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真心话”单元,邀请作者与读者诉说自身性别经验,看见不同的性别经历,很重要。遇到性骚扰的情况,别再说他人大惊小怪,应反思每个人都该拥有不被侵犯的身体自主权。

作者|Miss miss

算算已经是距今约十年前的事了,但过程中的对话我依然记得清晰。

当时在一间知名的大型连锁咖啡厅打工,强调知名品牌,是不想大家觉得我遇到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小巷里的咖啡馆或小店里。

那天我罕有的上了晚班,因为临时同事身体不舒服,我又刚好晚上没安排便顺势排班整天,一如往常,我站在收银台点单,今天来了一组态度不善的客人,但做惯了服务业的我只多瞟了一眼,希望他们的槟榔渣可以好好吐在塑胶杯里就好。

他们选了最靠近柜台的圆桌坐下,聊得喧嚣,其中一人突然起身朝我走来,工作习惯让我堆上笑脸询问是不是需要加点什么呢?

他说:唉~你给亏吗?下班跟我出去好不好?
我说:下班后我就要回家了,不好意思。
他继续说:别这样嘛~不然明天吧?让我亏一下啊!

难以忍受的无理,当时我以为一次的拒绝就足够清楚,对方不屈不挠的追问,我只能仓皇的回身请同事协助,自己假装尿遁。

落锁后对着镜子暗自问候了对方全家一顿后,我安然享受这小小一方的片刻宁静。


图片|来源

就在我坐在马桶上时,门被打开了!

我们四目交接,我愣的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对方也愣了一下,便把门关上,但我看得真切就是刚刚对我语出轻挑的那一位。瞬间我感觉心跳加速、肾腺腺素也在狂飙,一种我无法忍受的羞耻直冲我脑门几乎要让我立刻掉下眼泪!

现在想想也许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当时的我正是因为他的轻挑言语才决定暂离现场躲到洗手间,偏偏又刚好是这个人在我方便时闯入,年少的我稍稍整理了情绪后(毕竟还是在工作场合还穿着制服)到办公室跟老板娘说厕所的门锁可能需要更换,再顺势带出刚刚的遭遇。(推荐阅读:【性别观察】中山女中性骚扰:姑息事件,是告诉孩子你的不舒服并不重要

老板娘说:你被看到了噢?
我:嗯⋯⋯
老板娘:他开进去的时候你是在穿裤子还是正在尿?
我:正在上厕所。
老板娘:齁~那就是坐着喽?那没关系啦!坐着又看不到~以前有一个是正在穿裤子时被开,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她也没说什么啊!
我:所以这厕所门不是第一次这样落锁后又被打开了?那为什么不换?不然加一根铁拴在上面也好啊!

经过一通争辩后老板娘仍然坚持没必要换锁,并且数落我大惊小怪(明明坐着就没被看到)装高尚!

当时的我不争气的哭了,我无法理解同样身为女性的老板娘为什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出了办公室眼泪还是一直掉,我觉得很害怕,等等回到柜台位置上时那组客人如果还没走怎么办?

一旁经过男同事被我的眼泪吓了一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男同事:得了吧!如果今天开你门的是金城武你还会哭吗?我看高兴都来不及了吧!

这番话成功让我止住眼泪,情绪从委屈转变为愤怒,我非常非常非常不能理解,且认为这番言论有浓浓的讽刺意味。

我大声的回应: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如果今天是金城武开了门我就会很高兴?为什么我要高兴?为什么金城武就可以看我尿尿?

当晚我就提出离职,但是这件事对我造成很大的震撼,震撼的不是无礼之徒多无礼,而是我不敢相信同样身为女性的老板娘竟然会认为“坐着尿看不到东西所以没关系”,不敢相信男同事居然会出言表示“如果是金城武看我上厕所,我开心都来不及”而我要求更换门锁的行为竟被认为是“装高尚”到底厕所门锁有没有坏、对方是故意还是无心似乎都不重要了!

我甚至认认真真地试着反省了自己是不是真的小题大做了?是不是装高尚?是不是真的是我的问题?甚至其实被看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是吗?

回想起国中时代,那时还留有发禁,耳下 3 公分的界线就像我父每每接我放学时总会仔细观察,要是有哪个男生离我 3 步之内和我说说笑笑,上车免不了就是一阵数落,父亲的话总是尖锐直白的,在我年幼的心灵扎扎实实、一砖一瓦的筑起了“女孩子必须爱自己”的高墙。


图片|来源

“隐私”这种东西很吊诡,并不会因为被看一分就减少一分,可以说只要自己不介意(或者窥视者不被发现),那隐私这东西的价值可以说是个恒定值,那显然问题出在家庭教育(我的父亲)跟这个社会对女性身体自主权、隐私权的价值界定有不一样的标准,那么究竟哪个是对的呢?

拿破仑曾经说过:正义站在大炮多的那一方。胆小的我不敢标新立异,也不敢当那个发声的人,而在这个事件中,很显然店里的同事属于大炮较多的那一方,所以我不应该如此小题大作,让人觉得是个自以为镶金的,是吗?

直到今天想起这件往事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其他的女同事呢?甚至当初那位正在穿裤子被开门看光光的那位呢?他们也都觉得没关系吗?还是穷学生为了时薪只能假装没关系?小时候邻居的阿婆常常上空在自家前面搭一个竹竿便晾晒起衣服,旁边紧邻的房舍跟时时有车经过的马路似乎都跟她无关,不在乎的赤裸上身,彷佛我们刻意回避才是我们心里存着有色的思想。想了很多很多,不断对自己交叉诘问之后再反问,却始终得不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解答。(推荐阅读:不属于女人的“公”共空间:无所不在的性骚扰

是的,自己的身体自己有绝对的自主权,能够决定被看与不被看,但是在世界上有多少女性没办法这样简单的 say no?

人们或许会说,这只是一件小事、一个打工的小插曲,只有对于心灵受到伤害的我才会记得,而女性自主的口号要落实是那么困难,在这过程中又有多少人想保护自己的身体却被讥笑是“装高尚”呢?究竟要如何才能够清楚地对这个社会表达?我们要的是成为能够被真正倾听、尊重的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