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Veronica Chang 写自己在 30 岁的里程碑前,勇敢创业的故事,倘若你学会诚实面对自己,尽管遇见挫折也将无所畏惧。

作者|Veronica Chang

和好姐妹叙叙旧的时候,我会发现,其实身旁的朋友并不是很快乐,虽然他们口中说说过的还行呀,但其实听得出来他们并不快乐地做着自己不是真心想做的事,看着他们因为觉得更近 30 岁,不论在工作上还是感情上更害怕去做出新的选择。他们的故事如同看到我过去的影子,我能感同身受为他们的压抑感到失落,所以我提起笔,和你坦承我离乡这五年来,25 岁以后的心灵转变,愿我们彼此交换心得后你我未来的生活都过得更好。

这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核心就是:无时无刻对自己诚实,对自己的“想要”的诚实,也对自己的“不想要”诚实。

因为渐渐地对自己诚实,才会渐渐地去了解什么是造成让我过去感到害怕、挫折、受委屈变得懦弱的原因,仔细去检视这些原因后才发现,原来过去面对自己被霸凌、面对不公不义,在 25 岁前我选择去欺骗自己,欺骗因为自己菜所以面对职场上的霸凌合情合理, 欺骗自己因为我年轻刚出社会所以能力不及,而太遥远的机会我追求不起也担当不起。 

25 岁以前的我并不快乐,以为社会本来就是这样运作的,说自己的期待太遥远,不如先符合社会的期待吧;25 岁以前,老实说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诚实面对自己! (推荐阅读:【女力创业专栏】创业是条天堂路,我们只和自己比赛

到 25 岁后有两年的时间,有机会到英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一起学习,我很喜欢老师、同学还有业界专家之间在同张桌子上平行对等地讨论,像是刚到英国不久就见到 Burberry 前任的全球行销副总,我们还在欢愉的气氛中意外地相约喝咖啡聊聊彼此的想法,反而让我体悟到,一些所谓不简单的人物,他们之所以赢得这么多人的尊敬是在于愿意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并且愿意提供价值给需要帮助的人,这也颠覆了我原来从小到大以为社会里位阶尊卑该有的形式,我想到邓惠文医师曾说过 :“每个人在小时候都会因为社会外在的要求,去选择穿一件衣服,以为穿上那件衣服才会容易被社会接纳。”

而过去的我曾以为服从位阶就是社会化后穿上的外衣,入社会后就是要慢慢磨慢慢爬,等到媳妇熬成婆,长大一点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并不都是这样运作的;对我来说,用同理心去凝聚团队共同并肩合作才能为公司为社会创造最大价值。 

当然每种社会每种环境也难免会遇到不是那么开心的事,像我在念书的这两年间,遇到很多同学之间还有在生活中的歧视,少数人会去轻易的用语言沟通能力、背景或甚至是种族去将他人分级,适当的让步之后却还是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尊重,相比前面所说的,我心中的成功人物,为这种人委屈,并不值得。

这时候我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情势我不站出来不捍卫挞伐的话,就是我自己在姑息纵容这样的事实一再发生,因此我会采取行动去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也反映在一般的职场文化上和团体生活中,像是当你进入一个新环境的时受到很多眼睛检视,你的独特很有可能会受到其他人的指指点点,要是你被欺负还默默接受消化这些委屈,欺负你的人反而还会因此沾沾自喜。

那些的经验其实让我知道,其实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需要委屈的躲在角落自己消化这些委屈,要切记:“不要躲在让你委屈的地方掉眼泪。”


图片|来源

那什么是对于自己的“想要”诚实呢?

其实在我 25 岁的时候来到英国念书,也正在一个人生很多抉择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心里想着 35 岁的我要过着怎么样怎么样的生活,但是在这些有人说是理想、有人说是幻想、但也有人说是梦想的之中抉择的时候,也真会选,往往最想要的那个生活,刚好都是最遥远的,光想起来就觉得不可能——美满的家庭、和乐融融的工作环境,还有充满冲劲的团队文化,在忙碌之余,又不疏于与相隔万里家人的情感,真难啊!

念书的时候开始为毕业后留在英国创业做规划,当时也没不是很清楚地想说走一步是一步。而毕业后由于没有任何经济支柱,需要到处寻觅免费的办公空间,建立英国产业中的人脉网,以及寻找资金的过程都有很多被拒于门外的经验,在时间规划上也因为签证时限的关系被压缩得相当紧迫,公事上要完成的任务也对那时的我来说非常庞大,常常怀疑自己的能力到底够不够支撑这样的计画,潜意识里有千万个抗拒,那些日子里很容易烦躁,也很难过自己为何会这么无助,现在回想起来,都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跨过接近崩溃的难关。

我很幸运的,让自己的身边围绕着优秀又正向的人,而他们的例子给我更大的动力继续往“最最最”想要的生活走。 有个很好的例子是,我身边的一对希腊情侣朋友,也正在创业,还记得两年前,女孩子抱着大肚子到处见客户及投资者,为他们的人工智慧新创公司发表募资,很多人会说人有家庭,有了小孩就无法实现自己最理想的生活,但是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真的是“你够不够想”而已。他们拿到的第一笔资金只有 30 万台币左右,要养家,养小孩,还要养公司,那怎么会够,而这不就是大家说的现实不允许吗?(推荐阅读:谈创业成功,不如谈创业失败:人们真正在意的是产品的价值

小孩怎么办?谁顾小孩?

但精彩的是,我就看他们千辛万苦的找到了一个让他们适合带小孩去上班的小小办公空间,每天带着小孩上班,甚至带着小孩飞到亚洲许多国家投资发表,看着这对情侣,女生在台上发表,男生在台下把小孩抱在腿上还一边写程式,这画面是真正的追梦过程。

“追梦”就要把这些难关还有责任给吞下去。

我们从他们身上其实得到了很多启发,在追梦的过程中,家人的期待,社会的观感,跟强褓中的嗷嗷待哺的小孩,其实都是自己的责任,如果真的要追梦,就得继续扛得起的责任,同时还得面临更多的难关。

有些人说已经 30 岁上下了,很多事无法再下重大抉择,但这时候你就需要诚实的反问自己,现在是不是正走在追寻最想要的生活的路上?如果是,那现在就是你创造新现实的时候。如果你还会犹豫,你是真的真的这么想要吗?除了睡前对梦想的喃喃自语,也别忘了将这问题留给在清醒时分之际的你。

在 30 岁的里程碑面前,如果学会诚实了自己,那你将无所畏惧;而后,才好优雅地昂首阔步,迎向下一场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