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书摘,《有故事的人》写舒淇的演员之路,“把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的过程偶有挫折,但对舒淇来说,自己始终拼尽全力,无愧于心。

不再让妳孤单

“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回来”, 是她的心酸, 是她的人生, 也是我们望着她的这条演员之路上,最真诚最勇敢的决心。

当她一个人从台湾到香港发展时, 刚满二十岁, 演了一部讲述当时香港三级片各种心酸的电影《 色情男女》 , 导演尔东升在电影的后段, 让她说出角色的心声, 同时也是最真实的她面对镜头最真诚的自白, 甚至, 还让她用国语说出这一段:

“我知道我三十岁以前,一定会生一个宝宝,有一个很疼我的老公,很有安全感的,我不用愁吃,也不用愁穿。我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家里很穷,父母常常吵架。就因为家穷,自己又不行,书不是读得很多,所以就跑到香港来,我要拍戏,我要赚钱,我要赚好多好多钱,回去让爸妈过得好一点,我是不是好贪钱?”

这段台词的前半段, 一直到她一件一件地把衣服穿回来之前, 始终都没有圆满,而后半段的心酸,却成为她转往另一条演员之路的转机与开端。

导演王晶、文隽与刘伟强, 让她在一部部的商业作大量露脸, 当时最流行的三级片玉蒲团系列, 还有因低成本恐怖片《 阴阳路》 系列而跟风的三段式鬼片《 怪谈协会》( 现在看来有点像《 世界奇妙物语》) , 及红遍全港的古惑仔系列, 让她成为香港当年近九七回归而开始没落的电影银幕上, 最常见的台湾脸孔。(推荐阅读:给自己安全感!舒淇:“追寻你的心,选择就不后悔”


图片|来源

侯孝贤说,她是一个很聪明的演员,领悟力很强,她很熟知导演想要什么,能达到导演想要的境界与状态,好像什么都难不倒她。冯小刚形容她是三随三知,“随和随性随俗;知情知理知趣”,更赞美她是“ 合作过最好的女演员,没有之一”。

这些年来,她游走在两岸三地,演过很多华人名导的电影,周星驰、姜文、钮承泽、陈玉勋,跟她合作过的众多导演们,几乎没有人能挑剔出她的缺点,她好似随心所欲,安静沉稳地达到所有创作者能赞叹的那个层次。

她说,演戏跟天分没什么关系,所有的演员都有某方面的天分,才能成为演员,基本上就是两点,观众缘与投入的程度。但是,“每个角色都有一部分的我,我很相信每个人都有多重性格。”“在电影里的样子,就是从内心里面挖出那个性格。”不需要刻意,演喜剧时表现出夸张搞笑的一面,是有趣的自己,演武侠电影表现出严肃的一面,是内心孤独的自己。

角色的个性,角色要表达的意思,角色当下的感受,就算不需要对白,也可以只靠眼神传达给观众,进而贴近了角色与观众之间的情绪。这样的演技,是磨砥刻厉的自我要求,也是经历过世事百态的历练。

她做过餐厅的端盘小妹、摆路边摊,也做过需要一通通打电话通知客户拿片的录影带店店员,从零开始走到现在,看似游刃有余风风光光,却在上蔡康永主持的《 康熙来了》 时,被问到“ 妳当演员当得快乐吗?” 时,哭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对她来说,是自己走得很吃力也很努力的路途上,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候问着自己,简单却难以面对的问题。

她在访谈里说,初到香港发展时,有一次站在路边等公司派来的车子要去上工,路人看到她便喊:“脱星!”她无言无奈地望了望天空,最后,露出了一个安静笑容。在那片天空底下,数年后的台北城她露出一样的安静笑容,却拿到故乡台湾能给她的最好名分,“最佳女主角”。

因为,“把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回来”,是她的心酸,是她的人生,也是我们望着她的这条演员之路上,最真诚最勇敢的决心。

几年前,她跟以前培养她的导演刘伟强再度合作,演了一部以陈升创作的歌曲为名的电影,那首歌是这样唱着的:“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擦干你伤心的眼泪/让你知道/在孤单的时候/还有一个我/陪着你”。

她结婚的消息公布后,决心与一位能擦干她伤心眼泪的男人“不再孤单”,对她而言,那个二十年前在大银幕吐露出自己内心话的小女生,那第一段的心愿,时至今日,终于也能达成了吧。(延伸阅读:不抢当女神,只做自己的气魄!舒淇:“最好的时光,总是急不得的”

请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