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编辑与作者为你挑片,写影评也写生命故事,看见镜头下的缩影人生。《厌世妈咪日记》,当你忙碌得失去自己,人生被爱掏空,请不要忘记照顾自己的心。

响亮哭声划破深夜,你一天的开始可由几个周而复始的画面作结。

凌晨闹钟,婴儿哭声,排泄与尿布,奶嘴与安抚。

再次被闹铃叫醒,仅睡两、三个小时的你,得开始张罗早餐,替小孩穿衣,大吼大叫终于把孩子送出门,你像朵失去生气的花,颓然摊在椅上,这时悠悠从旁走过的伴侣,在你额上亲亲一吻,甩着车钥匙上班去。

门关上,家里一片寂静,你感觉自己跟这片寂寥很像,脆弱、无声、了无生气。


图片|来源

奥斯卡影后莎莉赛隆最新作品《厌世妈咪日记》,故事叙述三个孩子的妈妈玛萝(Charlize Theron 饰)成为母亲后面对家庭、工作、育儿课题的压力,被家务压得喘不过气,在弟弟的建议下雇用了“夜间保姆”塔莉(Mackenzie Davis 饰),一步步找回生活节奏。

《厌世妈咪日记》看似是部励志的母亲育儿的电影,但当你看到最后,会发现这是给所有少女的启示录:有天你会为人母,当人生像被凌晨五点的垃圾车辗压而过,别忘了问自己,是为了什么坚定且周而复始地生活。

当你觉得空了,请记得照顾自己的心

电影开头,晨光洒进房里,玛萝挺着大肚,拿着鬃毛刷走进二儿子房间,轻音乐当衬底,开始他们早晨的例行公事:用刷子刷遍儿子的肌肤。快转电影,跳到玛萝与二儿子校长会谈的那刻,校长直指玛萝的孩子太过“独特”需要特殊照顾,要她自费另请辅导老师,全天候照护。(推荐阅读:【为你挑片】《淑女鸟》如果这就是最好的我,你要不要?

画面再跳,这时玛萝已产下第三胎,手提着小宝宝再次与校长会面,校长开门见山:我们无法收过于“独特”的孩子。

独特独特,对于二儿子的情绪控管问题玛萝早已心力交瘁,但为何每个人都要用“独特”来形容自己的孩子?每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不是都该独一无二?

面对新生儿与二儿子的教养问题,撑不下去的玛萝终于向外求救,打电话给夜间保母塔莉,期待她的出现,拯救自己失序的生活。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塔莉出现后,一切紊乱的事务突然有了节奏,玛萝终于能从失眠与尿布的漩涡中跳出,晚上十点就早早躺在床上,起初居然还有点不习惯。

多出来的夜间时间,让玛萝终于有机会停下来,检视自己像陀螺般,不断为了他人而旋转的人生。有次喂奶,塔莉与玛萝搭话,她问:“你年轻时,有过梦想吗?”玛萝的眼神像在望一个很远的梦:

“如果我年轻时有过梦想,我现在还可以对世界发发脾气,但现在,我只能对自己生气⋯⋯我觉得我空了。”

或许每位母亲都曾有觉得自己的人生“空了”的感受,当你把生活重心放在家庭、孩子身上,忙碌得忘了自己,猛然于繁琐日常里回望,看不见自己身影,你给得疲惫,心有一块,像被掏空。日日为他人努力生活的你,请不要忘记照顾你的心,留下一块时间跟自己对话,让逐渐被生活淹没的自己,有个空隙可以伸手求援,有个空间仍可任性地保有自己。

母职角色,不该是种期待而是选择

塔莉的出现让玛萝分崩离析的世界得以拼凑,她们在深夜相聚,在一次次哺乳喂奶的过程交换心事,塔莉的年轻无畏召唤了玛萝的勇气,让她愿意面对自己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我该如何成为一个社会期待的“好妈妈”?“好妈妈”还能有资格怀有年轻时的梦吗?

有天深夜,塔莉怂恿玛萝跟她一起开长途夜车,到玛萝年轻时候生活的布鲁克林喝一杯。于玛萝来说,这是趟重感自由的旅程,是趟抛下框架的逃离,是趟缅怀青春的回望。

20 岁的时候你感觉无比自由,但当 30 岁来到,就像是凌晨五点从转角出现的垃圾车一样,令人感到厌烦。

《厌世妈咪日记》玛萝

当她们真的这么做了,抛下小宝宝给仍在熟睡的父亲照护,两人像未经世事的高中生偷跑出家门,为自由疯狂一次。

到了布鲁克林,塔莉突然对玛萝宣布,自己将不会再担任夜间保母的照护责任,这段期间是个过渡期,而她到了该走的时机。玛萝对突如其来的讯息难以适应,吼着:“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塔莉一脸坚定,也吼回去:

“你一直以为自己一事无成,但你忘了像你这样日复一日、不断重复地为爱的人付出,不就已经实现了你最渴望的东西了吗?”

没有你,我该怎么办?这或许是每位母亲在心底常有的呐喊。

当身为女性被要求无条件地为家务付出,却被视为理所当然爱的劳动的时候;当女性被社会套上“好妈妈”、“好妻子”的刻板期待,觉得快要活得看不见自己的时候;初为人母,社会期待每位母亲母爱内建,能对孩子有源源不绝的爱与关怀,却忘了母亲也需要休息,也曾觉得,被爱掏空。(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写在母亲节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级妈妈

身陷在这样的生活,到底该如何是好?

《厌世妈咪日记》点出每位母亲日复一日的付出与关爱,都不该被视作理所当然,那是她们选择放下自我,用尽全力撑起一个家的证明。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无处可逃的时候,别忘了你身边的伴侣

电影最后,一场酒驾车祸,撞碎了玛萝建造出来的美好生活,原来塔莉仅是玛萝因过度劳累、渴望从疲累的日常逃脱而出现的精神幻象。

而玛萝的丈夫,在医院里得知太太的精神状况才恍然大悟,对自己一直在家务分担与照护责任上的缺席,心生愧疚。

这样的结局出人意表,却也写实点出许多女性在担任母职时遭遇的困境与难处,电影也很许多讽刺桥段刺激观者思考家庭责任分担之重要性。从开头妻子忙碌一夜后,伴侣一夜好眠,仅用额头上的亲亲一吻,示意了解妻子的辛苦;下班回家,看见满桌的冷冻食物与冷冻蔬菜,只顾着抱怨,妻子眼神涣散、累瘫的神情比餐桌的食物还不入眼。

车祸后,心感愧疚的丈夫来到玛萝床前,告诉她自己一直以来都疏忽了,“我以为妳一直都做得很好,我不知道情况会变成这样⋯⋯”玛萝却不安地回覆:“我觉得我做得很好,你觉得我做得还不够好吗?”

简短对话,却让每个人深刻感到社会对母职期待在每个女性身上造成多大压力,让观者透过微小却写实的细节积累,思考家庭责任分担的重要,也同时将女性对母职的焦虑深刻刻画。

《厌世妈咪日记》用小细节堆叠出传统家庭分工中极少出现的父亲身影,体现伴侣一同实践家务分工的重要性,更透过少女年轻时的疯狂到成为人母甘于平淡的坚定,点出社会最常忽略的母职劳动问题,以温柔角度告诉社会,每位母亲日复一日的积累,都是出自对爱的坚持,年少时做过好傻好天真的梦,也都因有了一个家,甘愿化作重复的陪伴与日常。

或许当一个母亲不再追逐梦想,不再躁动,渴望安定,都是因命里有了比梦想更珍贵的东西想驻足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