了。不难猜测,梦中这段旅程肯定更久。”

第二类的梦是愿望经过改装后的达成,很难直接辨识。因为做梦者本身对其愿望有所顾虑,只得以不直接的方式进行表达。于是潜意识给梦化了妆,以至于看起来扑朔迷离。

弗洛伊德认为,梦中的愿望实际上是人的各种本能冲动。这些冲动所触发的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可能从道德、美学等角度看来是丑陋肮脏、有失体统的,我们才会用各种变通的方式,去在梦中表达和自己的愿望。(推荐阅读:525 我爱我有勇气节|练习在阴影与恐惧里温柔呼吸

弗洛伊德认为,如果我们去回想自己的梦境,然后自由联想,问问自己这个梦的某个细节让自己想到了什么——哪怕看起来是毫无逻辑的,只是去追问那一刻头脑中出现了什么,可能就能找到一些解梦的线索。

很多人对弗洛伊德的解梦方式非常不满,感觉他过分强调潜意识中的原始冲动,似乎每个人在梦里都成了用心险恶的坏人。

弗洛伊德认为这种说法是对精神分析的不公待遇。他说:“精神分析只是证明了柏拉图的一句话:好人做梦,坏人作恶。”好人也会有潜意识中“不好”的欲望和愿望,然后他们通过幻想或者做梦释放。只有付诸行动的,才是坏人。

了解这些后,你可能发现,梦的神秘色彩依然没有完全消失。梦将我们当前生活的某些时刻、记忆深处的某些碎片带入自身,但它为什么选择这些素材,却舍弃了其他素材?

比如说,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反覆做三个梦。

一个是“掉牙”,是儿时的梦。小时候我在很多年里反覆梦到自己满口的牙齿都掉了,既没有鲜血也没有疼痛感。

第二个是迷路,我经常梦到自己在前往某个地方的路上,通常是回家,然后我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梦中既有着急的心情,随着天色越来越暗也会有恐惧感,还有一种难以挥去的忧伤。

第三个是毕业和返校,其实离毕业已经过去好些年了。但还是常常梦到毕业那一天,或者是毕业后回去学校探望。梦中也是一种十分伤感的心情。

从我的梦中,你们不难看出,我的梦很接近弗洛伊德说的儿童的梦,他们总体来说非常直接。利用今天文章的理论,你们也可以尝试分析我看看?

梦对我们记忆素材的取舍,与我们的身心状态究竟有多大的关联,又能否给予我们某些明确的启示?这些关键问题依然暧昧不明,或许这也是我们津津乐道的原因所在。

你有过什么印象深刻的梦么?你觉得这个梦与自己的状态有什么具体联系吗?来评论区与我们交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