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女人迷展开了性别问答的问题招募,任何关于性别的疑难杂症,都欢迎发问,我们一起讨论!

五月份,女人迷展开了性别问答的问题招募,也收到许多读者提问。从六月开始,我们将会以双周一题的节奏,逐一回覆读者们的热烈发问。

没有问题会是笨问题,女人迷的回答,不会是唯一或“最正解”,我们尝试提供女人迷目前的思索(是的,没有错,我们也在学习,也希望逐渐优化,愈来愈好)。因此,我们也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如果对性别有任何疑问,欢迎卷页至文末填单,进行问题填写:)

接下来,就让我们开始进入性别问答辑一:“女权自助餐是事实,还是一个具有恶意针对性的词汇?”

女权自助餐是事实,还是具有恶意针对性的词汇?

读者 Peichun 提问:“最近常常听到身边男性友人说自己没办法接受享用‘女权自助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的话语有一些刺耳,想问问大家对于“女权自助餐”此一词汇的看法:女权自助餐是事实,还是一个具有恶意针对性的词汇呢?”

这是非常棒的提问!首先邀请可能没听过“女权自助餐”说法的读者们了解“女权自助餐”通常指的是什么。

女权自助餐是什么意思

其实,每个人使用“女权自助餐”的话语情境不同,很难一概而论是否每个人讲“女权自助餐”指的是同一概念。但大致上,多数使用情境指的是“女性使用了平权论述,取用对自己有益的部分,而不愿承担相应义务”。


图片来源|Pexels

有意思的是,女性主义、性别平权,其实也为不同的性别、性倾向与性别气质的族群争取权益,例如性别平权不只争取女性平权、也争取 LGBTQ+ 平权、男性平权(例如男性也该有产假、不该受到阳刚气质期待的压迫等) ,争取性别平权教育,希望从教育环境,减少性别气质不符合刻板性别印象的霸凌事件,例如嘲笑“娘娘腔”“男人婆”等等。

可是,为什么只有出现“女权自助餐”一词,而没有出现“男权自助餐”、“同志自助餐”、“阴柔气质自助餐”等等的词汇呢?我们也可以思考,当平权论述普及的受惠者广及所有性别,为什么唯独女性权益会被挑出来,成为指责标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读者 Peichun 会在听见“女权自助餐”一词,隐隐感觉到针对性。

可是,又为什么要针对女性呢?讲到这里,先不要急着指责说出这些话语的人,邀请大家与我们进行三分钟的换位思考,体验部分青年世代的顺性别男性,可能正在经历的压力。

为什么会产生“女权自助餐”一词

这几年,台湾年轻一代更广泛地参与社会议题,认肯并主动实践民主、开放、公平、正义等价值,这也包括性别平等的追求。可是,部分男性在其他性别权益提升的过程,认为自己的处境并没有获得缓解,为什么呢?

女性主义者观察到,父权社会如何衡量一个男性的成功,往往是很狭隘且很具压迫性的。例如,父权社会期待,一个好男人必须拥有阳刚男子气概,要强悍、不能示弱、要懂得压抑情绪(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必须拥有(至少)一个好女人(是的,父权社会期待所有男性都必须是异性恋);他必须是有能力养家者(breadwinner),必须能够在经济上支撑家庭开销,要在外头打拼事业而非在家照顾家人。


图片来源|Pexels

可是同时,台湾青年贫穷问题愈来愈严重,世代间的财富严重分配不均,阶级流动愈来愈困难,贫者愈贫、富者愈富,中产阶级正在快速消失,年轻人在经济上感受到很强烈的压力。要成为一个“有能力养家者”(breadwinner),愈来愈不容易。相对来讲,受困在当下的薪水阶级的紧张感,也愈来愈强。

能否成为养家者、能否拥有一个好女人,是父权社会对男性的期待与要求,当社会环境转变:青年贫穷问题愈加严重、传统亲密关系经历变迁,“无法成为养家者、也很难‘拥有’一个女人”这对某些男性而言,很容易转化成自我认同焦虑,需要一个出口去抵抗这些父权价值,可是不知道怎么做。

造成这些压力源,可能来自他的家人、朋友、同侪、伴侣、心仪对象,任何可能暗示了“好男人=有能力养家=有好女伴”的人。

换句话说,对这些男性进行暗示的,有各种不同关系、不同性别的人,包括他们的同侪、朋友、父母。可是,如果没有办法从社会与经济结构去思考问题根源,但也迫切需要一个相对直接直觉、成本较小的情绪出口,哪个族群是发泄起来成本最小的呢?跨地域、跨国、跨文化的,那个族群容易是女性。

即使如此,我们也不会说“男权自助餐”

相对来讲,父权社会对女性角色的期待,也有一套样板。

一个好女人,她必须是温柔的、愿意牺牲自己照顾他人的;她必须找到一个好人家嫁进去(想一想社会对未婚/失婚/不婚女性的嘲笑与指责)奉献终身。传统父权社会“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想像,也会使得部分女性在婚家选择之前,期待或要求未来的伴侣有经济上的照顾能力。

女性被期待负起家庭照顾责任,不论她是否赚钱养家,照顾丈夫、孩子、公婆,都被视为相对理所当然。

当部分女性负起经济照顾责任的同时,她们的男性伴侣是否也相对地担负起了更多的家庭照顾责任呢?

如果要针对“女权自助餐”形成比较具攻击性的论述,其实就是反过来想:为什么没有“男权自助餐”的词汇?

当女性长期被期待应该照顾家庭,支持男性的职涯发展,社会要求她生孩子,政府与企业却不给足够的产假(或有孕妇的职场歧视)。现代社会要求女性平等负担经济压力(然而职场上还存在同工不同酬问题),产子后要迅速恢复工作,家庭照顾责任仍落在女性身上,上完白天公司班,晚上回家轮第二班,照顾丈夫、照顾子女。

根据行政院最新数据统计,女性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每日仍比男性多上三个小时,这只是平均值。可是,较少女性会统称式地指着男性鼻子,说男人正在“男权自助餐”。为什么不?因为这样说对现实状况一点帮助都没有。不只有男性受到传统性别价值的影响,女性也是,所有的性别其实都是在同一套性别价值体系下生长,性别平等,必然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女人不用当兵,就是女权自助餐的证据?

女权自助餐论者常常提到,真平等就是女人也当兵,可是,“让穿裙子的从政/保家卫国,国家就完蛋了!”的发言也同样并存于社会,军队对于阳刚气息与文化的崇拜,确实仍牢不可破。(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六千人附议,女人为何不用当兵?

然而,我们必须留意台湾“征兵制”的特殊性。“征兵制”意味着国家以专断力量,强迫男性成为战场上的杀戮机器。当兵役法的强迫征兵,也意味着男性面对国家力量,根本没有选择。而参与这个立法过程的,并非所有男性。

因此,我们应该思考,为什么要“强迫”男人当兵,而不是转而强迫女人一起当兵。

想了解更多相关议题,也推荐阅读男性解放:从希拉蕊风波反思“女权自助餐”,以及女人迷作者范纲皓的文章为什么国家要我们去当兵?—“女人服役”讨论中的关键问题

社会在进步,不同个体消化吸收平权理念的速度不同

性别平权概念正逐渐在社会里落地,不同的个体,正在逐渐认识平权的概念,也摸索着自身的实践。

这些个体,来自不同的成长背景、教育环境、经济条件、社会阶级,每个人前进的速度和方向,也都不尽相同。

有些顺性别男性、女性以及各种性别的人,走得非常前面,已经起身挽起袖子,为了平权尽了非常非常多努力和实质的实践。有些顺性别女性、男性以及各种性别的人,一边在消化传统父权社会赋予的价值想像,一边在逐渐平权的社会里,摸索自己的生存方式与策略,并且选择一条对自己阻力最小的一条路走。

不同阶级、性别、种族的人,其实都在对着社会赋予的权利进行选择,关于义务担负,我们必须从自己身上开始训练与期待。

常常说,谈性别平权、谈革命,其实不一定要大论述,可以先想想,如何从日常生活中改变自己。事实是,改变自己有多不容易,改变世界也就有多不容易。

女性主义与性别平权,向来就不只是一个性别的事,也不只是靠一个性别努力过来的。(延伸阅读:Beautiful Man|为何班尼迪克挺身而出:若与女演员同工不同酬,我拒绝演出

如果觉得被“女权自助餐了”,如果希望女伴可以协商AA制、如果希望女伴共同分担一些压力,其实可以直接与对方沟通的。扣上“女权自助餐”的帽子无助解决问题,换位思考,如果今天女伴希望沟通一件事,可是却用“男权自助餐”的说法,感受又是如何?

沟通的句型练习

如果,你觉得自己追求平权,可是在日常生活的实践上,仍会受到传统价值或期待的绑定,或许你也可以尝试告自己的伴侣这件事。以下先由顺性别的异性恋伴侣情境假设举例:

男方的句型,或许可以是:“我其实希望可以共同分担,因为其实我也受部分传统期待的绑架/在___上有一些压力/希望存钱做____,可是我也会担心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会觉得我不够好、不够 Man。我这样说,不表示我不在乎或不想照顾你,只是有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我们共同找到一个,让彼此都比较自在的方法?”

女方的句型,或许可以是:“我知道我应该共同分担,可是我其实也受部分传统期待的绑架/我在___上有一些压力希/望存钱做____,我不希望让你觉得不自在,有没有可能我们共同找到一个,让彼此都比较自在的方法?”

双方甚至可以协商,不一定是每次出游吃饭都是死板的AA制,有没有可能,这一次我出钱,下一次换你?或者如果大家都有经济上的压力,有没有可能,我们都不要硬撑,而是一起去研究寻找出一些不是立基在金钱消费上的共享时光模式?

沟通的这一条路,并不容易,涉及示弱、可能有摩擦,也需要时间。但是比起委屈和抱怨,这会是对彼此最好的办法。我们活在父权社会里,从小受着刻板的性别印象教育长大,改变真的很难,也不太可能是一个瞬间的事,但绝对有可能也值得期待,我们必须练习多一点耐心,给彼此多一点时间和空间改变,当对方表现不如期望,别急着把对方钉死在一个标签上。

以上所有练习,也都是我给自己的功课。

无法理解对方的时候,可以从发问开始,理解对方的思路、理解这条思路背后的压力,设想“如果我也在这个性别位置,我可能有的难处是什么”,也不要怕告诉对方你的难处是什么。当我们渐渐理解对方的处境,会发现其实没必要扎一个“女权自助餐”或“男权自助餐”的稻草人来打。

提问的读者 Peichun 对于这个问题也有很棒的思索,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女性主义或性别平权期待看到的平等,是两性都不再受到根据传统性别分工的‘义务’束缚,而是可以自由选择、沟通出可以接受的分工模式。”

同理与换位思考,会让我们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处于困局的人,并且你以为的敌对方,其实与你也有相似之处,这会让你对世界有更多理解,成为更有同情共感能力的人,甚至会发现,自己其实有力量能帮助他人,能为社会做更多的事。

对于性别议题、女性主义,有任何疑问或想讨论之处,欢迎点入以下提问单,对女人迷编辑进行提问。每个月我们将会针对提问,进行讨论,并且尝试提供给你,女人迷的思索:)

让性别争议可以被沟通理解,是女人迷想提供的媒体环境。

我们知道,世界上许多人对性别议题有切身感受,不分性别气质、性别认同或是性倾向,都在想该如何行动。正因性别沟通很难,性别平等很远,性别倡议很辛苦,所以我们才要一起走下去。

女人迷在今年,推出“有伴计画”,邀请想多做点什么的你,一起加入——“有伴计画”相信,一个人做不到的,一群人可以,我们能推动的性别行动影响无可限量,将能触及更多更广更远的地方。

▍了解更多请点有伴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