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会问,如何判断性骚扰?怎样的行为才叫压迫女权?让我们换个角度思考,所谓尊重与自由,是让他者跳脱被束缚的框架,拥有“拒绝”的自主选项!

朋友立洋跟我说:Lana del ray 这位歌手的歌曲中充满了 daddy issue 对物化身体的崇拜,也因此引起部分女权人士的反弹。

而她的看法比较像是,她宁愿不去了解女权,如果女权是尊重每个个体的生活方式,那么冷漠也应该收到包容,宁愿在父权体制下受益的女性也有收到尊重的权利。

今年二月,Jennifer Lawrence 因为礼服太露,被批评女权倒退。

之前同事问我说,要怎么判断性骚扰?是不是我开心就不是性骚扰,我不开心就是性骚扰?

这三件事情看起来没有关联,但我总是会想到以前看到的文章。作者说她在美国念书时,班上有个女性主义者,总是严厉抨击她们会穿高跟鞋、化妆、穿裙子的人是父权的帮凶、拖垮女性主义进度的累赘。(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女性主义,给人温柔就是对自己温柔


图片|来源

当时我心想,我绝对不要成为会去对别人搓圆捏扁的人。

从人权与平等的角度出发,每个人都应该要活得有尊严;都有捍卫自我认同的自由;都有做自己的自由。同时也有尊重他人认同、包容他人与自己相异处的义务。

要求女性务必化妆、穿高跟鞋、穿裙子、要露出好身材,还是要求女人不能这么做,我看不出哪边的要求有比较高尚。就算是一生梦想是担任家庭主妇,我也不认为这样有什么问题,非得改成立志当职业妇女不可。

因为造成压迫的,从来就不是“有些人过得很符合社会期望”这件事情,而是没有“可以违背社会期望”的选项。

也就是说,会造成压迫的,并不是说出“我想当家庭主妇”的人,而是说出“女人就该当家庭主妇,不要抛头露面”的人。

当同事问我,是不是我开心就不是性骚扰,我不开心就是性骚扰?

我说不是啊,人多多少少会因为习惯不同,而有冒犯的情况发生。情投意合自然是好;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大概讲个“谢谢”、“抱歉”也不会徒生风波。

骚扰通常是意味着,你没有“拒绝”的选项,或者不给你拒绝的机会。

如果今天有人说“我很喜欢妳啊,跟我见个面吧”,我拒绝后对方就不再提起,那就只是件小事;但当对方回说“我做了什么让妳不高兴吗?我在这边道歉,那可以跟我见面了吗?妳什么时候有空呢?为什么不跟我见面呢?明天可以吗?后天呢?大后天呢?如果我有冒犯我不是故意的,我想亲自面对面跟妳道歉,可以给我机会吗?”我才会觉得不舒服。(推荐阅读:【性别观察】中山女中性骚扰:姑息事件,是告诉孩子你的不舒服并不重要


图片|来源

或是即便你已经明确地跟他说“你这样会造成我困扰”,他还是要坚持每天半夜打电话叫你起来尿尿。

但有些可能不是这么恶意喔,有些人可能是一直送礼物过来,明明你已经拒绝了,却要坚持你收下。问题并不是礼物好不好,而是对方到底在不在意“你有不收礼物”的权利。

不只女性,男生也会遇到的,在宴会上有些人会自恃身分来跟你敬酒,同时跟你说“不干就是不给我面子”。如果他真的尊重你,他会跟你说“我干杯你随意”。而不是不管你的意愿,只要你给他面子。

出其不意抓你的胸部、你的屁股一把,无论是男对男、男对女、女对男、女对女,只要对方没有因为你的不愿意而住手与道歉,甚至你必须因为地位而忍耐,就是性骚扰。

做自己本身不会是问题,问题是那些觉得大家都应该跟他长一样、或照他的方式生活的人。

所以穿着裸露没什么问题,只要还清楚别人也有穿着保守的权利;喜欢化妆也没有问题,只要尊重不化妆的人即可;想当家庭主妇跟想当职业妇女一样没有高低之分,而家务分工、家庭主妇的劳动权也是应该关注的议题;身为女性主义者,希望能慢慢地在社会上撑出空间,让 Yes 与 No 与其他可能都是自主权的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