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轩行笔】写生活随笔也写与人的真挚互动。年少时把自己当作主词,经历世事,玮轩写自己成熟后,开始在乎是否对这个世界有所“给予”的心境。

这个专栏,是我每周对生活的一点观察,一些感悟,一些想法。不论理说教,不聊是是非非,只有我自己和自己生命周遭的互动反馈和记录。感谢我能活着的所有时间,愿能以此专栏,感念所有相逢。我相信,每次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每次重逢,都是亿亿人里的不可思议。

我一直觉得时间是相对的,快乐的时光我们觉得易逝,痛苦的时间我们觉得难熬,年岁渐长的时候,一天一天的时间过得飞快,幼儿童年的时候,时间好像永远都用不完。时间是我们所处的三度空间里,看似最公平的维度,是宇宙最慷慨的给予,也是最诚实残忍的限制。我们无法决定自己何时降世,自然的状态下,我们亦无法决定自己何时离开此生。从人类有思想以来,死生问题,一直都是东西方哲学/神学的讨论主体,几千年历史,我们仍对自己的死生一无所知,无法掌握。

死与生,究为何物?每人信仰不同,生长环境不同,自有不同解读。但我常想,无论死或生,既被生出,总是有被生的因缘际会,无论如何,我总是会想要把此生过得淋漓尽致才好。因为只想淋漓尽致的活着,所以我过去无论做什么事情,我总是会尽一切的力气,所有的真心去做,无时无刻,我都希望我能俯仰无愧于天地,宁愿被人辜负被人冤枉被人误解,只希冀自己不欠不负不亏待任何人。这样的我,活了三十个年头,才发现我的淋漓尽致,还是自以为是了。

因为认为自己总是淋漓尽致,因为认为自己总是俯仰无愧,因为认为自己总是不欠不负,我心里头的某个角落,总是特别狂狷的,觉得自己潇洒气派,很容易自以为是,我认为我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生命,只要是我,无事不成。我相信,我自己就是我生命的英雄。


图片|来源

创业的这些年,经历人生百态,见过人性光明面,也领略过人性或许黑暗面,有起有伏,我的心境也随着生命历程转换。我一样保持要把生命过得淋漓尽致的信仰,一样保持俯仰无愧不欠不负的态度,但是我想的再也不是我得到什么,我做了什么,我的成就是什么,而是我能“给予”什么,前着在乎的是自己,自己的感受,自己的狂傲,后者在意的是我能给予“什么”,我帮助了“什么”,我贡献了“什么”,心态不同,境就随心转。

以前常常听到别人对女人迷的质疑,认为台湾不需要以性别为主的媒体社群,我心里头就会有气会有怒会有委屈,但现在再听到任何质疑,我反而会心里一喜,知道我们的存在还有意义,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努力,我们还能给予。以前如果有朋友同事家人任何人误会我,我心里会非常痛苦,认为事情明明不是这样,明明我本意良好,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现在我心里不会再痛苦也不再觉得自己委屈,因为我知道,那就是我给的东西不是对方想要的,如果这不是对方想要的,我本就应该想想如何调整或改变我给的东西与给予的方式。(推荐阅读:【张玮轩行笔】当你觉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给予,是给对方想要的需要的,是把对方作为主词,而不是把对方当成受词。

最有意思的是,我发现,当我想着的是给予,不代表我失去了自己,而是我能学着设身处地的从对方角度思考,我反而学会同理,我反而进步了自己的沟通,我反而更能够心口如一的,让身旁的人感受到我的善意诚心。每天越能感受到自己的能够给予,每天多学会一点温柔,每天都能让身边的人越开心,每天也自然的越来越接近我喜欢的样子,也每天越来越被自己喜欢的人包围和喜欢。


图片|来源

这样的精神,体现在我的生活里,也如实反映在我所创办的事业里。吾思传媒,是我们今年替公司的正名,代表的是我们不断的思考,体现“我”的本质,发展每个人的价值;也代表着我们无私分享的精神。我的父亲白手起家,是每天兢兢业业的创业者,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匾额,上面写着“商道亦是报恩道。”小时候我总觉得从商是一个很俗气的事情,但我的父亲告诉我,真正的商人,是用成功的企业对社会报恩,真正的商道,就是报恩道。吾思传媒,就是一个报恩的企业,感念所有经验,感谢所有读者,感恩所有收入,并尽一切力量的做好,回馈社会。

今年是吾思传媒的第七年,也是我们的第五次举办 525 我爱我节。这五年,我们尝试过各种方式,有盛大的如占据台北市跨年可以容纳二十万人的市民广场,有私密的百人粉丝聚会,有展览有论坛有活动。每一年,都有各自的精彩和成就,但今年,我私心认为,是这几年下来,我自己最期待的一次。因为我们的心意对了。我们想的就是给予,淋漓尽致的给予。(延伸阅读:525我爱我自在节直击:爱自己的五个关键字,你永远是自己的完整版本

有一分热,有一分亮,就发一分光,全心全意的给予。

感谢所有拥有的,感谢所有能够给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