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innie 写幼教老师对台湾教育环境的心声,面对大环境,你愿意当个坚持信念,不沈默也不乡愿的人吗?

当初关系不错的台湾老师,跟我同时回来台湾,昨天,她又背起行囊回去新加坡了,是的,回去⋯⋯回去生活,回去当幼教老师,大概很多人觉得无法理解吧,当初在新加坡工作的时候,大家那样的想家,想台湾,过年过节的时候,委屈的时候,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

大家的假期都是出国去玩,但是台湾老师总是计画着要回台湾,然后总是带着大大箱的台湾食物回去,继续在在超市买很贵的台湾水果,期盼着超市多进一点台湾的食物,台湾人在新加坡的社团永远都有各个超市卖台湾东西的讯息,但是为什么,回来一年后,还是又出去了?(推荐阅读:“薪水少也值得的一条路”谢谢愿意在台湾当幼教老师的你们

是不安的灵魂作祟想要出走,还是出去再回来的过程,把许多的现实看得更清楚了呢?

我们是热爱当老师的,我们是爱孩子的,但不代表我们就得要乡愿的接受台湾的现况。


图片|来源

就像那天我们一群人去火锅店吃了火锅,大家说着,之前吃明明就很好吃,怎么今天吃都没有味道,但是每个人都默默地吃着,最后我按耐不住,跟店员说,这真的没有味道没有办法吃,店员才说,因为太忙忘记调味了,但是每个人,明明觉得不对劲,却没有人说话,只是一边觉得奇怪,一边沾着酱油跟沙茶酱,凑合着吃,为什么呢?

我问大家,如果我都不说,大家就会这样吃完这一餐吗?没有人要出来解决问题?有的人沉默,有人说:“我们有在解决问题啊,所以我们一直在沾沙茶酱啊⋯⋯”我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想一想,这其实是不是很像台湾的现况呢?

明明每个人都觉得有问题,但是大家又害怕出走,大家又不想要当点出问题的乌鸦,大家只能寻找一些小确幸来安抚自己,那些帮助不大的沾酱们,像不像是我们一直挂在嘴边的小确幸呢?问题是,没有调味的火锅,沾再多的酱,其实于事无补。(推荐阅读:写在虐童案后,台湾幼教老师没被看见的集体困境


图片|来源

最后,有能力也不乡愿的人,就出去了,不论是那些勇敢走出台湾去读书的孩子们,还是出去的老师们,这些人,其实都是看见问题却无力改变的人,于是他们只好为自己找一个新的出口了,但总是觉得可惜啊,这一片土地,如果可以为我们自己留住这些人,有人能够说出真话,让这片我们爱的地方去面对这些丑陋,去改变,多好?

回来这么久了,很多人不断地问我,为什么回来?要不要回去?

其实还是常常觉得自己格格不入,遇到问题就想要当那个提出疑问的人,希望可以让大家去面对,但是台湾的职场还是很习惯表面的和平,可是我去新加坡学习到的是,即使是热烈的争辩,那也是一种沟通,始终强过在烂泥上铺稻草,最后终究会弄得一身脏的,但很多职场文化的不同,还是需要很多的时间去消化,还是在学习呢⋯⋯

回来跟出去,都需要抉择和勇气,而我尊敬每一个,愿意为了自己所相信的,不沉默不乡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