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得心写【女人花】——画家芙烈达与九重葛,用你与生俱来的热情,面对人生的纠结矛盾,我们会在过程中重获完整。

初次看到芙烈达的照片,穿戴完整的传统墨西哥装扮,炯炯富有生命力的大眼睛,以为她是朵牡丹,无惧他人眼光,多采多姿尽情绽放。细探她的身世与情感轨迹,才发现她像色彩丰富的九重葛,蔓生的情感如枝枒缠绕蔓延,用与生俱来的热情与才华面对内心的纠结矛盾和外在曲折缱绻的每段感情。

出生、意外、死亡,人生每一笔都魔幻绚丽


照片|来源

芙烈达的父亲是匈牙利裔的德国犹太人,刚到墨西哥时就相识了第一任妻子,生了两个女儿。前妻过世后遇到了芙烈达的母亲,一位有西班牙及原住民血统的美丽女性,几乎是同个时期经历着未婚夫在眼前自杀的伤痛。

无怪乎无论芙烈达的自画像用色多么热情,表情却总是一惯的沈静冷峻。现实生活中时而冷冽,时而豪爽热情,可能就是来自于这样感情纠葛的上一代身世。父母间微妙的情感,隐晦没说出口的心事,或许也这样影响着小时就敏感聪慧的芙烈达。

父亲为女儿取名 Frieda,在德文里是“和平”的意思,他说,这是个别具意义的名字。如同魔幻风格的画作,芙烈达也为自己的出生魔幻了几笔:“我是在一九〇七年,跟着墨西哥革命一起诞生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是在革命的火焰中诞生的。炙热的太阳赋予我生命,小时候的我发出劈哩啪啦,火苗燃烧的声音,长大成人之后便转化成熊熊火焰。我应该说得上是革命之女。”


图片|来源

活泼的芙烈达童年便患上小儿麻痹,一脚长一脚短,在学期间被同学戏谑跛脚。而命运似乎就是要她动弹不得,芙烈达少女时期经历了一场影响一生的车祸,她这样回忆说:“扶手就像利剑刺进公牛的身体,刺穿了我的身体。”即使在这样惨烈的车祸,也有不知从何而来的金粉洒落在满身是血的芙烈达身上,有人惊呼:“你们看,穿着金色舞衣的芭蕾舞伶。”

就连芙烈达的丧礼也出现如同她画作般的奇特画面。据说在芙烈达火葬的当天,她一如往常被打扮得光鲜亮丽然后推向火炉,熊熊烈火烧得她的身体坐起,着火的发丝像向日葵一样包围着她。芙烈达自述的出生之说对于听者而言相当超现实,然而在火葬的那天她便好像实现了自己所说的话,她从火里来,再从烈焰里归去。

线条与线段,连系与牵绊

芙烈达的画除了有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线段,有时是画面的主体,有时在背景占据大半块画布。从这个物体到那个物体,维系住两方连结的线段,或是蜷曲蔓延的线条,不是盘根错节,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同样是此端到彼端,芙烈达的画里没有常见的厚实连结双方的桥梁意象,她画笔下的线条多细而纤弱,巍巍颤颤,彷佛渴望连结却又害怕过度敞开而受伤害,因此宁愿维持弱不禁风的连结。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绘画对于芙烈达就像连接两方的线段,以自己为主轴将身边的人事物连系起来。父亲、母亲、姊妹情谊、丈夫、情夫、情敌、前男友、未出世的孩子⋯⋯,每段关系之于重感情的她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有人真心真意,有人带来痛苦的甜蜜,她画里的背景就像身旁复杂交错的关系,为她交织起鲜艳多彩的世界。(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芙烈达卡萝与里维拉:你是我痛苦而甜美的意外

有些线条像风筝线,芙烈达藉由绘画,表达有些人事物早已远去,或是若即若离仍能像远在天边的风筝被自己握在手心里。有些线条盘根错节,一边牢牢抓地,一边不停延伸,以枝蔓和地根彰显她生命里的野性本性。

与外在的连系对芙烈达来说是重要的,不只是人,芙烈达也在家中养了鹦鹉、小狗、猴子、鹿,种植九重葛、鹤望兰、百合花,因为外在的互动与包围可以让她忽略痛楚。然而,她真正渴望的还是实实在在的情感连结,渴望感受到有人能对她精神肉体的痛苦感同身受。而她能做的就是拾起画笔延伸触角,让每幅作品都是一朵枝枒上的花,触及每颗与她一样易感的心。

女人花——芙烈达与九重葛

九重葛想说:“维系每段关系,因为人生是由一段段关系串联而成。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也没有完全终结的关系。旧存、新生的关系,会以不同方式填补灵魂,使你成为更完整的人。”

芙烈达的身躯因多次手术的缝缝补补早已支离破碎,丈夫不停出轨、亲妹妹的背叛、父亲离世、流产、离婚也曾掏空她的心,她的人生际遇比许多编造的故事都还要刻骨铭心。这样波澜的人生以世俗角度来看并不完美,但灵魂的角度没有好与坏的二元分法,只知道该把她推向必须经验的关系与遭遇。

而这些经历的淬炼的确赋予她创作泉源。许多画作反映了她的灵魂,尽管风格强烈又传递出支离破碎的痛楚,每幅画都呈现出完整的意图及意念,全然丰沛饱满,在这世间熠熠保有独特的姿态。(延伸阅读:【花绘卡占卜】秋季生命花语:你不需要活得跟别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