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慢慢地活是件需练习的课题。作者 Nick Hsu 谈放慢脚步的人生,我们才会在过程中学会如何善待自己,感受生活的节奏。

必须要坦白地跟各位承认,虽然过去写了好多篇鼓励你们的文章,可是过去这几个月,自己却是最需要被鼓励的人。

在纽约打拼了 8 年之后毅然决然地搬到瑞典,原以为自己了无遗憾,只想要换一个新环境,重新体验生命。

瑞典对我来说,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完美的国家。当然,这个国家本身并不完美,它的物价高,冬季严寒与黑暗,也还有难民收容过度的问题。可是在这个自由开放且人人井水不犯河水的国度,加上好山好水与对 Work-life Balance 的重视,只要你有正当的工作与可以沟通的英文能力(还不一定要会说瑞典文),你就可以拥有很健康且步调慢的生活。

人生要“快”其实很容易。就像过去在纽约的生活一样,你随时在计画着日子的下一步要怎么走,等一下午餐要在哪里吃,甚至几年后自己想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当然,整座城市似乎也在推动着你,每个人走路都像飞奔似的,甚至与朋友的聚会,大家也无时无刻都在聊着自己的人生规划。(推荐阅读:慢活不是逃避,而是学会面对纷乱世界保有从容

讽刺地,让我适应瑞典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学会放慢脚步。


图片|来源

情侣们可以坐在一起吃饭整整一个小时不说话,朋友说,这是他们在“享受宁静”;人们可以躺在草皮上一整个下午,问他们不觉得在浪费时间?他们说,这是在“享受无所事事的快感”。我们公司甚至规定每个人夏日期间必须要休 6 至 8 周的全薪假.当我还在为自己因为休6周而担心工作将会做不完时,同事们早就“毫不留情”地在行事历放上 8 周的假期,休得毫无眷恋,休的理直气壮。

我想我可以在这里跟大家大方地坦白,很可笑地,过去这几个月我因为这里的“悠闲”,而变得极度地忧郁。

想像身边的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地安详与慢动作,你的身体也试图想要慢下来,可是你的头脑却像闷煮中的压力锅一样,还在不甘心就范地寻找“加快”节奏的目标。

不甘心工作上大家都表现地毫无压力,我开始急着把任务都延揽在身上;因为觉得与朋友的聚会太过浪费时间,我总是无法完全地放松而急着想要离开;因为生活太过于安逸,你开始在感情中放大可以争执的蛛丝马迹。

原来我才发现,“放慢”人生的脚步,才是最艰难的修行,因为它并没有一个明确完整的目标与终点线;你只能在过程当中学习如何善待自己,如何心甘情愿地放手让命运带领你继续前进。(推荐阅读:

在与忧郁战斗的这几个月,我试图让自己分心。只要一感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毫无价值,只要一想到自己不甘心余生就这样安稳地度过,我就疯狂地去运动,去旅行,去阅读,去找朋友,爱人与家人说话,甚至骑脚踏车到河边,让水流声平静自己的心灵。让自己的身心稍微疲倦了以后,我试着把焦点放回到自己的身上-完全地放空,聆听户外的鸟鸣,看着树梢的摇摆,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节奏。

试着少用社群网路也对平静自己的心灵有着极大的帮助,因为它让你重新明白自己人生的价值不是藉由比较来衡量,而是从自己内心深处的满足度来定义。


图片|来源

写了这个多篇的文章,在过去的人生当中总是经历了许多的挑战,我们也都尝试着一一地克服。但是了解慢的艺术,却是我头一次遇到。

随着天气渐渐地变暖,我的修行似乎也有了一定的成果。人生纵使还有着大方向,但我也渐渐地卸下自己的心防,让命运牵着我走,我的头脑与周遭的环境似乎也渐渐地步调一致,当压力锅一解除,周遭视线开始明朗时,我才发现,原来慢下来并不是件坏事。

与爱人安静地用餐,虽然没有言语填满之间的距离,但那一起花时间过生活的甜蜜感却是前所未有;当你真的狠下心去休假时,你才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重要,你在公司的位置随时都可以有人顶替,我也才不再成为“工作奴”,自私地享受假期。

但放慢头脑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命运尽情地带给你惊喜,朋友突然间询问的下周旅行计画,工作上突然来自其他部门的需求,又或者因为漫无目的地散步而发现的那家咖啡厅。

仔细聆听内心深处的声音,懂得抵抗奋斗固然值得尊敬,但学会放下心防,在生命中不同的阶段调适自己的心灵处境,或许才可以带给你生命更多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