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职场性别友善现况,根据“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调查,13% 的女医师曾被要求签文件承诺不会怀孕。


联合报系记者罗真/摄影

以医学生与青年医师为主的“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调查发现,不少住院医师在求职面试的过程中,曾被明示或暗示未来某段时间内别有怀孕计画,有 13% 的女医师甚至被要求签署文件承诺不会怀孕。

职场性别友善仍待加强,白色巨塔也不例外。以医学生与青年医师为主的“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调查发现,不少女医师在求职面试的过程中,曾被明示或暗示未来某段时间内别有怀孕计画,有 13% 的女医师甚至被要求签署文件承诺不会怀孕,还有雇主进一步表达不希望未来看到请育婴假的状况发生。

医劳小组今日公布“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报告”,该份调查耗时近一年,找来 600 名医师进行问卷调查,并访谈 13 名医师,结果发现,13% 的女医师曾被要求签署文件承诺不会怀孕,65% 的女医师担心怀孕会造成工作环境人力不足,68% 担心影响到训练时程。

在怀孕与育儿方面,37% 的女医师未请满 8 周的产假,其中 48% 表示这是因为工作环境不方便,如工作人力可能短缺等。另外,医院内常有具感染性或放射线风险的处置与操作,对于怀孕与哺乳中的女性具危险性,但这份调查显示,高达 78% 的怀孕女医师不曾接受职业安全卫生法第 31 条规范的“母性健康保护评估”。(推荐阅读:日本女职员被迫“按照班表”怀孕,年长者优先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执行委员魏若庭表示,在质性访谈的过程中,不少女医师反映,求职面试过程曾被问及未来是否有怀孕生产的计画;热门科别的面试中,甚至曾被明示或暗示未来某段时间内别有怀孕计画;还有雇主表达不希望未来看到请育婴假的状况发生,甚至有的科别有着不收女医师的潜规则。

她也提到,曾经请过产育婴假的住院医师,会比其他住院医师晚点完训,若曾经请了三个月的产育婴假,就比其他住院医师晚三个月毕业。然而,当前住院医师完训到专科医师考试之间,平均距离一至两个月,这些请过产育婴假的住院医师若今年来不及考,就得一年后再考,这个制度造成的现象,成为影响女住院医师不愿怀孕的最大因素。

医劳小组与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共同呼吁,医疗院所应补足劳工孕产育儿产生的职务缺口,而非将这个压力加诸在劳工身上;医疗院所应依法强制对各职类的劳工实行全面性的母性保护评估;各专科医学会应调整规范,让完训与专科考试之间有大于三个月的缓冲时间。


调查显示,女医师不愿怀孕的最大因素,正是担心怀孕请假会影响到专科医师考试时程,高达 68% 的女医师有此顾虑。联合报系记者罗真/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