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面蔡妈妈写从儿时开始的家暴阴影,受暴者的自白:也许你不觉得是伤害,但我的心已一点一点被撕裂。

文|黑面蔡妈妈

我从小到大就被灌输“家丑不可外扬”。因为我爸爸觉得他的面子,一斤至少值千万以上,所以我这篇告白文章很危险,但我希望藉由我的经验,能让很多其实已被家暴却不知这是家暴的受害者,能为自己找到一线生机,离开这痛苦的泥沼。

一切的分水岭都在我母亲因病猝逝后发生,那时我才 11 岁,只是个孩子!我的父亲烂赌成性,有钱会赌到输个精光,再想办法拿钱去赌。妈妈过世那晚,爸爸还在杂货店跟人打牌,那晚手气不好输很多,我在家目睹妈妈昏倒之后,冲去找他,要他载着妈妈去急救,他不肯离开,只因他输钱想回本。一直到我哭着下跪拜托他,才心有不甘离开,所以我知道我妈妈会延误就医,有一半原因是这烂赌成性的父亲,其实我真的真的很怨恨。

母亲过世并没有打醒他,因为赌已种在他的血液、细胞、大脑里。在我国中那三年,有爸爸跟没爸爸一样,他一赌就是几天几夜不回来,也从不打电话关心我,反正我有家可以回,有学校可以去,人也不会不见。直到我国三面临联考,我用姐姐姐夫们给我的零用钱去报名补习班的联考冲刺班,某天中午休息,我准备去买午餐,半路被爸爸拦劫说要载我回家吃粽子!“什么?可是我中午只有 30 分钟休息时间,我不能回家。”我爸回了一句“好,妳给我记住!(台语)”接着很不爽的离开,但眼神很怪。

当晚补习回家,他不在。我在客厅背着门看书,听到有人在干谯的声音,还来不及回头,就被人一巴掌抓住头发打下去,才看到原来打我的人是我爸,他又要出拳揍我的时候,我拔腿就跑。没想到,他冲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开始追着我砍,幸好我家的格局从客厅到厨房到房间是有门有窗相通的,我绕着这里边哭边跑,跑了多久我忘了,直到我爸突然倒在地,那时候我才闻到他满身酒味,嘴巴还一直念:“妳要是没有考上第一志愿就杀了妳”。家里当时除了我和我爸,还有别人吗?有,但是没人敢救我!(推荐阅读:“杀了你是因为我爱你”多少家暴,正以爱之名

是啊!为了不要被杀死,我每天一早就去补习班,拚命背书、拚命写测验试题,但我的内心好害怕好恐惧,可是我没人可以说,我怕放榜那天就是我生命结束的时候。幸好有老天眷顾,让我吊车尾挤进第一志愿,而这位平常看起来不在乎我的爸爸,瞬间满意的笑笑。“还好,我可以活下来了!”但爸爸有因为我考上第一志愿而比较关心我吗?也没有,赌博在他心里才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


图片|来源

原本他也要控制我,要我考师范体系的大学,但或许是我长大了,也或许是读高中的这三年,我们并没有住一起,让我胆子变大了。最后我选了我自己喜欢的科系,他对我的惩罚是,再也不会花任何一毛钱在我身上。但我现在想想,其实从小到大他也没有花什么钱在我身上,但是他有教会我什么吗?有,他让我非常讨厌赌博,他还让我知道想要活下去,就要让自己变得有用,当时我只会读书,所以我要拚命读才能活。(推荐阅读:给家暴阴影的戏剧课:我希望,你和我一起活着

现在我成为妈妈,经营自己的家庭,婆家对我比我爸爸对我还要好。就当我以为我可以离开爸爸的精神暴力的时候,他一通打来要钱的电话,把我拉回那天被他拿着菜刀追着砍的晚上,感觉很差,恐惧指数很高。是啊,我大了他老了,不能工作需要生活费,钱如果是拿去买吃的穿的,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我当然该给。但我好不甘心拿钱让他去赌,我为什么不能把钱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家庭?或许他从不觉得对我亏欠,不觉得赌博害惨我的家,不觉得拿刀砍我有什么错,但这就是家暴,一种精神施暴,当年如果有 113,我会打,因为我要救自己。

如今爸爸快 80 岁,我不计较过去,但不代表我的心没有伤痕。我希望我的故事能提点你,只要你觉得自己或他人正受到精神、语言、肢体的暴力对待,都可以打 113 救自己救别人,只有不姑息,暴力才能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