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谢泽叶写自己对宗教间同志之争的看法,身为挺同志的天主教徒,为何总觉得两面不是人?这些争论,也让他开始思考何谓性别的多元价值。

文|谢泽叶

同志议题现况

关于性平教育以及同志婚姻,至今也吵了第三年。目前因为适逢年底大选,因此各项政治活动也陆陆续续开始展开,其中的“反同公投”就是其中一则相关政治活动。

这个所谓“反同公投”是甚么呢?主要是中选会列出三个公投项目,分别是“不同意性教育涵盖同志教育”;“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以及“另订别法案取代同性婚姻之保障”。

当这些公投题目出来时,很多支持性少数的团体以及群体,纷纷为性少数抱不平,认为这种摆明歧视的公投是侵犯人权以及对民主的羞辱,而其中被舆论攻击最多的,恐怕就属基督宗教等保守宗教团体为主。(推荐阅读:台湾真的同志友善吗?台湾首份同志人权政策检视报告公布!

其实基督宗教会变成挺同群体攻击的标靶是不难想像的,原因是因为打从前年的反同大游行之时,基督宗教团体纷纷表达政策与信仰冲突的焦虑,以及他们对于性别友善政策的恐慌,并为此在凯道表达他们对于自己信仰不被尊重的愤怒。

但也因为如此,直到现在凡是提到反同,挺同群体往往优先攻击的都是基督宗教,过激者甚至连挺同的基督徒也加以攻击。

因此,作为一个天主教徒,让我不禁想问:“请问多元性别的价值是什么呢?”


图片|来源

性少数出柜,挺同基督徒入柜了?

教宗方济各曾经在飞机上表态说“我们对 LGBT 亏欠太多了”。

以天主教徒的角度来看,虽然天主教目前内部对于性少数的接纳程度仍是在保守状态(毕竟全世界的天主教都听命于教廷),但是教宗日前在飞机上的谈话,我们似乎可以稍加乐观的期盼,保守的天主教对于性少数的看法或许有朝一日会出现值得期待的变化。

然而如果要说目前针对多元性别议题上有比较明显交锋的教派,则是以各教会各司其职的基督教为主。我相信挺同的网友偶而会在网路上看到某些基督教意见领袖,以及单纯的基督教网友,表达自己支持性少数的立场,以及跟家人与教会立场不同而导致的冲突。甚至有些任职性平教育推广的基督徒,也因为宗教和个人立场而处于蜡烛两头烧的局面。显见无论是面对当前社会风气也好,还是背负宗教立场也罢,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当前挺同的基督徒在面对双重夹击时,呈现“夹心饼干”的无奈。

因此对于支持性少数的基督徒的处境可以怎么说呢?无论是支持也好,还是站在宗教立场也罢,我们发现当整个社会已经公开“出柜”以自己性倾向与性别政治感到骄傲时,挺同基督徒在当前的处境中却反而“入柜”了。

这个社会对基督徒持什么想法?

然而基督徒在社会中被歧视早已不是新闻。早在性少数议题之前,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对于基督徒的不屑早已随处可见。你可能曾经在现实生活中有看过基督徒与非教徒为“偶像”这个问题而互掐脖子;你可能曾在网路上看到有网友痛骂基督教是邪教,并且高捧撒旦教刺激基督教徒而在网路上引发正反两方之争。(推荐阅读:马来西亚同志牧师欧阳文风:“我无法选择性取向,但能选择不自欺欺人”

假使我们暂不讨论如此偏激的现象,那么我们或多或少也会在日常谈话中看见有些人对于基督教的不屑,凡是一知道某个人是基督徒,无不是白眼相待,那么当我们在谈多元性别议题之前,我们不禁想问问自己──对于生活中各种“不一样”的人,我们对他们究竟了解多少呢?

我从去年慕道至今,我在教区也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我入教之前,我也是跟非教徒一样,觉得宗教很可笑,基督教的任何言论都是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我实际接触教徒以后,我发现其实这些教徒心里所想的可能比非教徒想的还要单纯。

他们之所以反性少数以及对性议题保守,并不是因为他们是坏人,而是在于其实我们整个社会──包含教区──从来没有一次认真的谈论这些东西,所以与其说信徒性保守或反对性少数,还不如说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图片|来源

因此当我提到我们要认识多元性别以及谈及性别教育议题时,看到信徒们如此真诚的神色,以及坦率的表达“这方面我们不是很清楚,能不能讲得简单一点”的时候,让我不禁想问: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甚么,那我们应该责怪他吗?以我们的角度来看,当然觉得一群连自己在反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在反同志有点有趣,但是我们这么严厉地去审视一群不知道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要好好得让他们知道他们在做甚么,让他们知道他们原来是抱持偏见,而改进自身并开始接纳原本不接纳的人吗?

我这段想说的,并不是基督徒因为无知而造成的恶果不用负责任,而是在于如果对于一群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么的人,你不跟他解释,而是用居高临下鄙视的态度嘲讽以及教训对方,那你们的目的是甚么呢?当然“不知道”造成的恶果必须负责任,然而你不试着用简单的方式,让这些毫无性平概念的群体了解我们在做甚么,那么光是这样谩骂他们,你觉得他们会觉得羞愧而改进?还是觉得你不可理喻?

写到这里,让我不禁质疑:这些批评基督教反同的人,你们究竟知不知道多元文化的精神是什么?

多元性别的真谛

我曾经被一个伊斯兰教友奇怪的质问“为什么妳一信天主教就愈来愈不尊重性少数?”然而问他多元文化以及性教育的精神是什么,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又反说我支持性少数和性教育违反(我的)教规。

我也曾经因为表态自己是支持性少数的基督徒,被挺同人士白眼,以及言语攻击。

所谓的“多元性别”以及“性别教育”的价值,并不只是在于我们要尊重各种性别性倾向,以及给各种性别性倾向法律上平等的待遇,而是在于我们要接纳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并且尊重和包容每个个人身分。(推荐阅读:一位妈妈眼中的多元性别教育:身而为人,不用活在框框里

如果你能支持性少数,但是连一个人的宗教信仰却不能同样接纳,那么你真的了解六色彩虹旗的真正意义吗?

对于多元性别的倡议,我们该倡议的不只是给多元性别文化上与法律上的尊重,而是我们要尊重各种与自己不一样的人,以及反对各种立场的歧视甚至仇恨。如果我们真正意义的了解“多元”与“尊重”的意义,或许我们的世界也不会出现,无知的人藉由公投向世界质问“我有没有歧视别人的权利”的荒唐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