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小甜甜》的作者五十岚优子,前几个月再度出现在新闻版面,但这一次被采访,却是因为儿子—艺名五十岚奈波—的漫画即将出版。奈波的作品有趣与否,见仁见智,真正引起话题的是他大方承认自己喜欢打扮成女孩,作品的主题就是“伪娘”。

 

五十岚庆一(奈波)的女装照与作品封面

 

虽然“变装”一词同时包含男扮女装与女扮男装,但大概没人会异议,社会对于女扮男装的接受度,远大于打扮成女性的男子。男性的cross dresser长期被当成情色产业的一个类别;异装癖则被视为一种“有待确定”的性别趋向,等待他们的好像只有变性手术,不然就只能永远躲在社会的角落。像奈波这样大胆的宣告,实在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现象。

 


以伪娘为卖点的日本团体,“美女♂Men”

 

但我们是否想过,像“Man”这样汇集了肌肉、胡须、磁性嗓音与大剌剌动作的性别符号,大可能是近现代文明英俊男子的标准;而女性化的男子这种近年才登堂入室的现象,在三百年前的中国,却几乎是社会的“日常”。就像我们在另一篇专栏讨论的,“貌似女子”是当时评价美少年的主要依据,男孩不会因为自己不够 Man遭到批评,反而必须担心自己今天皮肤状况好不好、是不是忘了喷香水。

 

 

综艺节目对于女装男子的风潮大概也有影响。图为日本校园疯神榜MAX(学校へ行こう!MAX)“女装天国”(女装パラダイス)单元对高中男孩的改造结果。

 

把这种美丽发挥到极致的,是明清时代的男伶文化。在近代以前,戏台上没有女性演员,女性角色必须由男子表演,也因此造就一批千娇百媚、“比女人还像女人”的男性演员。

 

这些被称为“相公”的漂亮少年,在戏台上是美艳的女人,下了戏,仍然必须用俏丽的外表讨恩客欢心。他们的打扮时髦,并且像女性一样穿戴首饰,薰香、化妆,记录这个时期男伶文化的爱情小说《品花宝鉴》,这样描绘一位漂亮的相公:

 

“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一个瓜子脸儿,秀眉横黛,美目流波,两腮露着酒凹,耳上穿着一只小金环,衣裳华美,香气袭人。”

 

15、16岁的青少年,还没有变声,声音尖细,跟女孩一样,瓜子脸、丹凤眼,酒窝与白皮肤,耳朵上戴着耳环(而且还有打耳洞!),穿着美丽的衣服,喷着香水,这是不仅是美丽男孩,而且在外表上与女孩的装扮,可能没有太大差别。

 

 

 

被誉为“比女人还像女人”的京剧演员梅兰芳,可以让读者想像一下18、19世纪演员的外貌。不过梅兰芳可是坚决反对演员成为交际花。

 

美丽的相公并没有跨越性别。眼尖的读者会发现,这种看似跨性别的美感,其实强化了某些性别符号,“美丽”终究是指“如女人一般”。虽然包养相公是当时最流行的风气,但这些包养的男子,其实也同样会娶妻、生子、逛妓院玩乐。相公的美还是非常“男性向”的。只不过,如果我们注意到在某些故事里,男人的妻子也会沉迷于相公的美艳,甚至和丈夫“共享”这些美少年,那么相公文化,或许还是验证了某一种“跨性别”的美感。

 

当然,现代的变装者多半是因为自己“喜欢如此”,和相公们所处的环境,早不能同日而语。不过社会之所以会接纳奈波这样坦承的变装者,未必可以说是因为“尊重个人的选择”,毕竟,在一般的情况下,真正被社会(表面上)接纳的变装者,仍然是打扮得“像女生”的男子,女性化的美丽仍然是一切的关键。

 

但不管怎么说,伪娘或着其他异装风潮的出现,多少给了更多人挣脱束缚的机会。前阵子,台北市某高中允许性别认同困扰的男同学穿着女装上课,这当然是一种进步,在这种时候,我们或许也可以对照一下几百年前的另一个时空,顺便思索一下,到底美丽,或着英俊,或着丑陋,可以有多少定义?

 

 

图片来源:【pic1 / pic2 / pic3 / pic4 / pic5 / pi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