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谜卡 Mika 写母亲的爱与支持,能够无惧地在外奔波,生成自己,都是因为有母亲温柔地在家等候。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只要不是坏事,妈妈永远都是支持你的。”

我想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有全心全意爱着我并且理解我的家人。小时后母亲忙于工作,常常不在家,我已经习惯自己买晚餐,自己骑车去买文具和生活用品,自己去火车站,自己睡着自己醒来。说来好笑,我曾经因为羡慕同学下课后要跟爸爸妈妈和哥哥一起去逛家乐福,而躲在棉被里哭了好久。但总体而言,我的童年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学过钢琴,周末去画画班,也养过小狗,去过游乐园。只是有点孤单而已,但心灵上的空缺并不会造成人类眼睛看得见的实际伤害,久而久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真的很擅长一个人生活。(推荐阅读:一个人生活!10件重回单纯美好的质感练习


图|作者提供

时间是如此任性,自顾自的流逝,不管你愿不愿意,也不在乎你有没有注意到。转眼间十几年的光阴过去,来不及做好心理左准备,一不小心女儿就从牙牙学语的小宝宝长成了跟她一样高的大人。我决定到台北读大学,独处是习惯了,离家倒是第一次,在繁华城市里总有各式各样的事情让你忙碌,妈妈将之前开的店铺收了,许多闲暇的时间待在家,却变成唯一女儿在外奔波,很少回家,常常是回去了几天又匆匆离开。

我妈从来没有对于我的日程安排表示意见,但不管搭几点的车,她总是二话不说的接送我;只要我在家,她就不会出门。她是个天生的美人,为了维持身材每天中午都只喝自己打的营养果汁,唯独在我回家的时,餐餐都烧一整桌丰盛的菜肴,全都是我爱吃的食物。

我最喜欢陪她去菜市场,那些买到彼此都认识的摊贩叔叔阿姨们都会说:“唉唷!女儿长这么大了唷!好漂亮馁!”妈妈会眯着眼嘻嘻笑:“像我啦、像我啦。”然后我会伸手接过一袋又一袋的食材,提大包小包的萝卜青菜,感觉自己像个很有力的小保镖而充满成就感。大家都说我们很像姐妹,有时候我渴望长得更高大一点,有更宽阔的肩膀和强壮的体魄可以保护她。

自从回家的日子变得珍贵,我不再睡自己的房间,而是跟我妈赖在同一张床上,我们常常从 11、12 点躺下,然后讲话讲到天亮。

“妈,我这样东奔西跑的,你都不担心吗?”
“当然担心啊!妳一下跑去埃及、一下跑去土耳其,我每天都在害怕妳出事。”
“那妳怎么从来不阻止我?”
“因为我知道阻止妳也没有用。”“而且我支持妳。”

   母亲是个很可爱的人,不曾对我诉说过想念,但会在社群软体上贴我们的合照。

“女儿回来了很开心。”
“今天和女儿一起去看电影。”

母亲节时我包了五百块的红包,她跟我说:“哦,谢了。”然后在电话那端乐得合不拢嘴地和亲朋好友说:“女儿包红包给我啦,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觉得她长大了,同时也觉得自己老了呢。”

我出去旅行,我写的每一篇文章,她都认真读过好几遍。有天我不经意地说:“不知道大阿姨她们有没有看过。”我亲爱的妈妈说:“有啊,我都有传给他们,还有贵华阿姨、阿青妈咪、叔叔、婶婶、伯伯⋯⋯他们都说妳写的很好!”(推荐阅读:《旅行,是为了找到回家的路》:旅行就像剥洋葱,总有一片令人流泪


图|作者提供

人说百孝之首慕父母,在抽丝剥茧中的人生中,写作成了我复杂情绪里的出口与救赎,同时恍然明白自己此生的心愿,就是想让母亲脸上永远露着这种家中有女初长成而引以为傲的神情。我有太多性格遗传至母亲,她也喜欢写字,年轻时的梦想是当个记者,但碍于时代的艰难,然后又生下我⋯⋯从此便将一切都贡献给了孩子。 

“妈,你是先怀孕,还是先结婚的呢?”
“结婚之后才怀你的。干嘛问这个?”

“想知道是不是我误了妳一生。”

  没想到她接着说:“傻了吗,妳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宝贝。”

我回头想起母亲的坚毅与温柔,但这柔如水同时钢如铁的外表下,又有多少她不愿让我承担的伤心与重重难关?我好想说我爱她爱得不知所措,恨不得抛弃一切只为了陪在她身边一起享受平淡而可贵的日常,但我的矛盾却总是自我拉扯,最后又成就一场任性又叛逆的狂奔。

但我知道,我的无所畏惧,是因为总有她在等我回家。

亲爱的妈妈,是妳教我成为勇敢的女孩。现在,换我照顾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