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写给毕业生的一封情书,不谈梦想,而是落地告诉你,职涯第一份工作可能毁灭你的幻想,但要反覆问自己,你的人生什么该让、什么不该让?

六月对身处台湾的我们来说,是个有多重意义的日子。

对社会人士而言,是钱包破洞的缴税月;对学生来说,是暑假大门敞开的玩耍月;但对于中间的那群人,又称“毕业生”,学生证已注销、又还没贴上“上班族”的标签,是心中暗潮汹涌,恐慌大于喜悦的日子。

至少对于 X 年前(不想算)的我,刚从大学毕业时,就是这种版本的记忆。


Image Source: Pixabay

“妳还挺勇敢的嘛!这么晚回来,都不怕找不到工作?”X 年前,大四毕业,前脚才交上期末考卷,后脚就提着的行李,手持早早办好的机票和签证,往西飞过大半个地球到美国度假打工。

在黄石公园当了将近三个月的饭店柜台,磕头碰面的都是外国人,没人会为妳放慢讲话速度,不能当哑巴,也不能像口试的时候听不懂就 Pass,不会讲也得会讲,听不懂也得会猜。高压磨练之下,狠狠地把英文镶在舌头上,还半推半就地被同事呼朋引伴,进美国进影院看了无字幕的《全面启动》。还记得全员走出电影院后一脸懵懂,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懂,只能附和说好看。直到回台湾看了中文版,才发现那不是自己的错,因为连中文都看得有点糊涂。

后来工作合约结束,我跟台湾约好的友人,开车玩遍美国中西岸。圣地牙哥、大峡谷、胡佛水坝、死谷国家公园、拉斯维加斯、旧金山。晒得肌肤滚烫古铜,喀啦喀拉拖着行李回台湾,顶着艳阳回母校系办领毕业证书,大楼冷气凉飕飕,行政人员讪讪地一句话,却把我从北美带回来的开怀笑容凝结成冰。

“都不怕找不到工作。”我六月毕业,站在办公室里吹冷气时约莫十月中,心智尚且是个畏惧社会的屁孩。那一句话从“大人”嘴里吐出来,震得我心里一阵阵寒意,直到走出大楼都没被艳阳晒干。

直到找到工作以前,我心里都不断播放这句话,毕业还胆敢出去玩,是否真的不知死活;没马上开始写漂亮的中英文履历、每天挂在人力银行上找工作、穿起装大人的衬衫去面试,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履历一直石沉大海的时候,我深深恐惧是不是好工作早就被抢光了,现在出去都是捡人家剩的,根本没有哪间公司会要我。(推荐阅读:写一封信给即将毕业的你:缺乏经验,就是最珍贵的礼物


Image Source: Pixabay

现在看起来,这担忧傻得像长辈群组里的劣等笑话,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却是扎实到会肉痛的惊恐。然而这不怪行政人员,因为他们待安逸在教育体系里,少有在社会上求职打滚的经验,不是故意恐吓,而是他们真的认为危机货真价实;也不怪身边跟着搧风点火,旁敲侧击问我找工作进度的家族长辈,因为他们从小到大,玩耍等于罪恶,把玩耍放在求职前面,更是典型的不上道。

毕业后,我迎来的第一堂成长课:你必须学着站在自己这一边,无论心里有多恐惧。

当时的我,有胆放掉求职季跑去美国,而不在乎“输在起跑点”,事前真的一点恐惧都没有吗?坦白说,我并不是不怕;师长的关心,也确实助长了我的担忧;石沉大海的履历,也不断加速我内心的坠落。

可是成长的意义就是:你做了思考,做了选择,然后不被恐惧驯服。

我事前恐惧过却也思考过,这是人生最后一次可以“低成本+长时间出国阅历”(甚至还有钱可赚)。下一次出国,要待这么长时间,要请假要旅费,要再花一次机票钱,成本太高,麻烦太多,成行机率极低。

再加上,英文能力对我选择职业也相对重要(我的职涯目标是国外业务),而事实证明,饭店柜台每天不断电的强迫口说训练,确实远胜在台湾花大把钱补习。当你每天接电话要英文、介绍哪里有美洲野牛要用英文、应付奥客要用英文,等回台湾面试的时候,主管悠悠一句“来用英文自我介绍一下”,也不会吓坏我,马上就可以挺起胸膛对答如流。(推荐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你选择的工作,决定了你活着的形状

我后来顺利录取了一间业界知名的上市公司,原本一颗心荡来荡去,害怕自己被市场抛弃的心终于落了地。但高兴并没有太久,这份录取通知书,迎来了第二关考验。


Image Source:Pixabay

第二堂成长课:第一份工作,就像第一段恋情──不是走到最后的那个,是让你看清现实的那个

我曾经也对第一份工作充满冲劲,满怀的抱负与幻想,在报到第一天自信满满地写在脸上,觉得终于走在自食其力的梦想道路。

“一定要拼命、一定要被公司赏识、一定不能放弃生活品质、一定要在几年内爬到业界的管理职。”我那时候是这么握拳告诉自己的。但那个一身菜味、不谙职场潜规则的傻女孩,之后被各种不适应摔绊得极惨。一次夜间加班完踏出公司,连家都没直接回,先直奔附近的公园里,靠夜色掩护我痛哭的声音和眼泪。那份工作我没做满一年,即使很惶恐自己的未来,即使担心下份工作面试时难交代,即使害怕被别人嗤笑“草莓族”,我还是签了离职申请。

第一份工作,通常不是会真命天子,虽然我们都希望是。可是事实是很残酷的,第一份工作,是让自己看见“理想”和“现实”距离有多远。我是在第一份工作以后才知道,原来不能准时打卡下班,否则就会被丢更多工作;原来面对高层不能谈笑自若,要换成恭敬笑脸,背后再骂声连连;原来竟然有人超时工作还不敢要加班费,因为被训练到认为是自己忙不完。

当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这样,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公司非常善待员工、也有很多公司待遇更惨。但那份工作,把我很多理所当然的棱角磨得平顺了。我开始学会平衡理想和现实──不是被驯化,而是接受“就是有这样的事”存在。还没有能力的时候,暂时学会乖巧不惹事;等有能力的时候,勇敢寻找更善待自己的地方;真的有本事爬得够高,就改变职场环境给社会看,或是干脆强壮到可以自力更生。


Image Source: Pixabay

而我离职之后,也的确找到一个善待员工的公司。数年之后,甚至离开了职场,成为独立坚强的自由工作者。

没有那些哭着下班、压力大到厌食、周末都在做恶梦的日子,我没有现在强悍的工作能力,以及体谅职场工作者柔软的心。现在的我,连晚上或周末传讯息给合作单位,都会在内文里特别注明:“上班时间再回我没关系哦。”避免对方急着回我,会剥夺对方私人时间。

第一份工作期时就像第一个恋人,通常不是陪我们走到最后的那个──而是在过程中吵吵闹闹,粉碎我们对爱情的幻想,训练我们沟通、学会什么叫体谅,反覆思考什么该让、什么不该让的那个。

挫败的恋情和挫败的工作,可能会一次一次地绊倒我们,但磨破皮了,我们拍拍灰尘,转身把石头拿来垫脚,却可以让我们下一步可以踩得更高。

这就是第一份工作:一点都不梦幻,戳破泡泡是必然。可是人人必须经过它,被它淬炼得强悍,未来才有资格领“梦幻工作”的门票。

务实的童话说完了,祝大家毕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