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的性别真心话,从青春期的告白经验理解性别多元,才发现,塑造“让每个人好好长成一个人”的环境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在女人迷的写作,从去年的母亲节,又过到了今年的母亲节。今年的我,沈淀了许久,发现自己成为母亲后,才真真切切知道塑造一个“让每个人好好长成一个人”的环境多么重要。于是我要说的是,让我们继续努力在性别议题上,塑造更容纳多元的环境,让每个人好好长成一个人。

十五年前,我在英国写硕士论文,主题是辨识语言教材文本中的性别刻板印象,以避免性别歧视透过各类教育形式移植入脑入心。那个时候,我也第一次跟一个照顾我无微不至、但我当下并不知道是同志的男同学告白,然后被拒绝,也促使他反而对我出柜了他的同性性倾向。同时,我也想起了中学时,曾经被两个女同学照顾得无微不至,最后,他们向我告白她们对我的真实情愫、但我无以回应的青涩记忆。

原来,多元性别的你们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原来,我从来没有刻意用不同的眼光对待你们,似乎是对的,而且我还甚至珍惜着发生在我们之间,如此真切但奈何是一场场美丽误会的感情。

英国一场告白被拒那一天开始,我再次意识到自己非但没有横生恐惧,或荒谬地由爱生恨,反而由爱更生爱,更去努力瞭解和支持同性性倾向的每个个体,其实大家无论性别,就是单纯一个人类,独特而美好,即便跟我的性别认同这么不一样,但在真爱的世界中,许多人希望遇到某人让自己说出“就是你了,我不需要再汲汲营营寻寻觅觅,只想安定有个实质家庭,来给自己生存的力量”的这种需求,却也这么一样。(推荐阅读:同志让我成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们


图片|来源

回头说到十五年前的英国后续,我就这样陪着最要好的麻吉勇敢寻觅爱,这段过程中我也长出了“Gay达 (雷达)”,而他则追到了他的此生伴侣。选择留在英国的他们,使用同性伴侣关系(Civil Partnership)登记结婚,甚至透过完备的社会福利制度,找到卵子捐赠和孕产代理人,生了一对迷人的双胞胎,现在平凡、幸福且稳定地全职工作和家庭生活。

我们一英一台,还是远距在网路上维持东家长西家短、经常靠北另一半的莫逆之交,也开始不时互炸小孩照片或在教养上貌似不同派别而零时差斗嘴碎碎念妈爸经。而每隔几年,就会飞到英国探望他们一家四口,阿皮也一直挂在嘴边自己的英国好友怎样怎样,或是在我们读完《Daddy Papa and Me》绘本,说出好希望自己也有两个爸爸的童言童语。

这辈子我最遗憾的事情,之一,应该就是他们在注册处登记时,我没有办法买机票飞去英国在现场大哭;绝对不是哭自己“曾被他照顾得无微不至而表白,他却惊慌失措但温柔地说他真的不爱女人”这一件事。我是诚心为他感动,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地方,是能够让他安心认同且做他自己,让他名正言顺完成想要的婚姻和生育,让这么有能力照顾孩子的他,陪伴着一双宝贝长大,让孩子有一对爱他们的 Daddy 和 Papa 和周遭平权友善环境,而不会被差别待遇、歧视排挤或抹黑质疑。

婚姻制度,是人类文明社会中伴侣制度中的一种,在台湾则是具有法律效力保障权益的唯一选择,每一个身处台湾社会的公民都应该从出生就被赋予身为台湾人民应享有的基本人权,而每一个人,都该被给予能够选择婚姻制度的权利,让法律能保障决定使用这个制度的双方,以及他们可能会透过生理机能或技术生育得来哺育教养的孩子。是的!每一个人,不论种族、社经状态、信仰、职业甚至他的性别认同、气质或性倾向。


图片|来源

以上这些,是我会永远坚信支持的核心价值,也是我开始身兼母职与教职之后,更会用各种潜移默化、开放对话和公共参与的方式,积极正向传递出去“抿除歧视、拥抱异同”的身教言行。我的两个孩子,虽都还是学龄前幼儿,他们身边不缺同性性倾向的大人及其孩子,他们的互动,就和呼吸一样自然熟悉,希望这样微型的缩影,会能够最终成为整个台湾社会的模样。(推荐阅读:六对同志伴侣的告白:很多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希望台湾不要再因为提出“纳粹又法西斯式专断单一价值 + 坑杀多元性别平等人权 + 剥夺所有人性别教育受教权”公投三案,某一群名为“幸福、信心、希望、安定或守护”但却因宗教或无知而理盲的少数人,让非顺性别/非异性恋者的个体或家庭,平白无故备受挤压而远走到其它平权友善的进步国家了。我们每一个人,从社会最小单位“家庭”开始,做出性别友善的文化准备,国家政府立法机关,则是从修改早已过时的“民法”,做出婚姻平权的制度准备。

让台湾就从此时此刻开始,软硬兼备(人心和制度),让台湾早一点成为“多元性别无碍有爱顺理成家”的一个人本、人道和人权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