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是个充满创造力与契机的地方,试着让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来,享受它带来的改变与挑战!

今天是大年初一,是我来矽谷的德雷珀英雄学院第二个星期的末尾。

过去的这两个星期里面我做了以下的事情:在矽谷的街头声嘶力竭地对着过往的行人唱歌剧;讨好街头的老大爷,让他借给我他的银行存款单据;和火车上的陌生人搭讪;傍晚的时候在三藩市的消防局找工作;跑卡丁车;制造麻烦;创造新的东西。

我还躺在懒人椅上听了很多矽谷的传奇故事,宇宙大爆炸的秘密(科学的和荒诞的),能源的变革,3D 列印将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甚至可以列印DNA!),矽谷富有经验的投资人来告诉你如何和投资人谈判,年轻的、年长的创业者们来告诉你他们在努力做的改变,以及未来的世界在他们眼中的样子。

当他们中的很多人那么诚恳、坚定甚至谦逊地说出这些离你异常遥远又异常贴近的故事和想法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去想:是他们疯了吗?还是我活得太狭隘?

这一切都燃起我对这个世界、对生活,真实的、前所未有的热爱。


图片|来源

一、生活原来这么简单!

我的同屋是一个二十七岁、来自伦敦的女孩子,叫 Adi(阿迪)。她之前在卢森堡的一个谘询公司做审计服务。去年年初有一段时间她恰好接触 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的专案,跟很多创业者打交道。创业者是闪耀着光芒的一群人,他们努力地解决问题,未来在他们眼睛里面充满变化。她说这群人太有趣了,她真的没有办法再回去做不断重复的审计工作。(推荐阅读:砍掉重练的勇气:不确定的未来,才是最棒的未来

于是她递交了辞呈。

“裸辞”这件事情看起来很酷,实际却要付出很多辛劳和代价。她的母亲因此三个月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未来迷茫不可知。

于是她有一天坐下来,在谷歌上搜索矽谷排名前十的风险投资公司,并一一发送了简历。结果排名第三的公司当天给她发了邮件,安排了面试。面试结束之后,公司问她多快能来到矽谷。她非常兴奋,当即打包来了三藩市,“于是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棒的三个月”。她不断遇到新的人,新的事情。在矽谷她学到了这样多的、令人兴奋的东西,她遇到了合作夥伴,正在开办她的创业公司── 事实上也是一个风险投资公司,公司的愿景是给更多有色女性带来选择的机会。

我和她同住在一起。她几乎没有什么时间睡觉,她兴奋,她沮丧,她不断地解决问题,不断地向前奔跑。世界不断变化,生活在她面前展开无数种可能性。

这让我经常想,咦,生活原来这么简单。

二、创造很多个“英雄”

矽谷聚集了世界上最有头脑和荷包最鼓的投资人,也聚集了世界上最聪明、最愿意去改变世界的年轻人。

德雷珀英雄学院在矽谷中部的一个小城市。一个名叫 Tim Draper 的风险投资人买下了城市里面的一座酒店,将其改造为学校。街对面是毕业生可以入驻工作的“英雄城”。像每一个创业公司经历过的一样,经过漫长、反覆又令人沮丧的市政听证会,学校经历了起起伏伏终于建立起来。它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创业者、投资人,和渴望改变世界的变革者的到来。

Tim 说他的使命是为这个世界创造更多的创业者── 他把他们叫作“英雄”── 这些人发现问题,用尽一切办法去解决问题,去改变世界。这所学校像一个大的工厂,用它的魔法,创造很多很多个“英雄”。

就像⋯⋯超人或者蜘蛛人。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功,但你至少要去尝试,或者至少尝试做出一点点改变。

三、“我会一次又一次地失败,直到成功为止。”

中国人── 甚至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孩子都是在“被评价”的环境里面长大的。凡事都有“好坏对错”,哪怕是表扬,也是建立在“评价”的基础之上。我们的表现被排名和比较。我后来做心理谘询师,特别擅长帮助别人“自我接纳”,多少有点儿“久病成医”的意味。

我们期待把事情做得更正确完美,甚至于束缚手脚。

在矽谷这里充斥着超级积极乐观的人们。他们乐观得显得“天真”。德雷珀英雄学院的创始人 Tim 说,你如果犯了极大的错误,那是极好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你在解决问题的时候并不是仅仅在打安全牌,而是愿意冒险,愿意为之付出努力。

“我会一次又一次地失败,直到成功为止。”

我特别喜欢这句话。这几乎重新治疗了我的“完美主义”所带来的束缚。事情永远会超出你的预期,你永远都站在可能失败的悬崖边上,但是没关系,失败是在我们预期之中的常态,我们甚至还可以在失败之中大声取笑彼此,然后爬起来重新开始。你还有无数的机会去为之努力,直到成功为止。

这让我在这里开始敢于做一切我从未尝试过的事情:在街头唱走调的歌剧,在限定的时间内去尽全力完成看起来“没有意义”、“不可能”的任务。

因为没关系,我知道我会失败,但我也知道我可以重新再来。

相信我,我在这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很烂。但我还是异常惊讶于自己和团队的力量。当我认真投入地去做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这其中的过程常常彰显出不可思议的意义感。

更何况,真的非常有趣。


图片|来源

四、允许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来,并享受其中的乐趣

如果你瞭解一点儿心理谘询,你会知道心理动力学的团体小组往往在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清晰的设置,大家也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小组里面发生的一切,都是治疗的材料。你在过程之中对自己有越来越多的认识。

在这个学校里面也一样。你几乎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要忍受“不确定性”:临时的任务,不断变化的规则⋯⋯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做得更加富有创造力。

我在来学校之前打电话给之前的学长询问他的经验。他讪讪没有多说,只说他觉得这是个 life-changing(改变生活)的机会。

事实上是,学校曾经跟来到学校的每一个学生都签署过保密协定:为了保持每一届学生对在学校的每一天充满好奇和向往,训练大家对“不确定性”的容忍甚至期待,你毕业之后不能告诉你的学弟学妹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或者将要发生什么。(推荐阅读:不确定是一件好事!哈佛校长福斯特的毕业演说:“用你的人生,说一场新鲜的故事”

学长严守了这个协议,也完全保持了我对课程和每一天的焦虑感和期待感。

这也是创业者── 甚至是每个人生活最重要的准则之一:你允许生活以它自己的方式到来,并享受其中的乐趣。

至此,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