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28 日日本畅销财经作家胜间和代于个人 Instagram 公开出柜,希望透过自身经历,触发这个社会更多关于 LGBT 议题的讨论与重视。

一张两个女人紧贴脸庞,笑得鱼尾纹都幸福开展的照片,5 月 28 日在日本社会与国际上引起讨论。

日本畅销财经作家,胜间和代,28 日于个人 Instagram 公开出柜,表明自己是同性恋,目前正在和 LGBT 倡议者增原裕子交往。

过去胜间和代曾有过两次婚姻、育有三名子女,这次她的公开出柜除了震惊日本社会外,也再次引起日本对 LGBT 权益热议。另,此前与胜间和代共同生活的增原裕子,本身是日本指标性的 LGBT 倡议者,亦是 2015 年第一对于日本东京与伴侣登记并通过伴侣关系认可的女同志,2017 年增原裕子与同性伴侣宣告解除伴侣关系,也曾引起社会关注。(推荐阅读:【看见同志】大龟X周周:两个人若相爱,就能组成一个家

胜间和代现年 49 岁,是日本畅销财经作家、评论家,成为单亲妈妈期间,她在着述中多次探讨兼顾工作与育儿的心得,并以“Working Mother”的独立女性形象,鼓舞日本女性。

坚强形象背后,胜间和代内心一直有个渴望诉说的矛盾,5 月 28 日,胜间不但公开女同志身份,并接受日本版《BuzzFeed》专访,谈论出柜与自我性别认同的心路历程。


图片|来源

胜间和代出柜自白:我喜欢的是那个人,而不是性

根据《BuzzFeed》专访报导,胜间和代从自己的生命经历讲起,19 岁时以最年轻通过并注册会计师第二次考试之姿,开展自己的事业,于学生时期结婚,21 岁生下第一个孩子。此后经历两次离婚,尽管外界看来她始终是个坚强且拥有自我事业的独立女性,她仍觉得自己心底有块闷闷的,她于专访中这么说:

“这是场胜利,这似乎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我有一种密封的感觉。那是对同性的爱。在我高中或大学时,我感受到我喜欢一个女孩,而我认为这是件坏事,尽管我也喜欢男人,但无法遮掩我对同性有好感的事实。”

尽管现今,国际对于 LGBT 议题之认知与过往相较好了很多,同性恋、双性恋、泛性恋等名词也透过更多性倾向者现身自白,让社会对多元性倾向族群有更多认识与理解。但过去,在日本社会对 LGBT 议题避谈且认为同性不应相爱的年代,胜间和代尽管感受到自己的情感,却始终压抑自己,直到一次透过友人,接触到 LGBT 议题,认识了目前的伴侣增原裕子,她才逐渐正视自己的性别认同。

“当我第一次结婚时,孩子出生后我边专注于工作,我没有时间为了性别认同而感到痛苦,我和我的孩子一起被忙碌的童年所占领,我可能无意识地避免了这些信息,当我知道了更多性别倾向的知识时,我感到困惑。如何定义自己,我并不感兴趣。我一生也爱过男人,现在我爱上了 Masuhara。我喜欢的是那个人,而不是性。”

日本社会风气,不支持同性伴侣勇敢出柜

透过胜间和代的出柜经历,我们也可以看见身为同性伴侣在日本社会实际会面临的困境,她谈及,一开始与伴侣增原裕子同居、约会时,在外用餐都会尽量保持距离,连一般情侣出门游玩上传自拍照的简单行为,两人也因为必须要保守秘密,在乎社会与家人朋友的观感,连微小放闪的机会也没有,胜间和代在报导里说出自己的心声,“如果永远保持沉默,我甚至不能把伴侣介绍给我的朋友。也就是说,我们不能自由地生活。就像大众一样,自在地与亲人一起生活着。”(推荐阅读:【看见同志】Lana & Cindy:我遇上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这次胜间和代出柜的消息一出,有不少网友对于她的出柜感到震惊,有少部分言论,开始攻击胜间性向。反对者的理由,包括“同性恋者异常”、“不符合日本传统”、“破坏家庭伦理”、“无法生育导致国力下降”等等。根据《每日新闻》报导,当今日本对于 LGBT 议题之资讯,仍有认识不够充分的问题。

作者三部伦子于其着作中指出,日本社会对 LGBT 话题并无意愿对现状做出改变。在 2012 年 6 月的一场国会答辩中,时任法务大臣滝实公开承认“不记得 LGBT 是什么意思”,积极呼吁为保护同性恋者权益立法的议员,也常于国会现场被泼冷水,称“少管这些闲事”。另外,《日本国宪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合法婚姻必须由“两性”缔结而成,该宪法自 1947 年以来未经过修订此外,日本《民法》和《户籍法》中也对夫妻的性别有明确限制。

目前日本全国仅有 7 个行政区开放同性伴侣登记,分别是东京都的涩谷与世田谷区、三重县伊贺市、兵库县宝冢市、冲绳县那霸市、北海道札幌市、以及 2018 年 4 月才正式上路的福冈县福冈市。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曾公开表示,为因应世界潮流、以及营造东京国际化和多元包容形象,希望在 2019 年奥运开始前,通过实施 LGBT 条例,明确制定相关反歧视、反仇恨言论等法律,期望日本能做出改变。


图片|来源

出柜这件事,需要我人生最大的勇气!

此次胜间和代公开出柜的举动,除了让她做回自己外,她也向《朝日新闻》表示,希望自己的经历能鼓舞其他有着相同苦恼、相似背景的人,能勇于做自己,“成为改变社会的契机”。

她也在专访里提及,出柜以后,她觉得自己心中的冰终于温柔地融化了:

“公开出柜,需要我人生中最大的勇气。LGBT 群体对出柜需要提起很大的勇气,是偏见和歧视仍然存在的证据。我想要告诉那些无法做到社会期待的人们,你可能喜欢同性,但不需要为此感到内疚。我希望这个社会能不断透过理解与包容,扩大‘普通’的概念,让所有性倾向者都不再是‘不正常的’。”

胜间和代表示她期待自己出柜的行为,能替社会带来更多改变。她的心因为遇到裕子,心中的冰融化了,她也期待透过自己的经验,成为改变的触发器,看到更多 LGBT 的朋友们,像自己一样自由地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