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一场偏远岛屿的旅行,一段除去网路与社交的日子,你或许会忽然记挂起某人,又或者,发现你不再牵挂着谁。

我、蚊子、利亚一同到南半球某个偏远岛屿住了一周。经常没有网路和手机讯号,单是在雨林和海边散步、聊天、拍照,已够忙了。

手机屏幕显示 SOS。只能拨打紧急求助电话。利亚少到荒野之地,特意截了屏,立此存照。但她还是整天拿手机刷来刷去——社交成瘾是一时三刻戒不掉的。

我们从山路开回高速公路一小时后,突然全车手机铃声大作,短信汹涌而至。蚊子驾驶,未及细看,只知公司、打游戏机的兄弟、家人三大群组,不过一夜,短信已过四百条;利亚也不甘示弱,手机里尽是排山倒海的闲话家常,她还特意念了一句旧同窗的留言:“欢迎回到文明世界!等着听你的抱怨。”


图片|来源

昨晚喝着 Moscato,利亚问我:“明天恢复讯号以后,你最想收到谁的短信?”我假装没听到。她不死心地补充一句:“或者,你最想马上联络谁?”

“我最想马上打给警察叔叔,打救你这个问题少女。”蚊子说眼前已有妹子两枚,就算回不去,也不愁无法繁衍后代(好歹把男人存在的天职完成了),更何况难得不用被俗世鸟事所扰,享受一下山林鸟语倒是清爽。

前年我在加勒比海另一隐世岛屿,在没有网路的情况下把圣诞、除夕和元旦过完,满脑子都是 P 先生会否给我发来节日短信,盘算着如何把手机里的良辰美景发给他羡慕一下。全因为那次犹如去了外太空一趟的时空分隔,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喜欢他。(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你不再爱我,我留着你没有用

但这一次,我在车子后座静静而贪婪地看完手机群组、脸书和电邮,全是些莫名其妙的请求,要灭火的案子,要周旋协调的人事,或是推广宣传的垃圾讯息。

没有回答利亚,是因为我惊觉,人生终于到了这个境地,世上已经没有任何让我牵挂的人。我也清楚知道没有人在牵挂我,却并未为此患得患失。即使文明世界里我的社交和感情生活一塌糊涂,即使我的每篇文章读下来都不过像情感的 SOS,但我会谨记在与世隔绝的小岛,曾拥有过不渴望任何人的自由。

多么珍贵而难得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