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亲爱的毕业生,前方没有尽头,唯有在你心中燃起火光,为自己指路。台大法律系学生毕业演说,愿你乘风破浪前行。

文|邱瀞慧

各位师长、嘉宾、各位毕业生 :

大家好,我是毕业生代表,法律系四年级的邱瀞慧。

我想先和大家分享,我的三个朋友:第一个朋友在学校修了印尼文之后,每次都很开心的搭讪路上的印尼人;第二个是法律系的朋友,在修完教育学程后决定去当老师;第三个外文系的朋友,透过台大系统到台科大修了很多艺术课,毕业后决定到美国实现她插画家的梦。

你可能会想问:印尼文对以后找工作有帮助吗?转行当老师的话,法律系四年学的,是不是都白费了?艺术家有办法活得下去吗?

对于这些问题,我只能说,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我们正寻找。


图|作者提供

上台大以前,不管是基测、学测、指考,我们总是被动地接受一个明确的目标;但是大学毕业,象征着我们从现在开始,必须主动闯出自己的路。我们所读的科系,不应该限制我们未来的工作或人生,因为,学校真正的意义,是提供我们这个自由、多元的空间,让我们拥抱不同的事物,找到自己的热情,同时形塑我们的想法和价值,定义我们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推荐你看:渴望跟什么样的人工作,就先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

两年前,我看了一本书,是美国教授 Baz 写她到世界各国监狱参访的故事。书中讨论到很多大家平常看不到的、受刑人的一面,还有对“正义”的想像和反思:把大家都关起来,其实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方式,也不是“正义”唯一的答案。我读完书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但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情绪,促使我去做些什么,于是我马上写了一封 email 给作者,“我以身为台湾人为荣”我说,“只是,我们的社会在正义这条路上,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很希望妳也可以来参观我们的监狱,然后和更多台湾人分享妳的故事。”


图片|来源

去年十月,在许多人帮助下,教授真的来台湾参观了监狱,也在台大法学院举办了一场演讲。演讲结束的时候,我看见大家脸上的感动,也更看见自己对于人权与社会议题的热情。

表面上,策划这趟参访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如果预设法律系学生要成为律师、司法官,那么这不管对考试、对履历都没有帮助。就像我爸开玩笑的说,我只是凭着一股“大学生的激情”。


美国约翰杰(John Jay)刑事司法学院卓辛格(BazDreisinger)教授参访台北看守所
图|作者提供

但是,每一股热情的背后都有原因,因为那才说明哪些事情,对我们真的有意义。

而我相信,就算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只要找到自己的热情,就像找到海上的灯塔后,可以设计出属于自己的伟大航道,然后朝着灯塔的方向前进。(同场加映:20岁,迷惘得很刚好:别放弃为任何迷路找答案

我们都一样,对未知的将来感到害怕。但是,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同时代表更多可能性。

亲爱的爸妈,如果你的孩子现在对未来感到不确定,请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有全心全意的支持与信任,因为,我们不是迷航,只是在重新定位方向,准备要去闯出自己的人生。

亲爱的师长,谢谢你们在有限的课堂时间带给我们的收获。不管是专业知识,或是你们在正课的缝隙间所分享的价值观和勉励,都是课堂中珍贵的宝藏,让我们对未来多了一些信心和想像。

亲爱的毕业生,如果你现在也对未来感到迷惘,请让我们一起相信,只要勇敢追随自己的热情,在每一个当下全力以赴,所有走过的路都不会白活——因为不论外界怎么定义成功跟失败,我们每一个勇敢的决定,都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彰显出他的价值。(推荐你读:大人学选择|当你觉得人生卡住了,不妨做个小型实验

印尼文的用处、艺术家的出路、法律系出身的老师,每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就等着我们继续写下去 。

如果热情是海上的灯塔,而勇气是风,祝福我们,都可以乘风破浪,迎向心中的那一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