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我爱我有勇气节,邀来专栏作者以不同主题,陪读者练习找回勇气。作者海苔熊以“如何改变提不起劲的人生?”为题,透过捏黏土练习,要你感知心底情绪,找到改变人生、面对自我的勇气。

你曾经也有这种提不起劲的感觉吗?

觉得做什么都不对、摸东摸西觉得很烦躁,没做事觉得很空虚,可是要做点什么又觉得不知道从何开始。你看了很多的书、读过一些相关的方法,动力还是等于零,那该怎么办呢?

这篇文章我想要谈一个比较迂回的方法,是我最近的心头好,“黏土练习”。

是这样的,今天到女人迷带一个小小的工作坊叫做“真人书柜”,分享了我自己的勇气故事,也带大家一起做黏土练习。过程相当有趣,大家也做得非常认真,不过有点可惜的是,差点忘记扣今天的主题。幸好最后有夥伴问到这个问题,稍微做了一点小说明。(延伸阅读:525 我爱我有勇气节|练习在阴影与恐惧里温柔呼吸

尽管如此,回家的路上,一直觉得很忏悔,想说还是来写篇文章回应这个问题好了:到底如何才能告别提不起劲的人生?

提不起劲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小叮做事小叮当,我们得先了解“提不起劲”是什么。对我来说,这可能混杂着下面几种感觉:

  • 空虚感:先前在一篇文章当中有提过,其实这是混合着几种复杂情绪的感觉,由于感觉太多了,脑袋实在是运转不来,所以互相抵消打架,最后就用一种很模糊的感觉叫做“空虚感”来代替。某种程度上,它是为了避免让我们体验到各种不舒服、痛苦、生气、愤怒、悲伤,用来盖住上面这些情绪的一块“国防布”。所以你会觉得怪怪的、空空的,但如果你真正描述,你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 无力感:这里的无力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有目标,可能是有想要完成的事情、可是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完成、怎么做都没有办法达到,没有电力、没有动机、没有干劲;另外一种是没目标,可能面临人生的抉择和交叉点,顿时失去了方向,不晓得从今以后何去何从。不论是哪一种,都像是茫茫大海当中漂泊的船只,在等待被救援、或者是引擎可以启动的时候。
  • 习得无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不论有没有目标,现在之所以会待在原地、觉得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没有力气,有一种可能是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没有用。既改变不了现状,也无法逆转胜,所以不如在心态上面像只“乌龟”,减少能量的消耗。

走进阴影:透过黏土练习提起劲

回到今天的活动主题,为何会想要带黏土练习这个活动呢?因为对我来说,如果你想要改变现状,首先得先承认、并且接受当前的现状。

当你越是抗拒它,越是否认它的存在,它就越会来侵袭你 — —而当我们用黏土排出一个最近记得梦境、或者是印象当中与勇气有关的画面,有可能或多或少就反映了你现在的状态。当这个状态被看见,“改变”才有机会进一步发生!当你把你的现状列捏出来之后,或许会发现,无力来自于一个重要的生命课题。(推荐阅读:习得性无助:让你一事无成的天使与魔鬼

对我来说,这个课题是恐惧。而开始捏这个黏土,就是走进阴影的过程。

某一天早上我在刷牙的时候,突然想到我最近很喜欢的这个黏土练习,心想,我最近既然这么废、如此软烂,要不然试试看这个呢?于是我在一次的活动当中,捏了这个画面。


图|作者提供

这是我最近的一个梦境,被一只怪兽追赶,而且我知道这个怪兽是那个人召唤出来的,他手上拿着一把剑,准备要攻击我,我也知道怪兽其实是善意、善良的,所以嘴巴吐出来的是金色的光,可是我同时也觉得很惊恐,吓到魂魄都快要飞出来了。那个人驾着黑黑的乌云,好像有很多的怨气和阴暗的一面。我的双脚黏在地板上,完全无法移动,脸上出现孟克呐喊的表情。

事实上,并不只是这个梦境,类似的情绪经常在不同的情境下面出现 — —

朋友指责我的时候,他就像召唤一只非常巨大的怪兽,用猛烈的炮火贬低我,我也吓得屁滚尿流、一句话都不敢说。

  • 和我伴侣争吵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抬头看他,因为对我来说,她就像是一头巨大的怪兽、恐龙或者是老虎,我很怕看了她,她会把我吃掉。
  • 面对那些真正“得做”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他它们都在那里、一直都在追赶着我,而且我越不去看它,它就会越来越巨大,像怪兽一样。

当我想到最后这一点的时候,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我一边想要逃跑、一边觉得像泥巴一样提不起劲(就像图片里面的我一样),我以为我不会受到影响(就像前面说的利用空虚感来麻痹),但其实内心有一部分我是恐惧而且不知所措的。


图|作者提供

从黏土里疗愈

那该怎么办呢?先前我习惯采用的方式,就是想像一下这画面如果做一些调整,我可以做点什么?

  • 当你重新看待这个画面,你的感觉是什么?你如何描述这个画面?
  • 如果可以移动画面上的一个物件,你会移动什么?为什么?
  • 如果可以加入或者调整一个物件,你会如何调整?
  • 这个画面里面的角色如果会说话的话,会说什么?会有怎么样的对话?

结果我做了一件事,就是把那个惊吓的黄色的我,移动到那个紫色的怪兽的后面,然后把我的手拉长(由于是黏土所以可以拉长),放在那个紫色的怪兽背面,拍拍它的肩膀,然后对他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在这里。”

这个小练习,没有解决问题、没有提出具体的方案、也没有什么握紧拳头、发奋向上的口号,就暂时结束在这里。

当然,如果你在练习的时候想像不到可以移动或者是做点什么,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重要的是仔细端详你制作出来的作品,透过不同的角度,花一点时间看一下、感觉一下画面里面的情绪。(推荐阅读:拥抱情绪的价值!哈佛心理学家苏珊・戴维:生命因脆弱而美丽

黏土练习的后续

有趣的是,当我做完这个作品之后,隔了几天还是一样过得很废的生活,但某天的早上喂完猫咪,我躺在沙发上面假寐,做了一个白日梦(其实精确的说应该是积极想像,Active Imagination)*,我把这个白日梦跟我的夥伴讨论,她给了我一个很棒的诠释:

其实你已经走得很远了,但你总以为自己还没开始走。你内心的智慧老人一直在船上等你,你已经知道了问题的答案,所以他没有要回答你。

霎时间,我觉得好像内心的某个部分被懂了,我一方面觉得,原来我不是一事无成,另外一方面又觉得,好像有一股小小的能量,正在酝酿当中。

当天下午,我就把拖延已久的要投稿的论文拿出来修改了,或许是巧合、或许是神效,但这个迂回的方式,的确帮了我很大的忙 — —不过度强迫、甚至不明确指引,只是要你把内心的形象呈现出来,试着多多端详,有些事情就会自然水到渠成。

然后我终于发现一件事情,那些觉得自己现在很软烂、没有动力、提不起劲的人,或许在这些感觉下面藏着更多没有被看见的感觉,当这些感觉被看见、或许就能突破原本的一潭死水,转动命运的齿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