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性别快讯,领你着眼国际性暴力议题,从印度女童遭虐杀、纽约总长性虐丑闻到罗兴亚人难民实际遭遇之迫害,邀请你持续关注国际上需要关注的人道与性别议题。

2015 年,一张张罗兴亚难民漂流海上的照片曝光,国际开始注意到缅甸边陲国家,正酝酿着的种族清洗危机。

过去,约有 130 万罗兴亚人生活于缅甸境内,但在身份认同上,罗兴亚人始终未获缅甸公民身份,缅甸政府认为罗兴亚人为孟加拉地区的非法移民者,视为异族,对该种族处处压迫。 直至 2016 年 10 月,由罗兴亚人组织的“阿拉干罗兴亚救世军”(ARSA),发起武装行动,造成与缅甸政府冲突加剧,2017 年 8 月 25 日 ARSA 再次发动攻击,缅甸政府宣布 ARSA 为“恐怖份子”,并于缅甸境内进行大规模的种族清洗行动。

从 2015 年至今,罗兴亚难民议题持续,本篇性别快讯带你细看过去罗兴亚人遭受的迫害与现今面对的气候困境。


图片:托马斯 Munita/纽约时报/来源


图片:亚当·迪恩/纽约时报/来源

世界的孤儿:罗兴亚人海上漂流记

众多难民中,大部分是来自缅甸的少数民族、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这些不具身份认同,因种族迫害而被迫于海上漂流的罗兴亚人(Rohingya),宛若世界孤儿,在国际上找不到立足之地,过去长期受到缅甸政府及佛教徒迫害,踏上远离家园的旅程后,只能不断地以难民身份迁徙于各国的难民所。

从宗教信仰与历史背景细看,主要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与当地 90%人口信仰佛教的缅甸社会格格不入,缅甸政府甚至认为,罗兴亚人是从英国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孟加拉移民。这般复杂历史背景之下,罗兴亚人和缅甸人间始终存有种族间的歧视与排挤现象。(推荐阅读:【视野重讯】安海瑟薇捍卫难民:我为美国向你们道歉

根据《SUN》报导,1962 年至 2015 年期间,罗兴亚人在前英国殖民地的军事独裁统治地一直受到系统性的迫害。因过去遭遇长期迫害,少数罗兴亚人亦组织起“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ARSA),针对缅甸军的攻击与侵略做出武装回击。

罗兴亚救世军的组织发言人表示,其存在目的是为罗兴亚人争取合法的少数民族身份。该组织强调,自己的目标是坚守自卫原则,保护、拯救罗兴亚人免受政府镇压,罗兴亚救世军强调没有与极端分子有任何联系,并拒絶被贴上恐怖分子标签。

直至 2017 年 8 月 25 日,“罗兴亚救世军”(ARSA)袭击了位于若开邦的一个警察局,杀死 12 人,此举引来缅甸当局军事行动的报复,双方冲突越演越烈。缅甸若开邦有近 16 万 4000 名罗兴亚(Rohingya)人逃亡至孟加拉,躲避缅甸当局军事行动的报复,缅甸军方与当地佛教徒甚至放火烧掉罗兴亚人的村落,逼迫他们离开。

国际特赦组织回应,罗兴亚人遭到“有针对性的广泛且系统的谋杀、强暴和焚烧”行动,认为有近一百万罗兴亚难民逃到邻国孟加拉国,并有 1000 多人被认为已遇害。联合国则将他们的待遇描述为“种族清洗的教科书”。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Office of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UNHCR)统计,过去三年内,超过 12 万罗兴亚人乘船离开缅甸,但多数人都未能找到收留他们的国家,继续以难民身份续留他乡。


图片|来源

罗兴亚难民的日常:儿童遭虐杀,妇女遭强暴

自 2017 年 8 月 25 日以来,缅甸安全部队对妇女和女童进行大规模强暴,这是对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运动的一部分。

缅甸安全部队在数百个主要为罗兴亚人的村庄杀害,强暴,任意逮捕和大规模纵火,迫使 60 多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国。罗兴亚族的妇女,男人与儿童精疲力竭抵达孟加拉国,逃亡过程时常遭遇强暴、枪击或火烧的攻击。

根据《HUMAN RIGHT WATCH》报导,缅甸安全部队对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运动,对妇女和女童进行大规模强暴。记载了缅甸军方强暴罗兴亚妇女和女孩的暴力行为及进一步残酷的羞辱行为。许多女性描述目击加害者谋杀他们的小孩、配偶和父母:

“我被六名男子拘留,其中五人强暴了我。首先,他们(射杀)了我的兄弟,把我扔到一边,一个人撕开我的裙,抓住我的嘴,把我抱住。其中一个男人强暴我时,他将一把刀插在我身侧,并将它放在那里。他们要我保持不动,我尝试挣扎,却流了更多血。他们甚至威胁要射杀我。”

Maungdaw 镇 Hathi Para 村的 15 岁的 Hala Sadak 说,士兵剥光了她的衣服,将她全身赤裸地从家中拖到附近的一棵树上,据她估计,约有 10 人从后面强暴她。她说:“他们把我留在那里⋯⋯当我的兄弟和妹妹来找我时,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他们以为我死了。”此份观察报告发现几乎所有的强暴案都是轮奸,其中六起大规模强暴案中,幸存者表示士兵们将罗兴亚妇女和女孩集中起来,轮暴或强暴她们。(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我们都可能是她!16 岁阿根廷少女遭掳,轮暴致死

人权观察报告作者斯凯惠勒表示,“强暴一直是缅甸军队针对罗辛亚族进行种族清洗的手段中,最显着且具破坏性的行为,缅甸军队的野蛮暴力行径,已让无数女性和女孩遭受残酷的伤害和创伤。”

这次缅甸的报复行动中,幸存者表示见证士兵杀害自己家人,是整起袭击中最具伤害性的部分。他们描述士兵们将幼童的头撞向树木,将儿童和年迈的父母扔进燃烧的房屋,并向丈夫开枪。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罗兴亚儿童生活在人口贩运与性侵的恐惧之中

除了妇女遭强暴外,罗兴亚难民的儿童也深陷虐杀、儿童贩运与性侵的危机之中。

《SBSNEWS》报导,拯救儿童组织、国际计画组织与世界展望会发起的“被中断的童年”(Childhood Interrupted)报告,研究了罗兴亚儿童于难民营面临的处境。该报告估计,自 2017 年 8 月以来,随各地区暴力事件增加,688,000 难民从缅甸的若开邦逃离,大多数人最终都住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的帐篷里。

Plan International 的代理首席执行官 Susanne Legena 解释了慈善团队如何帮助无人陪伴的孤儿。Legena 女士表示,“我们知道,无论危机发生在哪里,都涉及到大量儿童,这些儿童都身陷贩运的危险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2016 年全球约有 2,800 万儿童生活在被迫流离失所之中。除此之外,联合国机构称约 700 万儿童因自然灾害而在国内流离失所。罗兴亚难民儿童的情况,仍未有可靠且明确的统计数据可了解有多少孩子已与父母分散,或遭遇双亲身亡的情况。尽管如此,Legena 女士说,“我们仍迫切需要考虑,这些孩子面临长时间的流离失所,政府与援助机构必须尝试建立一种保护机制,让孩子们能够聚拢,并与他们的家人或能够关心他们的人联系起来,让他们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免于遭受掠夺或是侵害。”

报导尾声表示,“季风很快就要来临,这会使罗兴亚难民的处境变得更糟,我们需要确保儿童,特别是这些儿童中的一群弱势女孩、年轻女性,她们受到保护,并且我们使用我们所有的权力,让这些孩子及早回归生活正轨。”

这边提及的季风,正是每年夏季因季风造成的暴雨现象,强降雨将在未来几个月袭击孟加拉东部地区,罗兴亚人除了面对过去的种族迫害外,2018 年的夏季,更确实地遭遇另场因气候与可能延伸的疾病带来的另波生存灾难。


图片|来源

暴雨季将掀另波灾难,罗兴亚难民该何去何从?

随着季风季节的临近,孟加拉国政府正在大陆开发一座岛屿,以便转移 100,000 名难民,各国人道机构与援助组织亦与时间赛跑,希望透过一些基础的预防建设拯救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免受将到来的气候危害。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专员办事处)已确定,由于大雨将在未来几个月袭击孟加拉国东部地区,带来的“高风险的泥石流和洪水”可能造成 15 万人丧生。该地区也容易受热带气旋影响,孟加拉湾的漏斗形更可能放大风暴的危害,几乎每年都会造成灾难性的破坏。

且随着季风季节到来,成千上万的难民住在拥挤孟加拉难民营中,有可能爆发霍乱。季风季节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内开始,估计会带来疾病、山体滑坡、洪水泛滥和死亡。

难民营位于世界上洪水泛滥最频繁的地区之一。1970 年,旋风波拉杀死至少 30 万人;2007 年,旋风锡德杀死了 10,000 人。尽管他们付出了努力,援助机构担心他们将无法保护罗兴亚人免于一场可能致灾的危机。

“什么是最坏的情况?我不知道,”联合国一名负责监测营地水和卫生的员工 Didier Boissavi 说。孟加拉国流行霍乱和急性水样腹泻,在雨季期间这些疾病的流行状况将变得更糟。虽然在难民营和收容社区已经完成了两次霍乱疫苗接种活动,但人们担心,由于卫生条件差和水质恶化以及密集的生活条件和可预测的厕所淹水事件,爆发疾病是不可避免的。

在 Kutupalong-Balukhali 难民营里的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卫生站,医疗队领队 Ibrahim Barrie 表示疫情中“高的死亡人数将是老人,”他说,“由于极端高温,脆弱和腹泻脱水。他们大多数都只能等待,并在等待中逐渐死亡。”

五月性别快讯,从印度女童遭虐杀、纽约总长性虐丑闻到罗兴亚人难民实际遭遇的迫害处境,邀请你持续关注国际上需要关注的人道与性别议题,透过正视性侵与性暴力,我们也可以思考能否透过一己之力,替社会现况做出一些改变。

如果你对改变性别暴力、正视性侵议题想投注一些些力量,请填写以下表单,协助我们展开防治性暴力的系统搭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