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选会通过反同公投开始,所有人都纷纷动员为同性婚姻的权利捍卫,只是连署的下一步在哪里、怎么操作?带你看吕欣洁分享其他国家的公投策略怎么做。

文|吕欣洁

这几天感受到社群的情绪,也看到许多夥伴自发性的想做些什么,觉得很感动。发起平权公投有他存在的意义与价值,社群的愤怒也需要出口,募集到这么成功的数字,显示出社群的动能,确实令人感到更多了一点的希望。这些发起的夥伴们,都是个人,没有组织的奥援,做起来一定相当辛苦,希望大家给大家打气,我们也已建立了沟通管道,会定期分享彼此的动作和学习。

这几个月, 婚姻平权大平台-相挺为平权,全民撑同志和美国 Freedom to Marry 打过几十场公投的运动者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络,他们长期的研究指出,一般人民对“许多公投案同时出现”时,会倾向投“否”,基于投“否”较为安全,社会上多数的人是倾向不改变现况。而这点和台湾长期研究公投的学者看法是相似的,这也是当初平台思考是否要投入资源发起另一个公投的很重要的考量。(同场加映:中选会通过反同公投,三个公投内容是什么,我们可以如何行动?


图片|unsplash

单一题目的公投操作,和多项公投题目的公投操作策略有所不同。单一题目的讯息清楚,也好传递,但多题数的公投必须要思考到人民的投票习惯研究。

我之前二月去伦敦演讲时,刚好趁机去了一天爱尔兰,跟他们发起运动的夥伴讨论了一整天,在当时,我们确实也担心No Campaign(不同意运动)是否较难操作,因为爱尔兰跟澳洲都是 Yes Campaign(同意运动)。后来也和澳洲婚权公投非常核心的人进行了讨论,佐以美国大量公投的研究,得到以下结论——

不同意票并不会比较难宣传,重点是要将“反对的意涵”连结到“反对票”,

比如说“拒绝歧视,请投不同意票”!
而非“支持人权,请投不同意票”!

并且“单一且简单”的讯息,会是赢得公投战的重要影响因素。

Yes Campaign 和 No Campaign 其实都不是运动成功与否的重点,而是宣传策略中“讯息与 Tone 调的设定”,比如说:

这是一场需要所有人为爱站出来的运动,拒绝歧视的未来,请投不同意票。

而爱尔兰、美国、澳洲其实都花了很多的经费做细致的调查,去找到最适合当地的价值诠释,我们也正和民调公司洽谈合作,希望找到最适合台湾的“讯息与 Tone 调的设定”,而非只根据我们在同温层中的感受,毕竟重点是影响中间不了解的民众。

接下来,就是如何将我们所设定的讯息传播出去,而这就是我们最缺乏的草根组织战。不论是 Yes Campaign 或 No Campaign,要胜利的关键都是“对话”,透过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将讯息传出同温层,用中间民众能够理解的方式去“对话”,而不是“对抗”,因为对话让人产生同理心,但对抗会让人产生防卫心。因此,希望邀请大家加入我们的“对话行动”,创造胜利的关键是在每一个开启对话的个人。

公投战是一场输不得的战役,而且是需要至少数千万经费的总统级选战,不可能用对抗和圣战式的方法赢得七百万张公投票,我们需要所有人走在一起,同在一心,面对这或许是有史以来性别运动最重要的时刻,影响中间民众,这样艰难的挑战,需要参考其他国家的经验,再辅以我们自己的民调,订定清楚的有效策略。

以上这些我们所搜集到的知识,前天我和婚姻平权小蜜蜂和平权前夕.彩虹起义的夥伴们提过了,也分享给大家,平台也搜集了许多实证资料,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当然这是台湾第一次有多题数在一张选票的公投,如果同时又有反同公投和平全公投,在不同的文化与政治脉络下,是不是会相同于其他国家的过去的经验与研究,或许可在这次验证了。(推荐你看:半世纪的婚姻平权运动史:今年会是台湾平权元年吗?


图片|吕欣洁

图为爱尔兰两位非常优秀的运动者 Dr Grainne Healy 和 Orla Howard ,组织了非常成功的公投战,透过 door to door(登门陌生拜访)的对话策略,她们的团队让这保守的天主教国家,通过了婚姻平权,那一整天她们二位带着我们跑了好几个组织,无私的分享,在此我献上深深的感激。