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为你选书】,透过身为“母亲”会经历的各种角色经验与课题,细看女性从青春期到为人母的烦恼、成长与自我觉醒。

编辑选书原因|

母亲节选书,邓惠文的《婚内失恋》,谈女性在婚姻经历的焦虑不安与母职期待。

若你正经历一场“婚内失恋”你该如何觉察自己在亲密关系里的状态?身为妻子,女性得练习不再透过男性评价来衡量自我价值,学习照顾自己,看重自己,成长才会完整。

失去恋爱的感觉,有那么糟糕吗?需要改变吗?

这真的要看人,有些人根本不在乎生活中有没有恋爱感,有个稳定的家,每天可以看看电视,自己吃不完的东西可以塞到另一个人的胃里,冬天的时候被子不会那么冷,要搬重物时有人可以帮忙,地震停电的时候可以互相壮胆,就觉得很好了,甚至还觉得自己比没结婚的人有优越感。这样的人,没有恋爱感真的没关系,不需要被别人影响而开始怀疑自己的婚姻。

但是,与此不同的,有些人如果没有恋爱的感觉,就会浑身不对劲,有位女士告诉我,那感觉是“全身细胞都吸不到氧气,只是不断地累积废物”。而另一位女士,一直“找不到言语描述婚姻的痛苦”,有一天带两岁小孩去捞鱼,小孩问“鱼为什么要放在水里?”,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鱼没有水会死掉”,当下突然顿悟这就是她的婚姻状况而涌出眼泪。对于这样感性的人而言,修复关系、汲取需要的爱之氧气,是生存的必须。


图片|来源

婚内失恋这种问题,绝对不像单身失恋一样可以快速地解决。那种“看清他不爱妳,勇敢离婚吧”的简单口号,或许可以一时激励人心,但并不能解决深层的纠结。我所见的大部分女性,在放弃婚姻之前还是想要尽力尝试挽回恋爱感。但这事的奥妙在于,能不能唤回爱,取决于智慧、勇气、耐心、时机以及命运,拚命想要唤回爱却不谙其道的人,稍一不慎就会变得很像“怨妇”。

我们都很熟悉怨妇的模样── 一脸哀怨,她会说:“你都不想跟我说话吗”,“你很久没有正眼看过我”,“为什么你都不会想找我一起做什么”,“你最近在忙什么”,“我都快要不认识你了”。

这些话显现了对于彼此距离的担忧,也带着某种需索的意味,这样说如果引不出丈夫的回应,就会出现需索意味更强的话语,例如“我难道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吗”,“我是你老婆,一个老婆不该得到老公的一些关心吗”,“你觉得我们这样还像是夫妻吗”,“我们多久没有性生活了”,“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再碰我了吗”,还有一句要个中之人才能体会的:“你现在为什么都不用我用过的汤匙?”

为什么会开始用这样的口吻说话?我想,这不是任何人自发愿意的。被失恋的感觉逼到无奈的境地,就很容易掉入这种角色。一旦开始使用这种口吻,关系就会愈来愈糟。这种态度给人一种“你欠我什么”的感觉,如果丈夫还有一点人性,对关系还有一点道德责任感,就会感到强烈的压力。而人对于压力的本能反应是逃避。(推荐阅读:专访邓惠文:“如果你一直等着被照顾,你自己的成长不会完成”

人对于压力的本能反应是逃避。

再强调一次:人对于压力的本能反应是逃避。

需要强调三次,是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认真对待这个事实。对方明明已经躲着你了,你还继续施予更大的压力,好像以为自己给的压力不够,对方才没有乖乖回来。

至于那些对婚姻关系没有道德责任或认同感的丈夫,只觉得家里的怨妇像只乌贼,老是要喷墨汁污染他的视觉、听觉和感觉,他们或许不感到压力,而是感到厌恶,结果一样是逃离。视线能不接触老婆就绝对不要接触,肉体上也要愈远愈好。

无论如何,停止恶性循环的第一步就是认清自己的状态,对伴侣说话前,想像自己面对着一个自拍镜头,播出来的影片会是什么模样?对着老公的妳,是不是嘴角下垂、露出深深的法令纹?妳的眼神是不是空虚、黑暗、含怨不满?

爱是一种好的、愉快的感觉,它绝对没有办法用黑暗的方式索取。

华人文化中的“女鬼”意象,跟怨妇有相似之处,就是阴气缭绕。如果想要让自己活在光明面,一定要觉察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无爱的婚姻掏空,失去生命之阳,而变成一个空虚的无底的阴的状态。这比喻或许有点夸张,但许多婚内失恋的人,真的都不知不觉地被变成这样。生活没有乐趣,不再照顾自己,任凭自己荒废。不论是在丈夫或他人的眼中,妳都愈来愈让人无法接近。(推荐阅读:亲密关系练习!赖佩霞:“在争吵时闭嘴,也是一种爱”


图片|来源

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女主角特丽莎做了一个梦:

我被埋掉了,给埋了许久许久。你每周来看我一次,每次你都敲敲坟墓,我就出来了。我眼里都是泥。
你总是说,“妳怎么会看得见的?”你想把我眼里的泥擦掉。
我总是说,“我还是看不见,我的眼睛已经成了空洞。”

后来有一天,你要去长途旅行。我知道你是同另一个女人一起去的。几个星期过去了,不见你的影子。我害怕同你错过,就不睡觉了。最后,你又敲着坟墓,但是我整整一个月没有睡觉了,已经累坏了。我想我是不能再从那里出来了。我终于又出来的时候,你显得失望。你说我看来不舒服。我感觉得出,我下塌的两颊和紧张的姿态使你觉得多么难看。

我道歉说,“对不起,你走以后我没阖一眼。”

“是吗?”你的声音里全是装出来的高兴。“妳需要好好休息,需要一个月的假期!”

好像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一个月假,意味着一个月不愿来看我,你有另一个女人。你走了,我又掉进了坟墓。心里完全明白,我又会有不能睡觉的一个月来等着你。你再来的时候,我会更加丑,你会更加失望。

昆德拉写着,特丽莎的丈夫“从来没听到过比这更惨痛的东西”,“他想,他再也不能承受这种爱了”。

寂寞者的梦魇,如此悲伤的恶性循环。

绝对不能待在坟墓里等待,一定要想办法跳出来。摆脱愈来愈像鬼的命运,必须告诉自己:“我要活着。”

“我要像一个活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