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夜埋首工作的议员,39 岁失恋第一次独游后才学会放空,在旅程中学会接收生命带来的讯号,感受自己。

摄影|黄宝莹

“那年我 39 岁,当时失恋,既然在香港不想见人,以为自己可以好不羁去散个心!”这句感觉异常少女心事又耳熟能详的对白,出自 Tanya 的口中,笔者也不禁要学她睁大双眼听下去。

说旅行态度,其实也在说人生观;她不是什么旅游达人,她只是像你也像我,为人生日夜埋首工作至忘了放假是什么滋味的人,她是陈淑庄。

提起陈淑庄(Tanya),除了立法会上唇枪舌剑画面,最多人联想起的,应该是她不时在 Facebook 上载独游照片。一个人先后到过阿根廷、古巴、伊朗、尼泊尔,你或许很难想像,性格独立又说话表情多多的她,原来 39 岁人,才真正第一次独游,那次更是场灾难。


早前在 Voltra 义游的论坛,笑指读书时代从没有过“Gap year”,可是没当议员的 4 年,却彻底改变她的旅行态度。(黄宝莹摄)

【第一次】失恋独游新加坡:“Disastrous(灾难性的)!”

“那年我 39 岁,当时失恋,既然在香港不想见人,以为自己可以好不羁去散个心!”这句感觉异常少女心事又耳熟能详的对白,出自Tanya 的口中,笔者也不禁要学她睁大双眼听下去。

“那次是去新加坡,简直是恶梦!我 30 岁便开始一个人住,我又懂得照顾自己,朋友说我是 CEO(Chief Entertainment Organizer),我应该是很玩得、很懂照顾人,完全没想像到会变成这样。我去到真系好 lost,个人好 tense,完全不懂得 enjoy!”原来不止政策话题,说起自身经历,她一样七情上面。“结果不但没散心,更像 confine 了,将自己打包得更实。”说了半天,她说开心事只记得去过环球影城,其他一切都是灾难。(推荐阅读:【雪儿流浪手记】独游印度!面对恐惧,而不是从此拒绝冒险


(Tanya CHAN 陈淑庄@Facebook)

4年“Gap Year”:从 Control freak 到学会放假

好事,多半不能成双;坏事却总爱“打孖上”。刚结束 8 年感情,2011、12 年,陈淑庄接连输掉区选与立法会议席,她笑指,那应该是人生仅有的Gap year。“2012 输掉立法会选举之前,我几乎没放过一个长过 7 日的假。但即使去了别处,也不停处理香港的公务,我根本从不懂“放假”。”

Backpack 就是要学识:唔好做 Control freak!——陈淑庄

往后四年,听了舞台创作朋友的 backpack 经验,心思思想出去看一下。怎料要学懂放假,原来先要学懂,如何跟自己相处,特别是自己的 control freak 性格。“Backpack 的第一站是布拉格,我不但买了来回机票,更 book 了 4 晚酒店,带了三本旅游书出门,甚至买定 1st class 火车票,其实真系无聊到爆,千祈唔好买,搵老衬!”作为 control freak 的她,“保险”行为当然不止于此,走到斯洛文尼亚国家公园,手里要拿三份不同比例的地图才放心。“去到油站买一份,到超市又再买一份,我真系好麻烦!”陈淑庄自嘲地说。


笑言最喜欢行山,无论走到那里都会行山。(Tanya CHAN 陈淑庄@Facebook)

一个人在途上:学习接收大自然 message

要真正由控制狂,蜕变成为“一上机铁就可以关上电话放空”,除了时间让心态调整,更重要可能是一种知时知命的安心感觉。“因为一个人去旅行,你会感受到很多 signal。”

听到“signal”这个字,笔者双眼立即发亮。无他,只是最近跟朋友说的最多的,正是这字,只是从没想过,会出自这位思路异常清晰、惯于每日唇枪舌剑的 gentle woman 口中。“我本身没宗教信仰,但个天会透过你身边的人、一些事,让你接收信息,如会告诉你下一站应该去哪里。”Tanya 续说。(推荐阅读:【如果你想】Solo Travel:三个台湾秘境,任性把时间留给自己


一个人去旅行“好开心、真系好开心”,整个访问她可是说了上 20 次。(Tanya CHAN 陈淑庄@Facebook)

“去斯洛文尼亚行山那次,那些 control freak 的性格还未停止(正是手拿三份地图那次)。最后我选定一条走 3 小时的路线,怎料中途行错了路,本打算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忽然有一堆昆虫飞过来,我却跟自己说:“行得山点会怕昆虫!哼!”直至再飞来第二堆昆虫,我开始觉得可能是一些 message,回头走 4 分钟,回去看大地图才发现,那条路根本无法走出去。”

“如果你个人太 aggressive,总是跟自己说‘我唔惊,我一定要行’,大抵你行完一个钟,即使跑也赶不上巴士回程。自从那次之后,我个人更加 relax。”信号还不止一个,那次旅行,Tanya 在三个不同国家,遇上同一对南韩夫妇,人更体会了随遇而安。“不期而遇让我学到一个心态:香港人喜欢将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去旅行又惊死蚀底,一定要去所齐所有景点,但你没有 enjoy 每一个地方,人都唔 relax!”


坐在古巴的酒店大堂看海、抽雪茄,让自己最终学会放空。(Tanya CHAN 陈淑庄@Facebook)

古巴看海抽雪茄:真正学懂放空

在整个访问中,笔者没有认真统计,但“好开心、好开心”这句话,她至少说了 20 次。开心不止在于吃到美食、抽到奖,应该还有学懂放空。

“之后去了古巴,我才真正学懂放松。那时古巴还未开放,连 sim 卡都没有,上网要去网吧,最后两晚到夏湾拿希尔顿酒店的 business centre 上网(她一边说,一边模仿 56K 上网声),即使那次 10 日没上网,最后也(因为太慢)放弃了。”“结果从没抽烟习惯的我,坐在大堂抽雪茄,看着海,完全没事干,唯一可以做的,是个人完全放空。一看完手表,已过半小时。从前未试过这种体验,真系开心到呢,个人终于懂得调整心态、节奏,让脑袋真正放假。”Tanya 一边说,丰富的演艺细胞一贯地发作。

“我现在好劲,一离开 office 搭机铁,就开始放空,开始冇兴趣 check 电话,只跟妈妈交带一下。上次 backpack 去伊朗,我三天才开一次电话。”说旅行态度,其实也在说人生观;她不是什么旅游达人,她只是像你也像我,曾经日夜埋首为工作为人生至忘了放假是什么滋味的人,她是陈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