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为你选书】,透过身为“母亲”会经历的各种角色经验与课题,细看女性从青春期到为人母的烦恼、成长与自我觉醒。

编辑选书原因|

母亲节选书,邓惠文的《婚内失恋》,谈女性在婚姻经历的焦虑不安与母职期待。

若你正经历一场“婚内失恋”你该如何觉察自己在亲密关系里的状态?身为妻子,女性得练习不再透过男性评价来衡量自我价值,学习照顾自己,看重自己,成长才会完整。

西蒙波娃说:“婚姻被施的诅咒是:两个人太常以弱点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强项。两个人都在要求,而不能乐在给予。”

您的婚姻是不是如此呢?就算自认为常常给予,只要不是“乐在”给予,一定会有意无意地对另一半要求什么,如同前面章节所说的,要求感激和肯定也是一种要求,要求爱,要求忠诚,都是要求。

对亲密伴侣要求的东西,几乎都是用来维护自己内心某个不稳固的部分。害怕自己能力不足的人,最受不了伴侣优柔寡断。幼时被父母抛下的人,特别需要伴侣全心全意的重视。其实婚姻的诅咒还不只西蒙波娃所说的那样,因为两个以弱点结合在一起的人,还会互相投射,吸收并放大彼此的弱点。暗黑想嫁给光明,但通常会发现,婚前以为很亮的那家伙婚后比蜡烛还不如。人们总是怀疑婚前没看清楚,其实没有那么不清楚,而是,暗黑如果够黑,绝对可以吞噬光明。(推荐阅读:专访邓惠文:“请不要再对爱情怀抱婴儿式的幻想”

然而,这也是致命吸引力的原理。人们深刻地爱着又恨着激发自己暗黑与饥饿感的伴侣,紧抓着对方,拚命需索又拚命抨击对方的无能,痛苦而存在。自己难以接纳的部分,丑恶的、渺小的、不满的,都被投到对方身上,如果对方善于吸收,就变成可以矫治的对象。鞭打自己身上的弱点很难,如果有机会把弱点投射到伴侣身上,再去鞭打就容易多了。

我不只一次见识到,因为婚内失恋前来谘商的妻子,起初一直说是因为“他不爱我”而痛苦,后来却峰回路转地发现更大的问题其实是“我不爱他”。


图片|来源

艾丽与翔凯

艾丽抱怨婚姻生活没有爱,很久都没有性生活了。她说婚姻生活有名无实,像守活寡。她不要过下去了。翔凯跟她一起来谘商。

翔凯:“宝贝,我还是爱妳的。”
艾丽:“你不要说那些空话。我们算什么?连性生活都没有。”
翔凯:“我每次找妳,是妳不要的啊!像昨天晚上⋯⋯”
艾丽:“昨天你有酒味。你又去应酬了。”
翔凯:“上个月那次,我没喝酒,妳也是不要。”
艾丽:“你几点才回来?整天都在外面,我们一点交流也没有,有办法做那种事吗?”
翔凯:“所以,我没有不做。是妳不要。然后妳说因为没有性生活要离婚,我真不懂!”
艾丽:“连沟通的机会都没有,当然不会懂。”
翔凯:“……”
艾丽:“……”

治疗师:“听起来,艾丽不喜欢翔凯应酬太多?”

翔凯:“那就是另一件事,不是性生活问题,是应酬问题。我不可能不应酬,那是我收入的必须。”
艾丽:“你只在乎赚钱,都没时间跟我吃饭也没关系。”
翔凯:“我吃饭每次都问妳要不要一起去,妳都说不要。”
艾丽:“我不喜欢那些人!”
翔凯:“我工作就是那些人,没得选择。”
艾丽:“你们讲的东西我没兴趣。”
翔凯:“他们带很多 case 给我。不然我怎么负担那么多贷款?”
艾丽:“我不想谈了。”

治疗师:“你们有很多贷款吗?”

翔凯:“我们住的房子。买给她爸妈的房子。还有帮她弟弟缴车贷。”

治疗师:“有相当的一部分是用于艾丽的家人⋯⋯”

翔凯:“岳父母的生活费也是我负担的,所以我真的不懂她为什么不相信我很爱她。”
艾丽:“钱跟爱是两回事。”

翔凯认为应酬不在家等等根本不是问题,他很乐意带着艾丽去应酬。他认为艾丽不愿与他一同外出,却在家抱怨寂寞,实在无法理解。艾丽不断地抱怨翔凯不爱她,治疗师尝试询问艾丽感到被翔凯冷落的细节,问题的形貌逐渐浮现:艾丽不喜欢翔凯的朋友,所以不能一起吃饭。艾丽不喜欢翔凯的气味,所以不能做爱。艾丽不喜欢翔凯的鼾声,所以分房睡⋯⋯其实,艾丽根本不喜欢翔凯无趣的思考和言谈,所以他们也无法聊天。(推荐阅读:【邓惠文专文】不要待在让你委屈的地方哭

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时,艾丽很快乐。嫁给翔凯之前,艾丽有一个男友,他们都喜欢现代艺术、旅行和运动,但那位男士经济不稳定,脾气没有翔凯好,有时还会跟别的女孩暧昧。总之艾丽做了所有人都认为正确的抉择⋯⋯


图片|来源

我人在波士顿。谘商到一半就突然中止,总觉得需要跟妳解释一下。那次突然听到妳说“是他不爱妳,还是妳不爱他?”,我整个人吓傻了。我觉得非常混乱,因此决定先关起来,自己理清楚。之后几个月,我没再跟翔凯吵架,应该说没说什么话,他说我在冷战,但我只是努力地想要弄清楚我自己。

说来话长,妳应该猜得到我经过的过程吧!翔凯不太愿意,但是他还是尊重我的决定。

我在这里找到一个艺术史的课程,是我一直向往的。一年之后,我们会决定是不是要签字离婚。一年感觉好像有点久,但五年的婚姻好像也不知不觉就过了。我也不知道那时会有什么想法。

这是艾丽改变视角,开始探索自己之后,给治疗师的信中的一段话。

他不爱妳?
妳不爱他?
他不爱他自己?
妳不爱妳自己?

反覆检视这四句话,重新排列再排列,也许能够看清婚姻的纠结。

如果妳忘记了如何爱自己,别人也会忘记。然后妳也无法再爱那个忘记爱妳的人。如果他不懂得如何爱自己,也很难懂得如何爱妳。然后不被爱的妳,更不爱妳自己。

同样的,如果妳不知道如何爱自己,也不可能知道如何爱他。

他会知道他不被爱,于是也很难爱妳。

或许妳已经看出,妳的问题其实不是失恋?

谈到如何收回夫妻之间的投射,总有人问:“如果能够自我接纳,自我满足,不把弱点投射在对方身上,不要求对方支撑自己,也不攻击,那还要伴侣做什么?”

说真的,我也曾经这样想过。会有这种问题,表示对于心理的自立仍然存疑。的确有人很幸运,找到了可以互相扶持弱点的伴侣,不自立也没关系,那不在我们目前讨论的范围(也不需要讨论)。羡慕别人有什么用?事实就是没找到这样的伴侣,原谅自己,接受自己就是必须成长吧!

多年来与许多夫妻一同探索婚姻的奥秘,我仍然相信尽可能地认识并且收回投射,学会处理自己的需求、恐惧、失落(所谓的各种业障),终究是消解婚姻痛苦的必经之道。凡人要无数功夫才能收回一点投射,而只要能收回一点投射,多自立一分,原本是炼狱的婚姻就会清凉许多,可以相安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