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溥举办自选曲歌单个人演唱会《炼云》,唱出 1990 年代必须被时代记忆的歌手与音乐,也向曾在她青春期里冲撞、建构她的音乐致敬。带你重温《炼云》歌单,读安溥的编年史。

2015 年张悬结束最后一场“潮水箴言”演唱会,告别张悬,做回安溥。

时隔三年,安溥低调于个人官网宣布,将在小巨蛋举办自选曲歌单个人演唱会《炼云》,无论这场演唱会是宣告回归,抑或是场象征结束的完满,对安溥来说,1990 年代有些必须被时代记忆的歌手与音乐,都曾在她青春期里冲撞、颠覆、建构出她现在的模样。

与音乐共鸣,造就自己新生的过程,成长后回头望,成了远方星子,指引她生而为人,拥着信念的价值,坚定地朝同个方向望。


图片来源|联成娱乐

音乐就是你有共鸣的频率。
频率像银河,音乐是星星,经过我生命的,都是如今远方的星星。

这次的演唱会,我决定先公开超过一半的歌单,离当代已远,或正在这个年代中运行的,是不肯离散的一些纪念或启蒙,是我希望对着一万个人能传递一次的歌,这是我想做的一个结束与开始 ; 它们是我一首一首挑选出来的,前半生中的星星。

我希望有很多人能听见这些歌。我希望有人因为听见,这些歌继续被听着被传递。

——安溥

《炼云》演唱会,一首首选曲非但记忆了时代背景,更在当代青年的青春里,用细细述说或是爆裂颠覆的种下思想种子,带你重温那些牵引着焦安溥在宇宙混生,予她生命引力的歌曲,无论当天你是否在场,或许认识这些歌曲,也能让你在歌里找到足以引领你的引力,并将感动传递下去。

〈猎小海豹〉雷光夏: 人生,让我们学会无声流泪

纯白的头仰起
纯白的头垂下
在冰雪的海滩上
纯白竟成了原罪
短促的生命还来不及变色
来不及学会一首好听的儿歌
la...
只要我长大
只要我长大
只要我长大

雷光夏于 1995 年发行的《我是雷光夏》专辑中,收录〈猎小海豹〉一曲,对安溥来说这首歌让她看见了生命里我们必然面对的遗憾与无能为力,但当我们无声流泪时,可以努力寻找痛苦的根源,透过自己的力量,让哀伤被和解、被改变,或许哀伤的存在,就有其意义。(推荐阅读:从张悬到焦安溥: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只有无声地流泪这样的片刻,我们才会苦涩地明白哀伤不生于在人的内心,但需要长在我们心中⋯⋯总需要靠着我们的心生存在那里,哀伤的存在能被一次次地发现,有天我们才会去寻找苦难的源头,将哀伤送回原生之地。

——安溥

〈红眼睛〉陈珊妮 :疲惫久了,竟然也成了一种平静

爱人爱到红了眼睛
再狠不过如此而已
一颗心同时放左右
为你我只犯一次错
把谢谢随手丢掉
把脏话放口袋
我坚持什么都不说
美丽的旋律送给只负心的耳朵
没兴趣再打量你告别的轮廓

陈珊妮的〈红眼睛〉一首歌写爱人爱到疲累,再狠不过如此的心境,从爱情投射到对坚持事物,努力到疲累的心境,会不会有时,我们把生活活到一种疲惫的境地,竟也成了种平静?

所谓“人与人之间”这个界线实在太笼统了。
多数时候并没有人与人,只有身份与身份,关系与可以没有关系,

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对愤怒的中肯性觉得疲惫⋯⋯
而你知道,人疲惫久了,竟然某一刻也就会是一种平静了。

这样得到平静,是我心里一直珍藏这首歌的原因。

——安溥

《风咧吹》林强 :何谓生存?生存的条件欠什么?

古早的道德正义不合今嘛的时代
问我是非黑白我已经都分不出来
给我一颗善良的心和一点点的爱
给我一个活下的希望和期待

风在吹 吹的你乱乱飞 不知到底要相信啥人的话
风在吹 吹的你的目睭花 让你头昏目暗沙咧憨憨转
风在吹 吹的你乱乱飞
风在吹 吹的你目睭花

林强被视为颠覆台湾乐坛的代表人物,1990 年以台语歌曲〈向前走〉一曲成名,以摇滚乐编曲,打破台语歌曲长期以来的悲情曲风,被视为是新台语歌运动中的代表作品之一。安溥选取的这首〈风咧吹〉,林强找来伍佰合作,歌词唱出对生活与大时局的无奈,让人反思何谓生存意义。

〈决定〉叶树茵:我决定要快乐起来,我今天就要做到

只要我自己快乐起来。
我一定很不一样。
我决定快乐起来。
我今天就要做到。

我决定让自己快乐起来,不管窗外有没有太阳。
不管烦人的事有多少,不管爱情有没有着落。
快乐和自由非常地相像⋯⋯我从来不曾试过这样。

1990 年,叶树茵发行首张个人专辑《不太认识叶树茵》,对生于 1990 年的安溥来说,叶树茵的创作横跨她成长历程,〈决定〉这首歌,讲述了人如何面对忧郁,并且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的决定。歌曲中想为自己勇敢起来的决定,让安溥思索何谓“爱”,怎样的爱能够让我们在绝地生出勇气,为了活着、保护那样的爱,努力下去?(推荐阅读:【如果你想】度过失眠长夜:五首疗愈歌单陪你沉淀自己

〈改变〉赵一豪:给每一个曾将庞克作为日子的人

我的生命这几天变得非常的奇怪
没有吃饭的胃口没有做爱的欲望
我的身体变得好轻好轻好像现在可以飞起来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脑中是一片空白
这几天我看到死亡 他们清楚的放在我的眼前
没有任何疼痛所以不小心划破了我的手
流流流⋯⋯离开了我的身体
红红红⋯⋯红红的模糊
人们总是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
人们总是对着自己的感觉犹豫不决

安溥谈赵一豪,形容他是“在荒野里的人”,在那封闭年代做庞克音乐,像于荒野行走,有些不合时宜的寂寞。〈改变〉这首歌收录在 1990 年赵一豪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把我自己掏出来》,因“晦涩、指涉性爱的歌词”,被列为禁歌,此专辑也是台湾最后一张被查禁的专辑。

歌曲内容提及“我失去吃饭、做爱的欲望”直白地将对生活失去欲望的感受唱了出来,对安溥来说,唱赵一豪的歌,或许是对每个将庞克活成日子的人,能传递最大的心意了。

“〈改变〉不是会启发我的音乐型态,但他的存在就是音乐。做出什么音乐的人,我会喜欢他们的音乐,但有些人,光是存在着,就还是让世界被刺痛着的,让一些事情存在着。”

——安溥

〈差不多先生〉热狗:被社会洗刷的过程,还有不能丢的自尊

我是差不多先生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代表我很天真 也代表我是个贱人
这差不多的人生 这个问题艰深
差不多先生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代表我很天真 也代表我是个贱人
这差不多的人生 总在见缝插针

2006 年,热狗凭藉《Wake Up》拿下“最佳国语专辑”奖,一首〈差不多先生〉席卷全台,与此同时,2006 年,当时仍以张悬作称的安溥,准备发行首张专辑,却挫折连连,她把作品搁着,跑去女巫店打工,当音控。

那段时间遇见了热狗的音乐,听见热狗唱出捍卫自己尊严的字字句句,尽管对生活有不满,感觉才华不被看见,就让人生打着空挡,给自己等待与蛰伏的时间。身陷创作低潮的安溥思考,过着被社会洗刷的日子,活成一个“打着空挡”蓄积创作能量的人,或许比做个干干净净的人,爽快得多。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黄韵玲:蓄积创作能量,原来歌词就是诗

有时白云背后并不一定躲着太阳
有时白云只是一片白云
从今天的天空飘向明天的天空

所以分手并不一定不再相见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

知名歌手、音乐制作人黄韵玲,1991 年收录于《平凡》专辑里的早期音乐作品——〈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如诗般的歌词,启发并颠覆了安溥对创作的认知,她在官方网站谈及这首歌是这么说的,“〈事情本来就是这样〉是最早启发我‘原来歌词就是诗’的一首歌。不管是任何语言结构,或试着打破结构,在音律、韵脚或词汇使用上,充分表现出人的状态。”透过这首歌的洗礼,影响安溥往后的创作型态,词曲不再预设框架,打破结构地去传递歌曲的意念,只为传递生而为人的状态与信念。

〈Love, Lotus〉:让想要发声的,浮出水面表态自己

如果你的笑 轻如莲花绽放
我无法察觉(但心仍会瓦解)
只要你微笑 我的世界将倾灭
Ha... Ha Ha Ha

你像 流星滑过天空
Lotus 逝去无踪
与你 呼吸相同的梦
Lotus 静止于梦中

废五金乐团主要风格为摇滚与流行,当时主唱叛逆、颓废的声线曾惊艳当代台湾青年。“废五金”团名其来有自,“我们想要全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因为我们有许多东西想要表达。废弃五金或许只会沈入水底,但想要发声、传递的东西,会浮出水面表达自己。”废五金乐团的同名专辑《废五金》发行时安溥仅 16 岁,用歌曲传递意念的作法与当时的摇滚风格曾在她的青春里有很大一块重量,这次演唱会,她想让更多人听见这迷人且具启发性的乐团与音乐。

〈宝贝〉安溥:给爸妈,给成人版的宝贝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很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捏捏你的小脸
让你喜欢整个明天

哇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倦的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整场《炼云》演唱会,安溥仅演唱了一首自己的创作,她想将〈宝贝〉这首歌,献给一生中全心把自己拥有的爱,毫无保留为孩子付出的爸妈,这首〈宝贝〉要献给成人版的宝贝,演唱会举办的周末恰巧是母亲节,除了感谢母亲外,安溥也要感谢所有为所爱拚命付出的人。

安溥总说,想办《炼云》这样的一场演唱会很久了,一直是她放在心底,惦记着要完成的事情,整场演唱会 22 首自选曲歌单,不只将贯穿 90 年代的经典音乐重现大众眼前,也透过歌曲背后传递的议题,体现安溥对社会与音乐产业的关心与在乎。

就如安溥所说,这些在她生命里投下涟漪的音乐,后来都成了领她前进的星子,前方漆黑,但你坚定远处有光。我想音乐之所以能跨越时空,不断地流传,是因音乐想传递的价值不灭,与世代听众碰撞,撞出每个时代的感动。

而安溥之于台湾 8、90 后的少男少女,也是像星子一般的存在,她把形塑成自己的音乐传递出来,我们像透过演唱会,经历了安溥至今的编年史,她像说,“来,谢谢你陪我走到这儿”,然后,把路给出来,要我们再造自己的时代。


图片来源|联成娱乐


图片来源|联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