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杨子霈从母亲节谈到照顾者,抛出问题要大众思考:母亲为出席庆祝活动、符合社会的母职期待而得放下工作职责,是否成了另种无形压力?

作者|杨子霈

女儿幼儿园依往例盛大举办母亲节庆祝活动,但因为在上班日,我那个时段刚好担任学校演说比赛的评审,难以找到替代的评审,于是老公请假代打。往年也都是自己花代课费请假去“被庆祝”,那时问现场的妈妈们,也几乎都是放下工作请假参加,有些则请阿嬷代打,总之,几乎全员到齐,而且清一色是妈妈或阿嬷,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

活动内容则大抵是唱歌、亲子团康或手作活动。但幼儿园小孩其实情绪很不好控制,记得有一年是室内的亲子 DIY 康乃馨活动,小兽们不耐讲解和久坐,有些人就暴走了,被家属带出去放风。其实当天人多嘈杂,幼幼班的小朋友们情绪都很不好,很多人在哭闹,抱住妈妈的大腿不放,妈妈们一边安抚一边要配合演出,很累人;尤其我又是双胞胎妈妈,一个人要带两只,更是狼狈。


图片|来源

女儿心情也很不好,我因为是下课后才过来,晚到十分钟左右,我家姊姊就很不高兴,看到我就直跺脚说:“生气!”回家后问她,她说:“妈妈太早来了!”(其实她要表达的是“太晚”,不过她对语词的掌握还不精确)。我跟她解释:“妈妈还要上班才晚一点过来”、“妈妈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为了来看妳们还要自己花钱找人代课才能过来的耶!”(妈妈为了配合活在“良母”的象征中,已经很努力了呀!)

而就我所知,其实不分公私立幼儿园,小学、政府机关、民间的营利或非营利组织⋯⋯等等,都有盛大的母亲节感恩活动。有的学校还举办帮妈妈“洗脚”的活动,同事有两个小孩就要被洗两次脚!(推荐阅读:新手妈妈的告白:当了母亲,才知道母亲心中的痛

当然也很理解主办方希望教导小孩们“感恩”的苦心,以及小孩对妈妈的感谢心意,然而,在目前 25-44 岁妇女劳参率逾 80% 的情况下,为何无视于大部分的妈妈们是难以分身的? 相对来说,“父亲节”的庆祝活动就淡化许多,各单位完全不敢要求爸爸们放下手边工作来“被庆祝”,那么,为什么“母亲”就是被认为工作可取代性较高而可以请假的一方?母亲节庆祝活动,除了强化刻板的“母亲”形象——无私奉献、慈祥和蔼、做牛做马外,究竟释放了母亲们什么?或者教小孩认识到“母亲”应该是什么?

今年因为实在抽不开身,我和老公冷静地讨论了一番:首先,我们认为母亲节应该定位为“照顾者节”,而每一个小孩的照顾者,其实不只有母亲,阿公阿嬷、爸爸、或其他亲属,通通可以是“照顾者”而“被庆祝”,如此一来,谁有空谁去,妈妈请假缺席其实没什么好愧疚的,去参加的人也不能怀着“代打”心态。再者,如果要感谢妈妈,其实随时都可以感恩,不需要在这样的节日才想到“感恩”。

最后,是否应该先问妈妈们希望什么样的庆祝形式,再投其所好来庆祝?我想许多妈妈们最想要的母亲礼物,或许是放假一天,可以尽情血拼、看电影、写稿或访友旅行吧! 无论如何,就是不要坐在“母亲”那个象征性位置上,神明一样接受感恩供奉就好了! (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写在母亲节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级妈妈

作家张让曾写道:

“事实上,母亲节的仪式和颂赞有可怕的相反意义:它表章一个概念,而不是个人;它强化母亲的奉献牺牲,而无意将她释放。母亲节像卡片上的罐头祝福,是一种形式的敷衍,乃至侮辱。母亲们需要母亲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