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身体的战争!男女都有的身体形体焦虑,你知道一个平均体态的男人长什么样子吗?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我真的太胖/矮了。如果我能再瘦下 10 斤/长高 10 厘米,我一定会过得更幸福。”

在我们的印像中,常常说出这样的话、对自己的外表感到焦虑的似乎主要是女孩。她们明明看上去很瘦,但总是吵着要减肥;因为在自拍镜头里不够好看,就要因此戒掉一个月的晚餐。

但其实,形体焦虑正在成为一种全社会的“通病”——越来越多的男性也开始为自己的形体感到忧心忡忡。

什么是形体焦虑?

一个人对自己身体的审美和性吸引力的看法,被叫做“体像”(body image),这个词最早由奥地利精神分析师 Paul Schilder 在 1935 年提出。当我们对自己身体的看法是负面的、消极的,认为它不符合社会和自我的期待时,就会产生形体焦虑。

研究表明,形体焦虑度比较高的人,与个性中的“内向性”有一定的相关度。此外,对审美高度敏感的人、完美主义的人,都可能会更容易产生形体焦虑。除了基因与个人特质的影响,文化环境也有着很大的影响。

Chapman University 的 David Frederick 致力于研究形体焦虑问题。他说,“对身体的满意度和我们生活的太多方面联系在一起。”

David Frederick 说,那些对自己的外表更焦虑的人,通常整体的焦虑水平更高,特别容易有社交焦虑问题,且更容易抑郁。他们容易陷入强迫性的节食、锻炼和蛋白质滥用的习惯,可能导致进食障碍。而当这种焦虑比较严重、持续时间长、影响到正常的社会生活时,可能发展为体像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对于不同的文化环境、不同的人群,形体焦虑有着不同的体现。在美国,针对大学生的调查结果表明,亚裔女性群体经常报告有形体焦虑,并感到自己在吸引力上不如美国白人,但实际上,她们是在线社交中最抢手的对象之一。在 UCLA 的调查中,亚裔女生对自己的外表进行过低的评价的比例(24%)是白人女生(12%)的两倍。

而针对同性恋男性和异性恋男性的对比研究发现,在 11.6 万名男性的样本中,总体上有 20-40% 都对自己的外表不满,但同性恋男性感受到的压力更大,更可能去做整形手术,更倾向于在性的过程中,想要隐藏自己身体的某些部分。(推荐阅读:抛开体态焦虑!让人好想爱的女孩:“关注我的思想,而非身材”


图片|来源

不只是女性,形体焦虑也是男性的战争

Frederick 对比了(异性恋)长期情侣和短期情侣中,男性和女性对自己外貌的焦虑程度。结果发现,当一段关系非常长久时,男性会比女性更在意自己的外表;而女性则相反,她们在短期的关系中,表现出更强烈的对外表的焦虑。

男性和女性的形体焦虑有一些不同。男性和女性对自己形体的焦虑主要来源于不同的方面——女性更在意自己是否足够瘦,而男性则在意自己的身高,以及是否拥有强健的肌肉。

2014 年的研究针对青春期的男孩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近 18% 的男孩对自己的体重和形体非常忧虑。而那些极度担心自己形体的男孩,不仅更容易抑郁,也更有可能形成高危的行为习惯,比如酗酒、吸毒等。

随着男性形体焦虑的加重,训练肌肉变成了一项非常流行的行为,用蛋白粉、激素等加快肌肉形成的行为也越来越普遍。2012 年的研究中, 10.5% 的受访者承认摄入物质以增进肌肉,有 6% 的受访者承认在训练肌肉时使用类固醇激素(长期摄入会增加抑郁、自杀倾向、心肌症的发作概率,对青少年的风险尤高)。

“此前,人们认为进食障碍主要存在于女性人群当中。”临床心理学家 Lemberg 说,但如今男性对完美形体的渴望已经大大增强。一个佐证在于,在过去的 15 年内,男性患进食障碍的比例显着提高。

为什么男性对形体的渴望变得如此强烈?也许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来获得启发 —— 超人、蝙蝠侠等等一系列超级英雄几十年间在银幕上的形像变化。

The Atlantic 对比了从上世纪 40 年代至今,在电影和电视银幕上出现的超级英雄形象。在 50-60 年代,尽管英雄们也能阻挡火车、从楼上一跃而下、巧妙地脱身,但那个年代的英雄并不存在某一种单一的形象。

1948 年,第一个饰演超人的 Kirk Alyn 像是一个大学里普普通通的运动员。

1952 年的超人 George Reeves 肩膀很宽、胸部平坦、四肢修长,并没有明显的肌肉。

1966 年,与拯救城市的壮举相比, Adam West 饰演的蝙蝠侠身形看上去太普通了。

到上世纪 70-80 年代,情况开始发生变化。Christopher Reeve 在被挑中饰演超人时,由于被认为身形太瘦,而被要求在服装下面塞上假的肌肉。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请了一位教练,最终增加了 13.6 公斤的肌肉。他的形像大获好评,成为当时人们心目中最理想的男性身体形象。

同一时代的绿巨人饰演者 Lou Ferrigno 也展现出了大块的肌肉和暴露的青筋。不同的是,他的健身习惯是在饰演这个角色之前就已经养成的。

到了 21 世纪,超级英雄的萤幕形象和衍生产业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孔不入。但随着英雄的形象越来越多,他们的形象却越来越单一了。无论是 Chris Evans 的美国队长,还是 Robert Downey 的钢铁侠,身材都是惊人地相似——宽阔的肩膀、倒三角形的身体、粗壮的大臂和清晰的肌肉线条。 

Maria Teresa Hart 评论说,超级英雄已经变成了可以在流水线上不断复制的存在,最终,这些肌肉猛男的形象偏离了他们之所以是“超级英雄”(superman)的本质——他们是“超能力”(super)和“人”(human)这两种身份的交叉。现在,超级英雄首先是肌肉美男,其次才是他们的人格特质。

我们对超级英雄形象的要求,反映出了全社会大众审美的变化,而超级英雄们作为文化偶像,又反过来改变了大众尤其是女性的审美习惯。

“文化偶像的社会影响,也变成了引发焦虑的重要原因,”Lemberg 说,银幕、杂志和网络上的形象,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审美和对自己的要求,这也是男人开始对自己的形体越来越焦虑的原因之一。而且这种影响从他们年龄非常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即便是乐高的玩具形像也具有清晰的肌肉线条,它们都能潜移默化地影响男孩理想中的身体形象。

但这样的形象,真的应该是所有男性可以成为的样子吗?现实中的男性形象是什么样的?

来对比一下现实: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人口普查数据,一个年龄在 30-39 岁之间、处于平均水平的美国男性,BMI 指数是 29 ,已经处于 WHO 标准的“偏胖”到“肥胖”之间。

如果以美国、日本、荷兰、法国为代表,一个位于平均水平的男性身体长下面这样,他们的平均 BMI 值分别是 29、23.7、25.2、25.55 :

这显然和大家心目中理想的男性形像有很大差距。Lemberg 说,事实上,在男性人群中,最多 1-2% 的人真的能够达到宽肩、倒 V、6 块腹肌的标准体型。

为什么全社会的形体焦虑越来越严重?

形体焦虑这一状况,已经从女性扩展到男性,成为社会现象。那么是什么让我们对形体的要求越来越高,为此越来越焦虑呢?

首先,一个人的形体在如今已经被和这个人的人格、甚至道德联系在了一起。如今,我们会把人们对形体的积极管理与正面的人格特质联系在一起。当我们看到一个身材 fit 的人(无论男女),我们会判断他“有毅力”、“自制力好”。而当我们看到一个过度肥胖的人,我们会认为他缺乏自制力、懒惰;当我们看到一个过度消瘦的人,我们会怀疑他是否抑郁、“有问题”。(推荐阅读:“我超爱自己的肉肉身材”我们爱死了珍妮佛劳伦斯的原因

在女性身上,这种指责(即使有时是隐性的)一直存在,这也是女性一直承担减肥压力的重要原因,而如今,男性也难逃苛责,性别气质和形体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了。过去,评价一个男性是否具有男子气概,性格、责任感、经济能力等因素有着很大的权重,但现在男性的身材、外貌所占的权重越来越大。相比而言,在几十年前,我们对身体健康的追求似乎更高于对外形本身的要求。我们也曾经更能够欣赏一个身材瘦削、但很结实的男人。我们的父辈中,很多人有着良好的运动习惯 —— 游泳、篮球、乒乓,但他们很少会纯粹为了锻炼出好看的肌肉而练习。

与此同时,我们发展出了越来越多的指数、标准以及工具,用来衡量形体的完美程度。家里不仅要有体重秤,还要有体脂秤;公斤不是检验的唯一标准,你还需要有一个良好的 BMI 指数,才会被人称赞。当你去健身房的时候,教练总是让你站上一台仪器,然后从几十个复杂的身体数据出发来分析你的身体完美程度。标准越细致,能否达到标准带来的焦虑也会更高。

这个社会在不断告诉我们,如果你是男性,你就要向超人和蝙蝠侠的身形看齐;如果你是女性,你的胸部和臀部越丰满越好,其他地方则最好没有一丝赘肉。

但是,当我们孜孜不倦地追求着这样的形体时,真的会感到幸福吗?

你会发现,很多长期以来对自己的形体感到焦虑的人,他们的焦虑并不会随着体重的减轻、身形的塑造而减轻。对于一些女孩来说,哪怕瘦到 80 斤,她依然会觉得自己很胖,依然有很强烈的羞耻感。这是因为,我们对形体的焦虑其实只是一种表现——是我们内心深处的焦虑,以对形体不满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那些自我评价比较健康、幸福程度较高、对生活总体比较满意的人,则不太容易有各种形式的焦虑,包括形体焦虑。他们能够更坦然地面对镜子里不够完美的自己。有时候,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的焦虑水平也是变化的,在一个阶段里可能焦虑水平较高,对自己的形体也会表现出强烈的不满意,导致强迫性的锻炼和节食;但这种焦虑也有可能会随着生活处境的改善以及你对自己接纳程度的提高而减轻——这会让你活得更健康和快乐。

形体是外显的,因此很容易被注意到。这是一种容易被感知的焦虑。你会在照镜子、称体重或者突然走过一面玻璃门时,感到极度恐慌:我怎么会那么难看?但往往,还有更多不容易、不愿意被你感知到的问题,在潜意识的世界里猎捕着你。形体焦虑反映的,也许是自我评价、幸福度过低和不安全感,你不满意的是你的整个自己,是你的整体生活,并不是身体本身。

绝对的好是不存在的,我们要学习的就是接受那种 good enough 的状态 —— 比起“我为什么总是无法做到那么好?”,我们需要这样的思维方式:“虽然没有那么好,但也已经够用了。”——够用就行了。

另外一个和形体焦虑高度相关的思维模式是:我必须有良好的表现才能为别人所认可和接纳。对他们来说,身体和许多其他事情一样,是一种“performance”,而只有在方方面面都取得好的表现,他们才敢要求他人的爱。这样的假设会让这些人活在无穷无尽的自我要求里;或者,有一天当他们觉得维持好的表现太累的时候,他们会自己先在自己内心放弃被爱和接纳的可能,走入自我封闭。

为形体焦虑所困扰的你,需要做以下工作:

  1. 深入反思自己的生活,找到真正让你不满的根源所在
  2. 不要对自己太过严苛
  3. 学会要求别人接纳一个“表现一般甚至不好”的你
  4. 反思社会文化对审美的塑造,理解你认为“自己身体不够美”这个想法是被社会植入的
  5. 树立新的性观念:身体不是用来展示的,是用来感受
  6. 参与为多元的审美标准做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