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日剧《Last friends》里的爱情充满缺憾,各有形状,也释出邀请,邀请我们想一想,我们愿以什么样的方式爱人。

美知留没有想过宗佑会打她。

尤其她才刚搬来跟宗佑同居,她本以为他们会过幸福快乐的生活,她渴望了很久的那种。她跟宗佑都不曾在家里感受温暖,所以认真的以为,两个人在一起,终于能彼此取暖。


图片来源:《Last friends》剧照

那天回家,宗佑失神地打她,怀疑她有别人。拳打脚踢之后,他满脸痛苦的道歉,“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我太爱你了,爱到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也绝对不会离开你。”(推荐阅读:给男孩的安全感练习:你没安全感,才会处处想控制对方

美知留也很爱他,爱到懂得他好孤独,爱到真的能同理他,爱到想忍受身上的拳头,爱到愿意原谅他。可是这样的爱,让她缩得越来越小,她只属于他,她不能拥有自己。美知留不断离开他,又不断回头,她怕自己把他丢下以后,他就会一无所有。她夜里恶梦,经常想起这男人只有她一个了。

瑠可在一旁看了心痛,她不懂美知留明明就有幸福的资格,为什么偏偏不要?瑠可为她撑伞,心里下着自己的雨。瑠可喜欢美知留很久,在她还不确定自己的性向以前,心里就有了这个人。但是说出口了,这个封闭的社会能够接受吗?美知留能接受吗?


图片来源:《Last friends》剧照

瑠可的性别认同,让她心里有很深黑洞,黑洞里有恐惧,怀疑自己不正常,也有疑惑,难道我这样不可以吗?小武也是藏着黑洞生活的人。童年的创伤经验,让他身体敏感,讨厌别人碰触,恐惧性爱,昔日的伤口,却在他心上长出温柔与善待的花。如果爱曾经伤害我,那起码,我要更柔软地待人。(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爱过一个女孩

“不管妳是怎么样的人?我还是喜欢妳,不要问我是喜欢妳这个人?还是喜欢身为女人的妳?我都希望能够支持妳。”小武对瑠可说,情真意切。

爱是什么?有时候爱以暴力现身,以控制为名,那模样很陌生,爱人如猛兽,你想学着拒绝,却不小心被卷了进去,后来才知道爱不是那样的;有时候爱带着昔日伤口,有怯懦有犹疑,爱人好像孩子,伸出手,去接受去拥抱;有时候爱也是无声守候,爱一个人,不求回报的那种爱法,我爱你,与你无关,只是爱你,也就很好。


图片来源:《Last friends》剧照

那是美知留、宗佑、瑠可、小武的故事,可是也好像我们的故事,不那么童话的,带有伤口的,充满缺憾的,可能不堪的,最后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

记得看日剧《Last friends》是快十年前的事,看的时候不过大学,对爱的想像还很稚嫩,甚至也许更多是天真吧,第一次在剧里看到血淋淋的亲密关系暴力,吓了一跳,想着为何爱是这个样子,想着为什么受害者的离开这么困难,为什么施暴者总是在道歉;切身体会认同也好艰难,无论是身体的,还是性别的,总有不停重回己身的否定,可是再怎么带着伤痕的我们,也都可能是其他人的支援;我更第一次很认真思考,我自己呢?我想去建立一段什么样的关系,我要怎么表达我的爱与不爱,对方愿不愿意接受?

回想起来,这部日剧开启了很多我对亲密关系的思考和想像,知道这路很长,我可能辜负了一些人,也可能被辜负,可是我慢慢走,终于也可以长出自己的形状,用我愿意的方式去爱人。

如果你心也有疑惑,不要怕,推荐这部日剧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