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西兰总理贾辛达.阿尔登宣布怀孕消息后引众人关注,日前她于 BBC 访谈中提及,职涯与母职该如何兼顾的看法:“女性可兼顾一切,但不该独自承担”。

纽西兰总理贾辛达.阿尔登(Jacinda Ardern)于 2018 年 1 月,公布怀孕消息,成为历史上第二位于任期内怀孕的国家领导者。

注:1990 年,巴基斯坦当时的总理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于任内怀孕生产,为历史上第一人。

身兼国家总理与母亲身份,近日贾辛达.阿尔登接受 BBC 记者访问,针对总理怀孕是否感到社会给予的压力做出讨论,透过对话,让大众理解在父权制度下,社会如何对女性投以支撑家务的社会角色期待,并理解女性在职场与生育议题上遇到的实际障碍。

纽西兰总理透过自身的生命经历亲身示范,身为女性,我们可以强大与脆弱并存,我们可在职场上追求成就,同时要求伴侣共同负担家庭照顾责任,职场与生育,不该是二选一的选择题。


图片|来源

这世代,女性生育选择不该影响未来工作机会

2017 年 10 月,贾辛达.阿尔登成为纽西兰自 1856 年以来最年轻总理。

年初于脸书公布自己怀孕的消息,宣布未来她将接手另一项全新的任务——成为一位母亲。并且与她的未婚伴侣克拉克.盖福德(Clarke Gayford),共同抚养孩子,预计于 2018 年 6 月,迎接他们的第一个小孩。产后贾辛达.阿尔登将依法申请 6 周产假,纽西兰将有 6 周“没有总理的日子”,产假期间,将由副总理皮特斯(Winston Peters)暂代职务。(推荐阅读:不结婚可以吗?──打破核心家庭想像的单亲母职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网路上有许多人质疑,阿尔登如何能做到身兼二职?阿尔登于一次记者会上公开表示,“我并非第一个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小孩的女人,我知道已有许多女性,在我之前已将这样的工作做得很好。”


图片|来源

2017 年,阿尔登接受节目访问,主持人问及,如果担任总理,“可不可以请产假去生小孩?”让她在节目上严肃回应:“我决定谈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乐意回答。”接着她对主持人说:“但你,你在 2017 年,要求女性在职场回答这样的问题,是让人完全不能接受的。”

阿尔登进一步谈及,在这世代,女性生育选择不该影响未来工作机会,“一个女人决定要生育时,是否正在职场或者是否拥有工作机会,不该是阻碍她们做决定的事。”此番作为与言论得到许多女性领导者与妇权团体的支持,阿尔登树立了一个有力的榜样,说明女性不应该在母职与领导地位间做出选择。

前纽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于推特上表示,“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能够兼顾家庭和事业的选择。” 苏格兰第一大臣尼古拉斯特金也表示,“这是阿尔登的个人生涯规划,但同时,这些选择也有助于向年轻女性证明:担任领导职位不一定是拥有孩子、规划生育的障碍。”

阿尔登上任后,也随即调整纽西兰的产假制度,增加有薪产假。纽西兰国会于 2017 年通过,有薪产假将从既有的 18 周,自 2018 年 7 月 1 日起增加到 22 周,而 2020 年 7 月 1 日开始,再进一步延长到 26 周。而双亲在孩子出生以前,可以享有最多 6 周的有薪假。

除了阿尔登实践了女性不必要在职场与母职间做出抉择外,一位纽西兰的作家认为,阿尔登宣布她的伴侣将成为孩子的主要照顾者,此举亦可能开启男性如何获得更多陪产假的讨论,“这表示作为男人,男孩子们还有其他的选择。”与伴侣维持共同扶养孩子的关系,也替社会开拓了一夫一妻传统家庭外,更多元的婚家想像。


图片|来源

纽西兰总理阿尔登:“女人有能力兼顾一切,但不代表我们需要表现得很容易”

此次与 BBC 记者的访谈中,阿尔登特别点出,过去她与许多全职、在职的家庭主妇对话,感受到女性在职场与生育兼承受的压力,但她认为女人是有能力可以兼顾一切的,但不代表我们在努力追寻职场志业与理想家庭生活时,女性需要表现得一切都很简单,女性可以适时地表达脆弱,寻求协助,透过他人的帮助而完成。(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写在母亲节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级妈妈

以下节录访谈内容,与你分享:

记者:“总理,我想问问您有关压力的问题。您感受到了吗?自从您怀孕后成了全民关注的议题。对有些人说你将成为母亲,对有些人而言,您将是一位执政的总理——一位职场母亲。您感受到压力了吗?”

总理:“不仅是我有此感受,我想每个女人都有同样的压力。我与全职母亲与在职母亲谈论过,她们总希望成为另一个自己,此项议题与女性感受的压力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对我来说,因为人们知道我必须负起总理的职责,所以我的内心少了些愧疚,因为我早有职责在身。”

总理:“我并非女超人,并且,任何一位女性都不该被期待成为女超人。我们需要毅力、决心与他旁人的协助,去帮助我们实现我们的目标、责任,成就自我。”

记者:“您认为,女性能够兼顾一切吗?”

总理:“我想女性可以兼顾一切,但她们不该独自承担。 我并不同意女性要在所有的方面都有所成就,还要把这一切表现得好像都在掌控之中,一切都很容易。并不是这样的,我们一直都在挣扎,我们或许都在努力的路上心怀一点愧疚——而这样的愧疚感是女性不该拥有的。我们不该独自承担一切。”

记者:“您认为所有关于怀孕的问题是种窥探隐私的行为吗?”

总理:“不,一点也不会。我是历史上第二位在执政期间怀孕的国家领导者,人们当然会好奇,会对此议论,我一点也不介意。但我希望的是,未来,人们对女性执政且怀孕这件事稀松平常,不再感到有兴趣。(笑)”

女性时常在期待自己兼顾一切的同时,能够表现坚强,其背后有部分原因来自父权体系对母职的期待与监督。

透过“密集母职”(intensive mothering)的意识形态,强化父权体系对母职的控制,也在无形间将母职的实践画出规范与界线。根据社会学者 Sharon Hays 指出,密集母职是特定历史时空与社会建构的产物,影响并形塑现代社会的母职实践。

当社会对女性投以家务照护的角色期待,并以密集母职的意识型态强调母职为女性本能时,母职的建制化(institutional motherhood)会形塑出一个“好妈妈”的单一扁平形象,女人不被鼓励说出照护小孩的挫折与劳累,不被鼓励揭露自己的软弱,不被鼓励承认自己是一个仍须学习的母亲

这些父权文化下塑造的母职形象,让女性在身兼职场与母职身份时会有许多自我探问,害怕无法达成社会对“好妈妈”的期待、无法实践善尽份内的家庭责任,成了“失职”的母亲。

透过纽西兰总理的实例与访谈内容,我们可以开始拆解社会对母职的固化期待,如果妳想要兼顾,不必害怕示弱,透过与伴侣协商分工亲职劳务,共同承担家庭责任的方式,让女性能够实践追求职场成就亦照顾家庭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