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写学习颅颜深层按摩的反思与心得,当我们愿意放弃执着,拥抱自身的平静,其实就是最好的陪伴与疗愈!

上个月,我去学了颅颜深层按摩课。

我本来就想成为身心灵工作者,带给人们疗愈的力量,可是没想过从身体按摩这块下手,因为我本身个子小,没什么力气,总觉得没办法成为身体工作者,可是我的芳疗老师很推荐这个课程,也认为我可以因此对自己的身心有更多觉察,就让我去上了课。

身体疗愈工作,修复的其实是心

跟我一起上课的其他五位都是芳疗师,只有我和另一位妈妈是素人,不过颅颜按摩与其他技法不太一样,是着重在头部及肩颈以上的按摩,而且不须太用力,因为重点在于微微触动头骨缝中间的脑髓液,促进身体自身机能的运作,因此只要轻轻将手包覆住头,以手指推动就可以,搭配简易的肩颈、手臂及脸部按摩,很适合我们这种初学者,与一般居家保养。

第一次上身体按摩的课程,在老师身上看见了芳疗师的专业,她不只是帮助人放松身体,还能透过身体的状况去反推个案的情绪、压力、生活状态,比如有同学的脚部一直很冰冷,她就推测可能是妇科有状况,导致下半身循环不良,而妇科的问题可能因为长期压抑自己的情绪所致,大多数的女生常有这个状况。老师拥有一双抚慰人心的手,好几位同学都被按到泪流不止,感觉自己的担忧与辛苦被温柔接住,得到很好的释放。原来一位厉害的芳疗师,真正能疗愈的是人们的心。(推荐阅读:告诉你一个勇气故事|身心灵给我们的不是一颗药,而是一条路


图片|来源

老师将几个步骤及技巧教完后,轮到我们自己上场实作,互相练习。看老师做得好像很轻松容易,可是自己操作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我因为从来没有正式帮别人按摩的经验,对于这具“肉身”很不熟悉,又很害怕自己记不起动作,一直在想着下一个动作是什么?我有没有漏了什么?想要模仿老师的全部手法,结果搞得自己很紧张,双手都在发抖,被我练习的同学完全能感受到我的崩溃。

“没关系,你本来就没有按摩的经验,不熟悉是正常的,而且你不用记得全部的动作,因为你会有你自己的手法。”老师仍是一贯温柔地安慰我,可是我对自己很气馁,那堂课也没有再继续练习,只在一旁看着其他同学怎么操作。

真正的疗愈力量,是你在当下愿意陪伴

到了下一周的课程,我决定要换一种不一样的心态,有点像是“半放弃”,不去追求完美技法,而是真正与个案“同在”,因为既然我也不会很厉害的手法跟技巧,那就用心按摩她吧,我相信至少她会感受到我的心意。

第一位陪我练习的同学也是一位芳疗师,我们俩有几个相似之处,她跟我一样一直觉得自身的学习还不够,不足以成为一位好的疗愈工作者,到处学了很多身心灵的课程。之前的我一直想着:“我是不是不够厉害?”、“她到底舒不舒服?”可是那天,我在按摩时完全放下了这些想法,只专注于把手好好包覆她的身体,将动作放得更柔、更慢,像海浪一样轻轻推动自己的手,向前、向后,想像有一股安定的力量从我的手掌,传到她的心里,告诉她,也告诉我自己:“我们都是足够好的,不用担心。”我很享受那个当下,自己脑中的杂念变得好少好少,只是很专注地在彼此身上。

按完后,她慢慢张开眼睛对我说:“我很喜欢这种‘有品质的触摸’,虽然没有什么技巧,可是我能感受到妳拥有一股安定的力量,给我的感觉就像湖面一样平静,我也能慢慢随着妳的状态安定下来。”我听了觉得很开心,原来对方真的能感受到我的状态,也能跟着我的状态而平静。后来老师走过来告诉我:“我觉得妳进步很多耶,完全进入了当下的状态!”我笑着跟老师说:“对啊,因为我放弃记动作了。”而且我真的忘记做4个步骤了。老师也笑笑地回:“没错,那就是妳放下‘执着’了。”

因为我放下了执着,放下了对于自身完美的追求,就不再只是注意“自己的表现”,而忽略了“个案的状态”。如果焦点一直在自己身上,就没有真正与他同在,没有真正陪伴着他,所以个案也就难以投入这个按摩,疗愈不会真正发生。但是当我们愿意放下“自己”,反而在这个过程更靠近了对方,而真正的疗愈与陪伴,从来不是多厉害的技巧或方法,而是疗愈者在那个当下,愿意投注自己的生命与心力,让每个人感受到自己被关心着、在乎着、爱着。(推荐阅读:快乐是成长!心灵导师赖佩霞:“你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

后来我也以这样全新的体悟,去为另外一位同学做按摩,她是一位辛苦的妈妈,有三位儿子要照顾,每回上课我都看见她充满疲惫的神情,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于是我决定把她当作我的母亲按摩,这也是我希望能为她做的。我一边想着:“妈妈,妳辛苦了,谢谢妳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一边温柔按着她的手臂,希望为她释放压力,我看见她的神情慢慢从紧绷到放松,呼吸渐渐缓和下来,心里觉得欣慰,发现自己真的能抚慰到他人。

按摩完后,她告诉我:“我刚刚感受到了,自己一直很想要的温暖与平静,没想到从妳这小朋友身上得到了。”她果然和妈妈一样,把我视为孩子,可是我很开心,自己能反馈给她温柔而坚定的陪伴。

原来,成为一位好的身心灵工作者,重点不在于自身学会多少工具,或是修炼过多少法门,我过去一直以为上了很多课程,才可以成为疗愈工作者,可是如果我从来没有真正在生命中实践,使自己成为坚强的人,内心仍旧混乱,充满恐惧与不安,那这些课程只成了我掩饰自我脆弱的伪装,当面对个案时,不只无法给予真正的力量,反而可能做出偏颇的协助。

所以,使自己成为安定有力量的人,然后在每个与他人相处的当下,全心投入陪伴与关心,这就是一位疗愈师能给予的,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